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设定看似随意的参数挑战绘画表达极限:阿尔伯特·厄伦亚洲首展如何?

分享至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无题》(Untitled,2019),布面水彩,214 × 183.5 cm。图片:© Albert Oehlen. Photo: Jeff McLane. Courtesy Gagosian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无题》(Untitled,2019),布面水彩,214 × 183.5 cm。图片:© Albert Oehlen. Photo: Jeff McLane. Courtesy Gagosian

今年早些时候,德国艺术家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去了洛杉矶,并且在完全没有深思熟虑的情形下,当即决定创作些什么新的作品。 

“在洛杉矶的我开始用丙烯酸与水彩绘画,"他在最近出版的高古轩季刊中一篇艺术史学家Christian Malycha的采访中说道。“这十幅画作是自然而然地随心生成的。在关于不同材料的使用上,我并不打算做任何新的尝试,而这本身是一个实验。"这个偶然创作如今迎来了一次展览:今年9月,这10幅具有纪念意义的布面水彩画作品将在香港高古轩展出,这也是阿尔伯特·厄伦的首场亚洲展览。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2019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2019

对于那些了解这位德国艺术家创作的人来说,他这种重塑自我的行为并不令人意外。厄伦经常为自己设定看似随意的参数,以在绘画的无限可能性中挑战表达的极限。在过去的四十年中,厄伦通过使用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来创造抽象作品。即使这一实践迫使他只能在灰色阴影下工作,甚至丧失对色彩的热情,但却从而推动了绘画边界的扩展。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Paravent 3》(2015)。图片:© Albert Oehlen. Courtesy Gagosian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Paravent 3》(2015)。图片:© Albert Oehlen. Courtesy Gagosian

而水彩画是这一系列实验中的一部分。厄伦已经回归了他为人们所熟知的丰富色彩性,但这次画面的质地却完全不同了:品红色、柠檬绿和皇家蓝都化作了充满激情的漩涡或充满活力的破折号。乍一看,这些作品完全是抽象的,但进一步欣赏,人们注意到画面中的几何形状和俐落的直角,包括反覆出现的L形图案,都令人想起他2018年在巴黎的展览“SEXE,RELIGION,POLITIQUE"(性,宗教,政治)。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Hill and Gully Rider》(2018),铝板油画,260 × 260 cm。图片:© Albert Oehlen. Photo: Simon Vogel. Courtesy Gagosian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Hill and Gully Rider》(2018),铝板油画,260 × 260 cm。图片:© Albert Oehlen. Photo: Simon Vogel. Courtesy Gagosian

厄伦于1954年出生在西德,1961年柏林墙将德国正式一分为二。在这一政治局势紧张的时期,德国艺术家也相应分为两个阵营:由共产主义国家支持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风格,以及从西方兴起的抽象表现主义、波普艺术、极简主义,和观念艺术。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无题》(Untitled,1988),布面油画,280 × 380 cm。图片:© Albert Oehen. Courtesy Gagosian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无题》(Untitled,1988),布面油画,280 × 380 cm。图片:© Albert Oehen. Courtesy Gagosian

成长于科隆艺术世界的厄伦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后朋克时代脱颖而出,是被称为“狂野青年"(德语为“Junge Wilde")中的的一员。这些艺术家们一起不断探索着绘画的边界,顽皮地接受“坏画"的失败。虽然挑战了绘画的参数,但厄伦仍然坚定地致力于绘画这一传统的媒介。在《纽约客》2015年的评论文章中,批评家彼得·施尔达尔(Peter Schjeldahl)称他为“当时最重要的画家,其画作已经成为了新艺术的主要媒介。"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无题》(Untitled,2019),布面水彩,214 × 183.5 × 2.9 cm。图片:© Albert Oehlen. Photo: Jeff McLane. Courtesy Gagosian

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无题》(Untitled,2019),布面水彩,214 × 183.5 × 2.9 cm。图片:© Albert Oehlen. Photo: Jeff McLane. Courtesy Gagosian

与厄伦早期创造的那些更大胆作品相比,这些新作品似乎有些保留。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有所保留似乎是他最近加于强加自我的限定。他的愿望不是要过度纠正,而是不强迫地将自己的意志加于在画作上——让水彩这一材料本身成为他合作伙伴来创造。
“如果这些画作现在更加丰富多彩、更加明亮,这并不是因为我的个人意志,但你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厄伦指出。“然后我对自己说:‘噢,我毕竟不是那么糟糕!'"

“阿尔伯特·厄伦:新绘画"(Albert Oehlen:New Paintings)于2019年9月12日至10月26日在香港高古轩展出。

 

译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