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上海“最快乐"的一站式艺术体验展:除了肉铺、酒吧,竟然还有…?

分享至
托比亚斯·雷贝格,《上海外滩美术馆Blackbird肉铺》(Blackbird's Rockbund Art Museum Butcher Shop),2019,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

托比亚斯·雷贝格,《上海外滩美术馆Blackbird肉铺》(Blackbird's Rockbund Art Museum Butcher Shop),2019,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

当你走过以现当代艺术气息闻名的虎丘路,这条熟悉的街道上似乎有什么不寻常。外滩美术馆的外墙上挂起了一个霓虹灯招牌,写着“肉铺"。即使你并非热衷艺术的观众,也不妨走进来瞧瞧。

美术馆里竟然真的有一个肉铺,贩售生肉、香肠、三明治和各式料理。这是艺术家托比亚斯·雷贝格(Tobias Rehberger)的作品。肉铺的设计风格延续了他最负盛名的视觉游戏,弯曲的黑白色带扭曲了空间体验。这些食物的制作与贩卖由上海本地的Blackbird餐厅来完成,他们是服务人员,也是作品的表演者。

德国艺术家托比亚斯·雷贝格

德国艺术家托比亚斯·雷贝格

这是德国艺术家托比亚斯·雷贝格在中国的首次机构个展。当他第一次看到外滩美术馆的建筑空间时,就决定给这个漂亮的租界建筑注入一些不寻常。

“小时候,我就常幻想睡在梵高的画上",托比亚斯认为,欣赏梵高作品的正确方式,不是一个劲儿地盯着《星空》看,而是枕着它沉沉睡去。当我们走进外滩美术馆,相比往常艺术作品“非礼勿触"的状态,托比亚斯直截了当地邀请观众来享用他的作品:美术馆的各个楼层分别设立了肉铺、花艺、茶馆、酒吧和公共广告牌,喜闻乐见的公共场所和日常使用的物件,人们可以一起听歌,甚至还可以在作品里撒尿。“我希望美术馆是大家可以放松的地方",托比亚斯说,“如果愿意,你甚至可以在这里睡觉。"

许多艺术家对待作品的态度,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严苛,托比亚斯却把作品当成一个朋友。“和艺术相处的最好方式,是和它一起玩儿,就像是和好朋友散步,也不需要一直讲话,可以放放空,抽根烟,看着对方的眼睛,亲亲对方,杀杀时间,有时哼歌,因为一个笑话而一起笑出来……"艺术作品不应该去观看,而是和它友好地相处。

托比亚斯·雷贝格,“肖像花瓶

托比亚斯·雷贝格,“肖像花瓶"(Vase Portraits)系列,2019,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

他也邀请朋友们一起与艺术玩乐。在1997-2016年间,他邀请了几十位好朋友,包括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和Franz Ackermsann,他让朋友们送来他们最喜爱的鲜花,用花瓶来给鲜花塑像。《花瓶肖像》就像一个双重雕塑,即是朋友的肖像,也是他自己审美的投射。

“托比亚斯·雷贝格:一

“托比亚斯·雷贝格:一"展览现场图,1995。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艺术作为他的朋友,他也希望观众也能与它“交朋友"。他所期待的从来不是人们观看他的作品,而是通过介入来打开一种“意外"。美术馆像是一个公园,一个消磨时光的可爱场所,他在意的是人们将如何和艺术相处。

托比亚斯的作品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在中国最知名的便是他打造的“眩晕迷彩"的空间系列,灵感来源于一战时期英国海军运用的军事伪装战术,这种战术将战舰涂装上特殊的图案,使之与海浪融为一体。

托比亚斯·雷贝格,《阿拉巴马的月亮》,2013。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托比亚斯·雷贝格,《阿拉巴马的月亮》,2013。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托比亚斯·雷贝格,《99年卡普里的月亮》,2000。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托比亚斯·雷贝格,《99年卡普里的月亮》,2000。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视觉固然很重要,但绝不是我的创作重点。就像我和朋友出去玩儿,自然也会看朋友今天穿什么衣服,但和朋友相处的状态和体验才是最重要的。外表构成了体验,但不是唯一。"

谈到展览标题“如果你的眼睛不是用来看,就是用来哭',不由想到托比亚斯在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的获奖作品《你所爱的,亦导致你哭泣》,同样提到了“哭泣"。哭泣作为一种复合情境之下的感官反馈,会在某一时刻,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来撞击你的灵魂。如果只是看看而已,我们所接收到的心理学上的刻板印象。眼睛不应该用来看,而是应该用来哭泣。唯有哭泣才是真实的。

“我希望大家从一楼哭到六楼(美术馆一共有6层楼的展厅),一直哭一直哭,因为每一件作品都太美啦!"托比亚斯说道。

托比亚斯·雷贝格,《尿,茶》,2019,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

托比亚斯·雷贝格,《尿,茶》,2019,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

《尿,茶》(PEE & TEA),两个单词交替闪烁。这两种液体的英文读音相近,颜色相近,甚至可以是同一种物质的循环……在闪烁的《尿,茶》招牌旁,托比亚斯真的做了一间日本茶室,走进去,是一个真实的、可使用的蹲厕便池。实际上,不会“亚洲蹲"的西方人并不习惯使用蹲厕,很难不去联想到一种西方对亚洲人的刻板印象。如厕完毕,摁下冲水键,走到茶室的另一侧,一杯茶就做好了,难道是茶室内部隐藏的机械装置把尿液转换成了茶水?

先是联想,再是直接的组合与体验,中间夹杂着许多解读和误读,对刻板印象的描述也是坦荡荡。托比亚斯的幽默感很是直接。这间茶馆,初看之下是传统日式茶馆的风格,房间内部的布置十分极简,榻榻米、推拉门、一盏灯、一棵树,都是日本茶室中“正确"的物件,但却被放在了错误的位置。“我第一次去体验的日本茶道时候,就出了不少洋相",误解或者记忆的偏差成为了作品里的玩笑。

托比亚斯·雷贝格,《免费咖啡 免费泊车自由(随插即玩版本)》,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托比亚斯·雷贝格,《免费咖啡 免费泊车自由(随插即玩版本)》,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巨大的广告牌,不论是从街边的肉铺招牌,还是《免费咖啡免费泊车自由》的灯光装置,托比亚斯偏爱使用霓虹灯光招牌这种强烈的视觉形式,快捷地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在《为什么不》中,一个巨大的广告招牌被爆炸成了无数碎片,霓虹灯管不同标志、字母和碎片的残留物悬挂在美术馆四至五层,这些碎片雕塑被处理得很光滑,以友好的姿态邀请观众放心地在其间走动。

同样地,观众的参与是激活这件作品的关键,在这件作品面前,需要交出个人情感--一首你喜爱的歌曲——展厅中有一个数据线接口,连上手机,选一首歌,在整个大厅播放,音量由你控制。巨大的霓虹灯装置随着音乐而闪动着光亮,人们仰头看着闪烁幻灭的霓虹灯,像在观看一场由你主导的焰火表演,私人歌单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人们的审美和价值观,在公共空间与陌生人分享,感到快乐的同时又有一丝不安,多么复杂的浪漫啊。

托比亚斯·雷贝格,《不知名的艺术家们,无题》,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托比亚斯·雷贝格,《不知名的艺术家们,无题》,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这些“马赛克"被形容成行星爆炸直到碎裂成无数像素的图像。为了看清墙上的图案,只好调整观看的角度与距离,走近、走远……

“用手机取景框看这个图像,会更清晰哦!"美术馆工作人员小声提醒我。一语中的。作品的关键,不在于这些流行的马卡龙色图像究竟为何,而是为了获得图像的信息,而尝试不同观看路径的想法和动作。

托比亚斯毫不掩饰他是一个酒鬼。在他的家乡法兰克福,他从每天早晨就开始喝啤酒。2009年,曾经做过一个作品《下午四点之前不喝酒》(No drink before four),他把时钟定格在四点,永远都可以喝。

托比亚斯·雷贝格,《唯有你所爱的会让你哭泣》,2009,位于威尼斯双年展内咖啡厅的永久装置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托比亚斯·雷贝格,《唯有你所爱的会让你哭泣》,2009,位于威尼斯双年展内咖啡厅的永久装置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及纽格赫姆施耐德(柏林)惠允

在美术馆顶层,他为美术馆定制了一个酒吧作品,只在夜间开放。上海入夜之际,地球另一端、与上海的地理对标相对的阿根廷埃尔雷多蒙镇正迎来日出,“天堂禁用地狱无用"开始营业。魔法交接时刻,以一颗巨大的太阳雕塑来宣告。

Screen Shot 2019-04-19 at 6.28.52 PM

走出美术馆,门外竖立着巨大的雪花屏幕海报,意味着节目结束,我们无法再看到什么了。如果眼睛看不到了,那就用它哭泣吧。在这个能吃,能喝,能买醉,能听歌的地方,我能想到的所有和好友共度欢乐时光的方式,在这里都能实现。我不禁思考,艺术家究竟想通过展览来解决什么问题呢?或者说他并没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对他来说,艺术就是快乐的。

托比亚斯·雷贝格:如果你的眼睛不用来看,就会用来哭 

If you don't use your eyes to see, you will use them to cry

展讯:2019年3月23日至5月26日

地点:上海外滩美术馆 / Rockbund Art Museum

文|Yali 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