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上海最美老洋房,Prada基金会追忆“二战"后罗马思想争鸣?

分享至
Afro Basaldella,《犯罪新闻》,195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fro Basaldella,《犯罪新闻》,195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刚刚开幕的“罗马 1950-1965"艺术展无疑是参访上海Prada荣宅的绝佳时机;即便你在去年秋天就来过荣宅,也不要错过这个全新展览——不仅仅因为荣宅值得一访再访,还因为,在此举办的首个艺术展览可能带给你欣赏这座历史名邸的新的灵感与视角。

Ettore Colla,《杂耍演员第三号》,1967-1968。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Ettore Colla,《杂耍演员第三号》,1967-1968。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在荣宅这个内饰精美、考究,但非博物馆、亦非画廊的空间呈现现当代艺术作品,极其艰难,"Prada 基金会项目总监 Astrid Welter将“极其"二字做了强调,“还好,我们有一些经验。Prada基金会另一永久性展馆——建成于18世纪的威尼斯王后宫(Ca' Corner della Regina)也曾是一座顶级富豪的私人宅邸,同样是巴洛克风格。"

该展策展人、Prada 基金会艺术和科学总监Germano Celant并没有试图重构白盒子空间中典型的白色展墙,而是就地取材——可能是来上海考察期间,恰好撞见竹竿搭起的脚手架?——将竹竿竖立起来,拼排成一面面透气、透光的“墙",或者说类似屏风,展出的油画作品就浮现在竹竿构成的特殊肌理之上。

 

Alberto Burri,《白》,1952。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lberto Burri,《白》,1952。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这个大胆的创举颇为讨巧,大有可能赢得中国本地观众的好感,同时,竹竿屏墙不仅有效地分割了空间,其纹理、排列与作品风格之间的关系也为观者带来了全新的体验。这些来自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夫妇私人收藏的作品,从未如此展出过。

“罗马 1950–1965"艺术展呈现30余件绘画与雕刻作品,结合当时的文献资料,旨在探究意大利首都罗马在意大利文学、艺术和电影创作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再现二战后罗马蓬勃发展的文化氛围。

20世纪40年代中期以来,意大利文化的创新体现在文学和电影领域,如以电影导演 Roberto Rossellini等为代表的新现实主义运动,亦有似Elio Vittorini和Cesare Pavese等作家及知识分子打造了一个以实验主义和思想包容为核心的非凡时期。在艺术领域,四处可见争锋相对的辩论和煽动,对立群体及立场相悖者不断激增。罗马正是这场思想碰撞最关键的中心阵地之一。

彼时罗马的思想争鸣,落实在绘画与雕塑作品之中,如今在荣宅继续对话。

从圆形接待厅进入荣宅主体部分,第一个展厅陈列 Alberto Burri 不拘一格的绘画作品,也即展览的主视觉。他使用沙子、焦油、麻袋和石头等元素,以达到作品的抽象化。屏息凝视,作品的质感给人猛烈一击。

 

Alberto Burri ,《袋子》,1952。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lberto Burri ,《袋子》,1952。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lberto Burri ,左为《白-红》(1954),右为《塑料红》(1962)。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lberto Burri ,左为《白-红》(1954),右为《塑料红》(1962)。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lberto Burri自1948年以来,他便开始通过在画布上使用不同的工艺,借助自然或人工元素,尝试从材料的磨损、撕裂、孔洞、斑块、霉菌、疤痕和腐蚀中寻找表现灵感。

而Ettore Colla则依靠其找寻到的工业废料进行雕塑创作,使得作品富有戏剧性:艺术家从他们的固有形态中剥离出了一些东西,标记为废弃和变质的商品,并将它们重新定义为“人类智慧行为"。

 

Ettore Colla,《木材和铁的浮雕》,196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Ettore Colla,《木材和铁的浮雕》,196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同处一室的Giuseppe Capogrossi,通过二维绘画对手势和标识尝试了非具象化研究调查,与同时期的国际研究产生共鸣。

 

Giuseppe Capogrossi ,左为《面积30》(1952),右为《面积116》(1955-1970)。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Giuseppe Capogrossi ,左为《面积30》(1952),右为《面积116》(1955-1970)。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房间一隅,是留给Ettore Colla的另一件雕塑作品《皮革马利翁》的专属位置。它静候阳光,与彩色玻璃窗花构成一幅颇具童趣的画面。

 

Ettore Colla,《皮革马利翁》,1951-1955。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Ettore Colla,《皮革马利翁》,1951-1955。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lberto Burri 的作品《白》与Ettore Colla的雕塑《杂耍演员第三号》在正对荣宅花园的重要房间内形成进一步的对话。

 

左为Alberto Burri 作品《白》(1952),右为Ettore Colla作品《杂耍演员第三号》(1967-1968)。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左为Alberto Burri 作品《白》(1952),右为Ettore Colla作品《杂耍演员第三号》(1967-1968)。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1950年11月,Mario Ballocco在《AZ》杂志上发表了文章《起源派别》(Gruppo Origine),宣扬并界定了他与Alberto Burri、Giuseppe Capogrossi和Ettore Colla在米兰创立的群体的纲领。他们“表达了对严谨、连贯且充满活力的文化氛围的需求",强烈反对装饰主义,如摒弃固有三维形式;减少色彩运用以达到“最简单却极具深刻表达能力";重现“图像本源、线性和纯粹的基础性图像"。

其后一代是形式派(Forma),尽管创立于1947年,但却由一群较年轻的艺术家组成,荣宅原本舞厅的所在就是献给他们的舞台。Carla Accardi 的作品作为领舞,顺时针旋转一周,分别可见Giulio Turcato、Piero Dorazio、Antonio Sanfilippo斑斓的画作,以及Pietro Consagra的雕塑作品。

Carla Accardi作品,从左至右《大号灰色长方形》(1960)《横向分割》(1961)和《圆(负片)》(1959)。

Carla Accardi作品,从左至右《大号灰色长方形》(1960)《横向分割》(1961)和《圆(负片)》(1959)。

 

 

Giulio Turcato ,从左至右《黑色背景构成》(1957-1958)、《构成》(1961)、《构成》(1953)和《网》(196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Giulio Turcato ,从左至右《黑色背景构成》(1957-1958)、《构成》(1961)、《构成》(1953)和《网》(196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Piero Dorazio,从左至右为《粉色内部》(1960)、《蓝色细雨》(1960-1961)、《帮帮我缪斯》(1960)和《至红色的信》(1959);居中的雕塑作品是出自Pietro Consagra的《罗马对话》(1958)。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Piero Dorazio,从左至右为《粉色内部》(1960)、《蓝色细雨》(1960-1961)、《帮帮我缪斯》(1960)和《至红色的信》(1959);居中的雕塑作品是出自Pietro Consagra的《罗马对话》(1958)。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ntonio Sanfilippo,从左至右为《无中生无》(1954)、《幻化1》(1960)、《无题》(1959)、《核心》(1957)和《无题》(1959)。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ntonio Sanfilippo,从左至右为《无中生无》(1954)、《幻化1》(1960)、《无题》(1959)、《核心》(1957)和《无题》(1959)。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他们在《Forma 1》杂志第一期上签署了一份宣言,确定了该组织的存在。他们的艺术视角更多地集中在绘画上,对原始材料的兴趣转淡,复兴了“未来主义"元素,以及“建构主义"元素。他们的形式主义是充满活力且富有开放性的,仍然对由革命性和先锋思路推动的社会和政治事件给予密切关注。

他们的核心在于源于一种不受控制姿态的标志,以及通过使用原色和新形式创造新现实但并非代表现实的能力。特别是Accardi、Sanfilippo和Turcato,他们首创了由画布表面自由浮动的恒星和原子组成的宇宙或生物维度。Dorazio、Consagra和Perilli采用的方法更加系统化:在他们的作品中,色彩和材质成为他们所创作故事的核心。

在离开舞厅前,观众无法忽视被窗户环绕的雕塑作品《红色翅膀》。看到这里,也许便能领会策展人为空间而量身选定作品的用心与细致。

 

Nino Franchina 雕塑,《红色翅膀》,195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Nino Franchina 雕塑,《红色翅膀》,195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fro Basaldella和Gastone Novelli的画作受到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和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等艺术家的行动绘画和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但又有所不同。

 

Afro Basaldella,《犯罪新闻》,195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fro Basaldella,《犯罪新闻》,1951。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fro Basaldella雕塑作品《牧师》(1967)和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作品《圣安托诺》(1957)。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fro Basaldella雕塑作品《牧师》(1967)和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作品《圣安托诺》(1957)。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fro Basaldella雕塑,《牧师》,1967。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Afro Basaldella雕塑,《牧师》,1967。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回到面对花园、最里面的一间房,可以欣赏到Gastone Novelli和Toti Scialoja的抽象画作。

 

Gastone Novelli 作品,左为《我是我的惊喜》(1959),右为《深处的恐惧》(1959)。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Gastone Novelli 作品,左为《我是我的惊喜》(1959),右为《深处的恐惧》(1959)。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Toti Scialoja作品,左为《黑印》(1960)和《黑色标示》(1956)。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Toti Scialoja作品,左为《黑印》(1960)和《黑色标示》(1956)。图片:致谢Prada基金会;Photo : Alessandro Wang

在此次展览涉及的十五年间,罗马从战争的废墟中迅速发展成为一个集美丽与痛苦、沉沦与虔诚、感官享受与辉煌的城市,如Federico Fellini在电影《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1960)所描绘的一样。形式派(Forma)、起源派(Origine)、八人组(Gruppo degli Otto)和新艺术战线(Fronte Nuovo delle Arti)等代表着罗马主要的艺术群体和运动,其中汇聚了几十年来意大利艺术发展的重要人物。时代思潮凝结于艺术作品中,等观众来体味。

Artnet

x

Prada 基金会项目总监 Astrid Welter

Prada基金会项目总监 Astrid Welter在上海Prada荣宅。图片:Andrew Stooke;致谢Prada基金会

Prada基金会项目总监 Astrid Welter在上海Prada荣宅。图片:Andrew Stooke;致谢Prada基金会

Prada基金会平时是如何运作的?

我们的团队十分精简,我在20年前加入的时候,只有我和另外一位同事;但随着基金会永久性展馆一一落成,机构逐渐成长,人员也在增多。Prada 品牌的缔造者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 始终关切基金会的发展,这个基金会是他们个人的主意,绝大多数决定仍需要他们来定夺。

这个空间并非为展示艺术品而建造,你们如何在这里进行艺术策展?

如你所见,这里不是白盒子,在这里做展览极其艰难。为了展示这些意大利艺术家的作品,展览的策展人决定在空间中搭建一些临时展墙,希望采用的材料是易于获得并且灵活的,就是现在看到的竹子。竹子有间隙,这非常重要。我们对这样的呈现效果十分满意。

本次展览出的作品均来自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的私人收藏,可以介绍一下他们的收藏体系吗?

首先我可能需要澄清,Prada基金会的展览目标并不是为了展出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的私人收藏,有的基金会或博物馆是为了展示私人收藏而建,但我们不是。同时,我们可以从中选取作品,用来“讲好一个故事"。第二,我需要说明的是,本次展出的作品不一定就是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私人收藏中的精品,可能还有其他更厉害的作品,但并不在我们的主题策划之内。关于他们的收藏体系,据我所知,他们从1940年代至今的作品都有涉猎,他们十分亲睐意大利艺术家的作品。

他们是否也有兴趣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或者说,Prada 基金会而有可能在将来展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这正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也是我们的机遇。我们希望更多地了解中国的艺术生态,我们在上海,就去上海重要的美术馆看看现在展出什么,获取一些讯息。

商业品牌涉足艺术领域,是否依然能保有艺术的独立性?

1993年,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决定创立Prada基金会。他们首先有了经济实力,使基金会的成立有了可行性。我想他们的初衷是想回馈社会,我们如今建立的博物馆也是公益性为主,希望成为一个对社会和公众有益处的机构,比如我们免费接待群体的参观等等举措。

你提到Prada基金会在米兰有一处空间专门致力于当代摄影艺术。是否有计划将意大利的当代摄影作品带来中国、带到荣宅展出?

我们的确已经有计划在荣宅推出摄影作品展,这对空间使用来说可能也更具操作性,展品运输也方便一些。并且,我们不仅展出意大利摄影师的作品,我们并不局限于此,比如米兰的这个空间一年推出两个摄影展览,现在是一位挪威摄影师的个展。欢迎登陆我们基金会的网站了解详情。

Prada荣宅:“罗马 1950–1965"艺术展 

展期:2018年3月23日 – 5月27日 

展览地点:上海Prada荣宅(上海市静安区陕西北路186号) 

展览开放时间及票务信息见下: 

开放时间: 

周日至周四 10:00 – 17:00 (周一闭馆) 

周五及周六 10:00 – 20:00 票务信息: 为确保舒适观展体验,展区将进行限流措施。 

门票仅限线上购买, 展览门票定价为人民币45元整。 

可通过扫描以下二维码进行线上购票预约观展。

607900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