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三影堂十年的“活个案",是否能重估中国摄影真正的价值

分享至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每天,我们都习惯拿起手机“咔嚓——",各种精美的滤镜和社交软件应用的普及,随时拍摄似乎成为了当代人分享生活最时髦的方式。而是否有人关注过,中国摄影是从何而起,如何发展到今日的蓬勃状态?

2006年,摄影家荣荣开始谈一个想法:中国在摄影艺术方面,需要一个空间、一个平台。第二年,由荣荣和妻子映里注资建立的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就成立了。巫鸿称三影堂的成立 “完全出于理想主义的理由",是“一件相当浪漫的事儿"。在这十年里,三影堂尝试设立一个标准、一个水平,让人真正的理解“摄影是什么"。

2017年6月28日,三影堂迎来了它十岁的生日礼物——《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154位摄影师的作品在这里静静地等待观众的到来,他们有的已过世、有的已不再从事摄影、有的已成为知名艺术家……而存活于底片中的影像仍然鲜活动人。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这场展览好像一次时空之旅——走入展厅,你穿越到了40年前文革之后成立的“四月影会",其活动与作品的目的并不在于“记录"或者“必要的证明",这是一个为了“表现"——这一全新的概念而诞生的团体。在“表现"受到摧残的年代,能够这样“离经叛道"地进行自由表达,即便在今天看来仍不失其意义。

王苗,笼里笼外, 明胶银盐,26.6 × 20cm,参加四月影会 1979 年第一届“自然·社会·人

王苗,笼里笼外, 明胶银盐,26.6 × 20cm,参加四月影会 1979 年第一届“自然·社会·人"影展,©王苗。图片:三影堂

闻丹青,亲家,明胶银盐,29×47cm,参加四月影会 1981 年第三届“自然·社会·人

闻丹青,亲家,明胶银盐,29×47cm,参加四月影会 1981 年第三届“自然·社会·人"影展,1976-1986©闻丹青。图片:三影堂

“对中国来说,当代摄影有着一个相当明确的起点——即40年前的1976/1977年。但同样清晰的是:中国当代摄影的概念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着国内和国际上社会、经济、文化的大潮以及摄影本身的发展,在以往40年中经历了相当大的变化。"

根据这些变化,策展人巫鸿先生把中国当代摄影的进程大体分为四个阶段,即“民间摄影社团和展览的浮起"(1976 -1979)、“摄影新潮"(1980 – 1989)、“实验摄影"(1990 – 2006),和从2007年至今的实验性摄影机构的发展,全景式地展现了中国当代摄影的变迁。

策展人巫鸿(中)于开幕论坛。图片:三影堂

策展人巫鸿(中)于开幕论坛。图片:三影堂

继续向前,可以看到1980 – 1989年成井喷式发展的“摄影新潮"。从上世纪80年代早中期开始的“文化热"、“85美术新潮",文革期间被禁止的各类西方艺术通过复制和展览在这一时期内被大量介绍入中国,引发了一场文学艺术中的“信息爆炸"。

这个“信息爆炸"在摄影创作中的结果是:二十世纪初以来的主要西方摄影风格都在80年代的中国得到重现。全国各地相应地出现了许多影会和影展,经过这个学习和吸收西方摄影风格的“多样化时期",纪实摄影于80年代后期成为新潮运动的主流。

胡武功, 爬城墙的孩子,数字微喷,30×20.16cm,1996©胡武功 。图片:三影堂

胡武功, 爬城墙的孩子,数字微喷,30×20.16cm,1996©胡武功 。图片:三影堂

侯登科,麦客 ,数字微喷,60.7×50.3cm,1982-2000 ©侯登科 。图片:三影堂

侯登科,麦客 ,数字微喷,60.7×50.3cm,1982-2000 ©侯登科 。图片:三影堂

大约同时,由于中国城市的爆破性发展,越来越多的纪实摄影家将镜头聚焦于剧烈变化中的都市景观。拆迁场地的废墟、市场经济和西方文化的涌入、变动中的城市人口和都市生活等等,都成为纪实摄影的常见题材。

于晓洋 ,梦开始的地方,彩色合剂冲印,23×14.7cm,1980s 中期 ©于晓洋。图片:三影堂

于晓洋 ,梦开始的地方,彩色合剂冲印,23×14.7cm,1980s 中期 ©于晓洋。图片:三影堂

这个走廊的展墙上是摄影家于晓洋的作品,前方是第三个展区“实验摄影

这个走廊的展墙上是摄影家于晓洋的作品,前方是第三个展区“实验摄影",图片:王艺迪

走上一个楼梯,像是对过去和现在的一个连接,展墙上放置着摄影家于晓洋的作品。前面就是展览的第三部分“实验摄影",三影堂创始人荣荣的作品也在其中——他是中国实验摄影的典型代表,诉说着当时东村艺术群体的理想与迷茫。

走上一个楼梯,像是对过去和现在的一个连接,展墙上放置着摄影家于晓洋的作品。前面就是展览的第三部分“实验摄影

走上一个楼梯,像是对过去和现在的一个连接,展墙上放置着摄影家于晓洋的作品。前面就是展览的第三部分“实验摄影",三影堂创始人荣荣的作品也在其中——他是中国实验摄影的典型代表,诉说着当时东村艺术群体的理想与迷茫。

走上一个楼梯,像是对过去和现在的一个连接,展墙上放置着摄影家于晓洋的作品。前面就是展览的第三部分“实验摄影",三影堂创始人荣荣的作品也在其中——他是中国实验摄影的典型代表,诉说着当时东村艺术群体的理想与迷茫。

杨福东,情氏物语之四季青 6,彩色合剂冲印,78×110cm ,19999©香格纳画廊及杨福东。图片:三影堂

杨福东,情氏物语之四季青 6,彩色合剂冲印,78×110cm ,19999©香格纳画廊及杨福东。图片:三影堂

走到最后一个展区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里作品色彩视觉冲击更强烈,展现当代摄影在中国大地上的新的一章:这门艺术开始从实验摄影家及批评家的小圈子中走出来,参与到全社会的文化生活和艺术教育之中。

与这个变化同步,新的摄影展示场地、商业渠道、研究中心和批评研究陆续出现,表明中国当代摄影进入了一个新的、机构化的阶段。三影堂就在这个新的大环境下“出生"了。展示的是曾参加三影堂,摄影界新生力量的才华。

蔡东东,脱靶,明胶银盐,54×54×80cm©蔡东东,2016 图片:三影堂

蔡东东,脱靶,明胶银盐,54×54×80cm©蔡东东,2016 图片:三影堂

陈维,灯箱 ,数字微喷,187.5×150cm,2013年©陈维 ,图片:三影堂

陈维,灯箱 ,数字微喷,187.5×150cm,2013年©陈维 ,图片:三影堂

“摄影有记录历史的功能,但不仅仅是在记录。每个摄影家的主观切入点都不相同,构图和画面感也各有千秋。"荣荣感慨道,“泰特现代美术馆目前做了一个改变,他们在展览的作品时,会放置很多同时代摄影家的作品,摄影真正的价值是否可以被重估?三影堂试图中国为摄影建立一种历史的视角,并把这件相当浪漫的事儿长久地做下去。"

artnet x 三影堂创始人、摄影家荣荣

荣荣与映里。

荣荣与映里。

您曾说过,关于摄影声音的转变不只是按快门的声音,而是要跟社会和公众产生关系。您认为这十年,三影堂和公众产生了什么关系?

荣荣:作为一个摄影家,我能深刻感受到艺术必须要产生交流。摄影不是自娱自乐,最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发生关系,而不是人与机器发生关系。三影堂这个空间的落成,是我们对摄影向往的制高点。为什么这么说?三影堂是个民间机构,一件作品在这里展出,观众来看时,他们可以跟我谈论、和艺术家提问,当他坐在三影堂的空间中,还可以与其他观众产生交流。这时,观众、艺术家、作品的关系变成了一个三维的空间,是“活生生"的。当代摄影的意义就是“活在当下",三影堂就是活在当下的一个个案。

吕楠, 一个孩子的葬礼,云南, 数字微喷,142×95.9cm,1993©吕楠 。图片:三影堂

吕楠, 一个孩子的葬礼,云南, 数字微喷,142×95.9cm,1993©吕楠 。图片:三影堂

为什么不选择一场回顾三影堂十年的展览,而是选择展现40年中国摄影的进程?

荣荣:十年的时间不长不短,我们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这十年做过81场展览,很多人都已经看过了。我们认为比起关注三影堂自身的发展,给观众呈现中国近代摄影一个完整面貌更重要。

日本森美术馆也将于2017年7月5日-10月23日举办三影堂10周年相关展览《中国当代摄影的实验场——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这场展览会是对三影堂十年的一个回顾。

刘勃麟,手机,数字微喷150×112.5cm,2012©刘勃麟 。图片:三影堂

刘勃麟,手机,数字微喷150×112.5cm,2012©刘勃麟 。图片:三影堂

是如何与策展人巫鸿策划这次展览?跨度40年的作品是否很难收集?

荣荣:十年前,三影堂的首展《新摄影十年展》就是由巫鸿来策展。他对三影堂的整个发展都很熟悉,十周年特展也由他来策展,我觉得很有意义。

这次展览是从去年秋天开始搜集作品,最难收集的部分是“四月影会"时期,年代实在太久远,很多前辈也已不在人世,我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个时期,是从一个人、到两个人……慢慢地收集起来。时间的紧张也有些遗憾,比如没有收集到池小宁的作品,他是当时很重要的一个摄影家,我们准备在7月11日为他做一个特别活动。

凌飞,只有思想在流动, 明胶银盐,15×11.5cm,于 1980 年四月影会第二回“自然·社会·人

凌飞,只有思想在流动, 明胶银盐,15×11.5cm,于 1980 年四月影会第二回“自然·社会·人"影展展出。©凌飞图片:三影堂

本次展览第二部分是80年代的“摄影新潮",这段期间是国内文化艺术的蓬勃期,您作为摄影家也创作了大量作品。在您看来,80年代与如今国内的摄影生态相对比有什么异同?

荣荣:每个人都年轻过,会面对很多现实的问题,很多艺术家都面临过无法养活自己的窘境。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坚守下来,时代就是更新换代的一个过程。

在如今全球化的大环境下,艺术家很难避免“商业大潮"。肯定是没有80年代那么纯粹了。80年代是一个已经封闭了很久,突然爆炸性“打开"的时期,像广州的人人影会、北京的现代摄影沙龙,这些民间摄影群体都是先由几个人慢慢活跃,再形成一个规模。那时是纯粹的自由和理想主义。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三影堂摄影奖"(TSPA)于2008年建立,至今已进行了九次,为何决定发掘和支持富有潜力的年轻摄影家?

荣荣:那要从我和映里的故事说起,1999年,我处于一个低迷的创作状态,偶然去日本展览遇见映里。我们语言不通,完全是通过影像的交流走到一起。年轻人都曾迷茫过,当我们从那个阶段过来后,我们觉得摄影家应该发出声音,这也算是对摄影的一个回报。

我们是想为年轻摄影家提供一个平台,在国内这样的机会太少了,中国社会在发展,而体系并没有改变。很多人认为摄影不是艺术品,艺术最高的殿堂中也没有摄影的一席之地。展现年轻摄影家的创作,也便于国外了解如今中国摄影的生态。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三影堂10周年特展》展览现场。图片:三影堂

非盈利机构收取门票也是理所应当,为什么过了十年,三影堂才决定开始踏出这一步?

荣荣:三影堂建立时,初衷就是吸引更多的观众,男女老少都可以进来,没有门槛,谁都可以来观赏摄影这门艺术。现在十年了,有条件去做得更专业,提高展览品质、进行更好的服务。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会去和观众交流对门票的想法,都得到了很正面的反馈。一场展览的花费是巨大的,装裱、运输、画册……很多人看不到的花费,我也希望在三影堂工作的同伴劳动得到更好的回报。

您认为PS等新技术是否对摄影的艺术性造成了冲击?

荣荣:一百多年前,摄影是很少数人才掌握的技术。而今天谁不摄影?连老爷爷都在拍照,我们都说与时俱进,但却没有很系统地去审视视觉这门艺术。使用新技术并没有问题,大家愿意研究摄影就是个好现象。

三影堂展览海报墙

三影堂展览海报墙

您认为摄影的价值是否被低估?如何看待国内藏家对摄影作品的收藏趋势?

荣荣:与绘画、雕塑这些艺术学科相比,摄影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它有独特的特质和价值。照片是一种见证,当你看着自己1岁照片时,与看1岁时的肖像肯定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年轻时摄影作品都在国外展览,被国外藏家收藏。当时创办这个空间的出发点就是这个疑问,“我的作品大部分都在北京创作,为什么不能在北京展览和被收藏?"

荣荣,妻有物语 No.12-4。2012.图片:三影堂

荣荣,妻有物语 No.12-4。2012.图片:三影堂

荣荣,妻有物语 No.1-34。2012.图片:三影堂

荣荣,妻有物语 No.1-34。2012.图片:三影堂

社会环境也是个因素,相机是外来的产物,你跟老一辈聊水墨、油画,他们懂,但是对摄影可能就带着怀疑的态度。而对于80后出生的人,你无须解释,这些年轻人都清楚摄影是门艺术。我认为这就是摄影的未来,我们所有人不是证明它最有活力吗?

下一个十年,三影堂是否有在其他地区开设空间的意向?会增加什么新的项目计划?

荣荣:很多人邀请我们合作,厦门三影堂就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我觉得这点还是顺其自然。每次我们做一个展览,同时都在筹备做很多活动、对话、讨论等,未来展览可能也会涉及多媒体影像。我们也会加强每年与阿尔勒国际摄影节的合作,今年7月5日“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新闻发布会在法国举办。

荣荣,妻有物语 No.1-9,2012.图片:三影堂

荣荣,妻有物语 No.1-9,2012.图片:三影堂

而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可以慢慢淡出三影堂的管理,交给更专业的团队。今年下半年会在葡萄牙有个展,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创作,创作需要一个“转换思维模式"的安静空间,两年前在日本完成了《妻有物语》,将在京都构思下一个系列。

 

文:Yid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