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三月,向她们致敬 ① :林天苗、向京、欧姬芙的艺术之声

分享至
上排:Ruth Asawa、向京;下排:菲里达·巴洛、林天苗、乔治亚·欧姬芙

上排:Ruth Asawa、向京;下排:菲里达·巴洛、林天苗、乔治亚·欧姬芙

对于女性和女性运动而言,2017年是可以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一年。这一年,“女权主义"被美国韦氏出版公司评为年度词汇。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以#metoo标签控诉遭受性骚扰的热潮,或是年初的“女性大游行",抑或是针对艺术圈中争议事件的发声,都让我们再次将目光聚集到女性这一主题上。

而在3月8日来临之前,artnet推出“向她们致敬"系列,再次回顾一年中,艺术圈中她们发出的声音。

今天,让我们看看一年中,有哪些以“她们"为主角的展览。

林天苗:以幽默的姿态笑看世间

“凸起的纹样"

📍纽约Lelong画廊

林天苗在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

林天苗在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展览现场。图片:©林天苗和Courtesy Galerie Lelong & Co.

“男人婆"、“败犬女"、“森女"、“杠杆女"……林天苗把这些从小说、报纸、互联网、流行文化和日常生活中汲取到的词汇,融汇进这件中式艺术地毯之中。而2017年9月,这些地毯被铺展在了纽约Lelong画廊的空间中。

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

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展览现场。图片:by Weixin Jin

这场名为“凸起的纹样"(Protruding Patterns)个展上,“篆刻"着由中、英、法文等汇聚而成的2000个有关女性的热门词汇。

Screen Shot 2018-03-06 at 11.00.28 PM

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

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展览现场(细节图)。图片:by Weixin Jin

艺术家希望,通过《凸起的纹样》这件作品,对女性在社会发展中角色的转化起到推动作用。“但我关注的是社会到底进步了多少,"林天苗这样说。

相关阅读:林天苗:为什么邀你踏上这两千个女性文字地毯?

林天苗,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

纽约Lelong画廊“凸起的纹样"展览现场。图片:©林天苗和Courtesy Galerie Lelong & Co.

嘲弄和反思,反映出的是社会中女性思维觉醒之程度。这些词汇中有很多的幽默成分。

“幽默是很高级的一种趣味,女性以幽默的姿态来面对社会的发展,这反而象征了女性正在变强。"

—— 林天苗

乔治亚·欧姬芙:以前卫、独立的方式活出自我

“乔治亚·欧姬芙:现代生活"

📍纽约布鲁克林美术馆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乔治亚·欧姬芙》,约1920-22。图片:Courtesy Brooklyn Museum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乔治亚·欧姬芙》,约1920-22。图片:Courtesy Brooklyn Museum

“若将一朵花拿在手里,

认真地看着它,

你会发现,

片刻间整个世界完全属于你。"

—— 乔治亚·欧姬芙

你是否已经非常熟悉“现代艺术之母"乔治亚·欧姬芙绽放的花朵?纽约布鲁克林美术馆为她举办的“乔治亚·欧姬芙:现代生活"个展(Georgia O'Keeffe:Living Modern)出其不意,“曝光"了欧姬芙在镜头前、身穿华服的另一面——一个备受亚洲文化影响,居住于沙漠之中,以无畏、坦率的女性形象。

展览以时间为轴,从服装与饰物、用色、生活方式、摄影艺术等角度贯穿全场,让观众得以近距离地观看一位女性如何用其艺术创作和生活态度引导了经久不衰的经典时尚。

继乔治亚·欧姬芙于1927年首展布鲁克林博物馆后,这幅她于1926年创作的油画《黑色三色堇与勿忘我》(Black Pansy and Forget-Me-Nots)再次“出山

继乔治亚·欧姬芙于1927年首展布鲁克林博物馆后,这幅她于1926年创作的油画《黑色三色堇与勿忘我》(Black Pansy and Forget-Me-Nots)再次“出山"亮相“乔治亚·欧姬芙:现代生活"展览。图片:Courtesy Brooklyn Museum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乔治亚·欧姬芙》,约1918。图片: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Purchased with the Lola Downin Peck Fund,1978,1978-91-1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乔治亚·欧姬芙》,约1918。图片: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Purchased with the Lola Downin Peck Fund,1978,1978-91-1

展览最后一部分更是探讨了摄影艺术对她在自我改造中的影响。欧姬芙化身平面模特,她的丈夫,同时也是美国“现代艺术之父"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Alfred Stieglitz)“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拍摄私家秘照。他曾在暗房里拎着湿漉漉的图片对欧姬芙说:“我对你所有的感情都凝结在这个瞬间。"

向京:“观看"是种自我的审视

“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

📍龙美术馆西岸馆

向京,《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2007。图片:致谢艺术家

向京,《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2007。图片:致谢艺术家

刚于2018年2月在龙美术馆完美收官的艺术家向京大型个展“向京·没有人替我看到"打破时间概念,以空间为题,以观者的身体为“尺",梳理她横跨逾20载的百余件创作概貌。

向京,“镜像

向京,“镜像"系列部分作品,2002。图片:致谢艺术家

从“镜像"、“保持沉默"、“全裸"、“这个世界会好吗?"、“S"再到“我看到了幸福"系列,向京用作品发声,探索超越个体经验范畴之外的普遍人性问题。

向京,《凡人——无限柱》,2011,局部(“这个世界会好吗?

向京,《凡人——无限柱》,2011,局部(“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图片:致谢艺术家

相关阅读:对话向京:我接受不了意义的消失

向京,《一江春水向东流》,2014-2016(“S

向京,《一江春水向东流》,2014-2016(“S"系列)。图片:致谢艺术家

艺术家期待艺术可以回归到属于不同观者的身体感知,回归到展览现场的魅力。

向京,“我看到了幸福

向京,“我看到了幸福"的架上尺寸作品,2002-2010。图片:致谢艺术家

“我想我会尽力延续观众在面对我的作品时的心理时间:这不是你在一件作品面前驻足多久,而是它在你的心里停留了多久。"

—— 向京

Ruth Asawa:以秩序和抽象的名义

Ruth Asawa回顾展

📍纽约卓纳画廊

Ruth Asawa回顾展现场。图片:致谢davidzwirner

Ruth Asawa回顾展现场。图片:致谢davidzwirner

走进纽约卓纳画廊为日裔美国雕塑家Ruth Asawa搭建的个展现场,错综复杂的钢丝雕塑在流动带感的展示空间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Ruth Asawa, 1957。图片:Imogen Cunningham © 2017 Imogen Cunningham Trust;Artwork © Estate of Ruth Asawa

Ruth Asawa, 1957。图片:Imogen Cunningham © 2017 Imogen Cunningham Trust;Artwork © Estate of Ruth Asawa

这是画廊在2017年宣布代理Asawa的遗产后,为她举办的首场个展。

Ruth Asawa回顾展现场。图片:by Weixin Jin

Ruth Asawa回顾展现场。图片:by Weixin Jin

Screen Shot 2018-03-06 at 1.36.05 AM

Ruth Asawa回顾展现场。图片:致谢davidzwirner

Ruth Asawa回顾展现场。图片:致谢davidzwirner

除了她的经典悬挂雕塑外,鲜少露面的纸上作品、用电线做的“树"、美国女性摄影师Imogen Cunningham为其拍摄的工作照,为我们揭开了她用简洁美感和有机能量探索的雕塑之路。

菲里达·巴洛:挑战对雕塑的认知与定式

folly作品展

📍威尼斯双年展

菲里达·巴洛,

菲里达·巴洛,"folly“,2017威尼斯双年展。图片:致谢英国文化教育协会;Ruth Clark

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在万众瞩目下迎来了以“艺术万岁"(Viva Arte Viva)为主题的第57届艺术活动。

菲里达·巴洛,"folly“,2017威尼斯双年展。图片:致谢英国文化教育协会;Ruth Clark

菲里达·巴洛,"folly“,2017威尼斯双年展。图片:致谢英国文化教育协会;Ruth Clark

现年73岁,由豪瑟沃斯画廊代理的女性艺术家菲里达·巴洛(Phyllida Barlow)代表英国“出战",呈现的作品令不少人出乎意料。

2

菲里达·巴洛,

菲里达·巴洛,"folly“,2017威尼斯双年展。图片:致谢英国文化教育协会;Ruth Clark

她将木材、混凝土、面料等日常材料演变成大胆创新的雕塑,还真令人一头雾水。不仅如此,她的雕塑撑满整个建筑,不仅直达屋顶,更延伸到室外。菲里达·巴洛更为它取了个打趣的名字:“folly"(译为:鲁莽、冒失、愚蠢)。

这些泡泡不乏滑稽、幽默、可笑,要么喜气洋洋、要么傻里傻气。它们是一些边角料、废料……物品具有囤积的意义,我发现它们就是这种具有非凡意义的物品……“folly"结合了两重含义:对自由的追求;对自由的瓦解。

—— 菲里达·巴洛

文:Weixin Jin

编: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