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深度:都在谈论苏富比被收购的重大意义,那究竟是什么?

分享至
出现在纽约证交所里的苏富比拍卖行。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出现在纽约证交所里的苏富比拍卖行。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要完成这件事情,为什么花了那么久的时间?"

6月17日,苏富比拍卖行以每股57美元(总共37亿美元)的价格被卖给了法国电信巨头Patrick Drahi,成为了私人持有公司。对于这条爆炸性的新闻,艺术顾问Todd Levin对artnet新闻只给出了以上那句回应。毕竟,自Third Point LLC行动派投资人Dan Loeb加入苏富比董事会,且掀起一系列重大的管理和策略改变之后,至今已有六年的时间。“显然,这(指苏富比被收购)是从Loeb开始持股苏富比时就会有的最终结局,"Levin表示。

点击这里回顾相关新闻👇

苏富比再度私有化:这是一次可能对未来拍卖业产生重大影响的收购!

许多苏富比的股东和员工也会同意这一点。有不少人深信,苏富比作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的身份受制于一系列严格的财务报告标准,从而长期无法实现其市场扩张的雄心。对于持这种想法的人而言,苏富比拍卖行被拥有法国和以色列双国籍的Patrick Drahi收购的消息或许是一段相当悦耳动听的旋律。同时,对于那些指望苏富比能够为这个本就已经透明度很低的市场提供一些标准的人而言,这个消息显然很令人泄气。

贝伦贝格资本市场(Berenberg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Alex Maroccia指出,“苏富比的私有化可以让它避免像2018年担保莫迪里阿尼作品时,所受到的那种公共监督,以及随后出现的股票下跌。"这里,他所指的是去年一幅估价为1.5亿美元的莫迪里阿尼画作最终以1.3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第三方担保人,迫使苏富比承担了中间的损失。

如今,私有化后的苏富比将摆脱以往和佳士得竞争中所受到的束缚,那么今后的拍卖市场上,将是两者的公平竞争还是更为不透明的两大巨头垄断呢?

私有化的好处

法国电信巨头Patrick Drahi。图片:by Christophe Morin/IP3/Getty Images

法国电信巨头Patrick Drahi。图片:by Christophe Morin/IP3/Getty Images

在当今蓬勃发展的全球市场中,若是要获得一些重要的拍卖委托就需要向卖家作出重大让步,这其实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但苏富比经常无法像它的竞争对手佳士得拍卖行那样,向客户提供超常的承诺——后者由法国奢侈品行业巨头、亿万富翁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私人拥有。同时,当苏富比被迫公布某位重要买家未能完成付款或其激进的担保交易没有按原计划进行时,公司的股价也会遭遇大幅下跌。

当Loeb在2013年开始持股苏富比并通过一场委托书争夺战(Proxy Battle)赢得苏富比董事会里的三个席位时,这些现实的挑战已经困扰了这家拍卖行多年。Loeb当时对苏富比糟糕的战略和费用控制以及领导层的无能提出了批评,并呼吁董事会能够踢走时任公司首席执行官Bill Ruprecht。即使从那时开始,就有传言Loeb将把苏富比变得私有化,而公司股票开始上涨。Ruprecht最终于2014年末离任,而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前任总裁兼CEO 泰德·史密斯(Tad Smith)接任了苏富比CEO一职。到了2016年中旬,中国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已经持有了苏富比13.5%的股份,成为了当时最大的股东。

在史密斯的领导下,苏富比拓展了其数字化项目并进行了几项重大收购,包括以8500万美元买下艺术咨询公司Art Agency,Partners;收购科学分析公司Orion Analytical,以及最近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Thread Genius。然而,公司的股价一直面临着不小压力,仅在过去12个月里就下跌了40%,从57美元的高点跌至34美元左右。

2019年6月17日,纽约苏富比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总部。这家著名的拍卖行被Patrick Drahi以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图片:by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19年6月17日,纽约苏富比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总部。这家著名的拍卖行被Patrick Drahi以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图片:by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苏富比的经营表现一直很好,而股价未必能反映出这一点,"泰德·史密斯在就收购一事接受采访时表示(Drahi的公司Altice旗下数字广播网络 Cheddar得到了唯一采访史密斯的机会),“因此,在进行投资项目和数字化计划的这一时刻,我们认为一个私有化的围能让它们更好地进行下去。Patrick是一个长期投资者,有着长远的眼光。这对于客户和雇员来说都是好事。"

苏富比私有化的消息让公司的股票立刻大幅上涨。6月17日当天,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股票代码BID)的苏富比股价突然蹿升了近60%达到每股56美元以上,并持续在这一价位徘徊。

Consumer Edge Research公司的分析师Raymond Stochel写道,鉴于艺术品市场的变化莫测以及愈发波动的季度收入,苏富比的私有化“确实合情合理。而投资者们也一直表示拍卖行在私人手中的表现会更好。"他同时也暗示,相比起一个单纯为了获利的投机者,Drahi会是一个拍卖行的长期持有者,而且Drahi也表示他无意对苏富比作出什么重大变革,现行的管理方式也将照旧。“我们觉得这(一做法)和Drahi先生作为一个‘胜利奖杯买家'(指收购苏富比并不是出于投资赚钱的角度,而是作为地位、权利的象征)的理论是一致的,而且据报道他的身价差不多有100亿美元。"Stochel表示。

一段私有化的历史

尽管有关苏富比转向私有化的分析,有许多都集中在平衡苏富比与其竞争对手间竞争环境的重要性,但私有化这种转变其实对许多公司来说都具有很多诱人的优势,即便是那些不属于神秘的艺术经纪和收藏范围内的公司也是如此。

私有化不仅仅免除了苏富比的某些义务,无需再提供上市公司必须公开的严格财务报表和监管报告。如此一来,拍卖行就可以把大量财力和人力资源投入到自己希望尝试的业务拓展中,并将它们引导为拍卖行的自主发展或战略投资。换句话说,以前用于准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的每一分钱——这一过程或许比外人想象得更为消耗钱财和劳动 ——现在可以被用于收购辅助性的业务,或单纯用于支持拍卖行的现有部门。

鉴于私有化后苏富比新承担的责任将变少,这种转变具有双重优势。如果没有了需要每3个月制造一个喜人的季度业绩以保持公众投资者满意的持续压力,私人公司就可以将长期增长和可持续性而不是短期利益作为首要考虑(难怪投资界大神沃伦·巴菲特在去年一篇批评短期效益主义的专栏文章中,敦促美国企业接纳这种模式)私有化让苏富比更加自由地开展自己的行动,同时也让它拥有更多资源将这种自由带来的益处最大化。

当然,根据史密斯的观点,这种乐观的情况必须要在Drahi的确会把苏富比拍卖行视作自己长期私有财产的前提下才能成立。同时,就像上市公司时常都会被私有化——戴尔、Safeway以及最近被收购的Petco等都是纽交所长期的重要上市公司,都成为了私人持有的公司——那些私人持有的公司突然上市也并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情。

尽管Drahi目前还是在带领苏富比转向私人持有领域,但此前遇到的一些机会则让他把自己的几家公司带向了相反的方向。最初的Altice公司由Drahi在2002年创建,在之后的12年里一直以一家私人公司在发展。到了2014年1月,当它在阿姆斯特丹Euronext证券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时筹集了18亿美元。Altice美国在2017年6月首次亮相纽交所(也是苏富比过去31年公开上市的地方),募集到了19亿美元的外部投资。

拍卖行之外

Drahi是否有朝一日会决定苏富比应该再次面向公众上市?事实上,这家公司也不是第一次面临这一情况。苏富比于1977年在英国上市,之后于1983年被美国商行业场巨头A. Alfred Taubman收购,并于1988年再次将其公开上市。

但是,从Drahi先前交易所牵涉的惊人数字来看,通常只有在私人持有者确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是他们获得大笔资金最可靠的途径后才会决定将公司上市。尽管上市曾经是美国企业发展成就中最不可磨灭的里程碑,但近几十年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少。

1963年11月28日,苏富比拍卖行主席兼首席拍卖师Peter Wilson(1913-1984)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举办了一场文艺复兴时期画作的拍卖会。图片:by Les Lee/Daily Express/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1963年11月28日,苏富比拍卖行主席兼首席拍卖师Peter Wilson(1913-1984)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举办了一场文艺复兴时期画作的拍卖会。图片:by Les Lee/Daily Express/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而这一说法也能找到数据来证明。会计巨头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上市的美国公司数量从1996年的约8000家猛降至2015年的约4300家。佛罗里达大学同期的研究表明,每年IPO的公司数量从大概675个减少到120个左右。《大西洋月刊》(Atlantic)在2018年声称,90%由风投公司资助的公司都倾向于被一家大公司收购而不是上市。

目前,围绕着Drahi的收购仍有很多问题悬而未决,比如他与苏富比拍卖行之间具体达成了什么交易,以及拍卖行将在这一事件的后续风波中做些什么。现在这一阶段,我们不用鲁莽地对未来划下太多肯定的结论。这样说来,两个结论可能还是比较合理的。苏富比向私有公司的转移确实有助于拍卖行提高在拍卖领域与老对手佳士得的竞争。但是,如果把这一举动放在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企业发展趋势的背景下,它也的确越来越象征着21世纪任何行业的商业运作方式。

文|Eileen Kinsella & Tim Schneider

译|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