open side panel
中文

深度: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意义究竟为何?

分享至
UNESCO总干事,保加利亚的伊琳娜·博科娃女士在UNESCO总部巴黎发表演说。图片: 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UNESCO总干事,保加利亚的伊琳娜·博科娃女士在UNESCO总部巴黎发表演说。图片: 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在美国联邦政府决定退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后,包括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主席、洛杉矶盖蒂信托基金会主席在内,美国最重要的几位文化领域重要人物迅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于本月12日宣布的这一决定,将在明年年底正式生效,而这也被许多文化界人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孤立主义政策又一力争例证。不过,有些专家认为在美国和UNESCO这两年关系紧张的局面下,这样的举动更多的只是具有象征意义。

大都会的主席Daniel H. Weiss在12日发表了一份罕见的声明,其中写道,这一决定“破坏了美国长久以来的领导地位",同时“动摇了我们在文化遗产保护和国际间教育的地位。"尽管UNESCO可能并非是一个完美的组织,但在这些关键性的工作中,它一直扮演着坚定的合作者角色,"他说道。

盖蒂基金会主席Jim Cuno则在一份声明中提到“我们非常失望地得知了这一决定",并高度表扬了这一组织“在保护世界文化遗产方面的重要工作。"

UNESCO总干事。图片:courtesy of UNESCO/Michel Ravassard

UNESCO总干事。图片:courtesy of UNESCO/Michel Ravassard

对于致力于推动专业知识、人权和古迹保护的UNESCO来说,这些天可谓精彩纷呈。就在美国宣布了退出的决定后,以色列也紧随其后表示退出。10月13日,前法国文化部部长Audrey Azoulay被选为新一任总干事,代替从2009年起便担任这一职位的伊琳娜·博科娃。

美国所做出的决定除了可能会产生一些政治上的影响外,文化遗产专家则认为现有的文化景观至少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从2011年起,美国就不再对UNESCO进行资助,从2013年起,美国便不不再是参与核心决策投票组的成员国。即使退出了UNESCO,美国还是会受到机构在文化遗产保护和古代艺术品买卖、交易上的一些约束。

“就像我的一位同事所指出,说到任何可能会影响美国和那些强制性条款的行为,其实都还只是表面现象,并没有涉及什么重大的问题。"

产生的影响

然而,即便是这么一个象征性的举动也能产生实际的影响。一些与文化遗产保护有关的部门就担心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决定退出UNESCO,会减弱自己组织的影响力。“这是令人悲伤的一天,"纽卡斯尔大学艺术与文化学院主任、UNESCO的某任主席PeterStone说道。“UNESCO甚至整个联合国都在致力于将我们的世界团结起来。如果其中一个主要成员离开的话,那势必会削弱这个国家和UNESCO的影响力。"

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从这个时而受到争议的组织中退出了。里根政府曾在1984年冷战顶峰时期由于众所周知地对前苏联的偏见而退出了UNESCO,直到2002年布什政府时期才正式回归。 

“在那么多年游走在边缘后,布什决定,‘我们最好还是重新加入UNESCO,表达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佐治亚大学的教授、美国纪念碑与场馆国际国际委员会的研究员James Reap回忆道,“那是一个失去的机会。尽管我们在各个地方都丢了选票,我们都无法站在那儿,强调我们的原则和权利。"

美国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前任主席Maxwell Anderson提到当美国15年前决定重新回到UNESCO时,很多美国的机构都从中受益:“博物馆由此也得到了更多与海外姐妹机构的交流对话机会。"

自此,UNESCO正式批准了五条有关博物馆的条约、声明和公告,其中既有关于故意摧毁文化遗产的,也有关于提高收藏的丰富多样性的。这是“全球唯一一个推动有关博物馆建设话题讨论的组织,"Anderson说,“在我们各自的国境内还有很多问题无法在真空的环境下得到解决。"

新墨西哥,Taos外的TheTaos Pueblo,1987年由UNESCO设计。图片:via Wikimedia

新墨西哥,Taos外的TheTaos Pueblo,1987年由UNESCO设计。图片:via Wikimedia

确实从1945年起,UNESCO就已经在形成全球文化政策的环节内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此外,除了重新确认世界文化遗产,“它也在提醒着我们全世界的各个都在思考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Stone说。

美国在1983年通过了立法,将UNESCO1970年的条约写进了法律中,其中不允许机构进行任何租借或买卖1970年后由原属国进口的古代物件。专家指出,即使退出了UNESCO,这样的法律依然生效。

长长的一声再见

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UNESCO也并非毫无征兆。事实上,在布什时期重新回到UNESCO后,美国在组织中的地位从奥巴马政府时期便开始下降。2011年巴勒斯坦加入UNESCO时,美国撤走了占UNESCO总预算22%,约8000万美元的年度资助。这一举动也激活了一个早已被遗忘的修正案,其中要求美国切断所有接受巴勒斯坦成为会员的联合国团体。之后,奥巴马政府也未能继续提供资助,而美国政府在连续两年未付款的情况下于2013年失去了投票权。

一些在UNESCO工作的专家说,赞助的减少比退出成员国甚至有更大的影响,“人们的合约没有重拟、机构规模在缩水,这对于机构能够做什么、做哪些资助都会产生影响,"Stone说道。“也许我们还能继续工作,只是没有那么迅速和方便了。"

Reap认为在本次美国撤出的事件中,财务问题占有很关键的角色,甚至超越了UNESCO今年7月宣布西岸希伯伦旧城是巴勒斯坦世界文化遗产———这件事情使得美国和以色列都相当恼火。“由于我们一直没有付款,赊账的账单也同时在增长着。我们过去一共欠了5亿美元的资助,而这笔钱还在增加,"他说。“我觉得比较现实的是,如果我们决定不再交钱,那就应该退出。

2011年,巴勒斯坦复兴委员会在希伯伦的易卜拉清真寺(或叫族长之墓)前巴勒斯坦国旗旁,升起了UNESCO的旗帜,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文化机构后的一个月后引发了美国和以色列的愤怒和报复。图片:Hazem Bader/AFP/Getty Images

2011年,巴勒斯坦复兴委员会在希伯伦的易卜拉清真寺(或叫族长之墓)前巴勒斯坦国旗旁,升起了UNESCO的旗帜,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文化机构后的一个月后引发了美国和以色列的愤怒和报复。图片:Hazem Bader/AFP/Getty Images

也有其他人说,对于相互关系已经有所改善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错失的良机。DePaul大学艺术博物馆和文化遗产法中心主任Patty Gerstenblith提到,就在这条声明发布的前一天,一些阿拉伯国家就决定要退出好几个与以色列相关的决议。"我觉得很不幸,美国挑选了这个时间点退出,而本来我们是可以好好利用我们的影响力让阿拉伯国家变得更友好,"Gerstenblith说,“讽刺的是,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些国家变得更友好亲近了。“

接下来,美国打算以无投票权的观察者身份来参与到UNESCO的工作。然而,特朗普政府可能会考虑在2018年底正式撤出组织前就重新加入。如果UNESCO能够重新回到“真正推动文化和教育事业上时,我们可能会再做考虑,"《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引用了政府女发言人Heather Nauert的说法。

不过一些文化遗产专家已经将他们的希望投入到了下一届政府的身上。“美国最近决定退出世界舞台的举动,无疑只是反映了现任总统沙文主义式的冲动思想,"Anderson说,“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则肯定会再次构筑起我们与国际组织和国际公约的联系。"

译:Elaine

编: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