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三年价格上涨超1200%!她为何突然成为最受追捧的艺术家?

分享至
Loie Hollowel在工作室。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Photo: Melissa Goodwin

Loie Hollowel在工作室。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Photo: Melissa Goodwin

2016年10月,Loie Hollowell在纽约下东区的Feuer Mesler画廊举行了她的首次个展。这些画丝毫不“时髦",却又引人入胜,与当时流行的粗俗形象绘画和反乌托邦装置艺术恰恰相反,Hollowell向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作品中有着性器官的花朵致敬。这位年轻的艺术家,以鲜艳的几何抽象形状勾勒女性身体泛着迷幻的光芒。

展览开幕后的庆祝晚宴在纽约Orchard街的一家墨西哥餐厅举行,晚宴上气氛高涨,父亲为女儿的职业生涯祝酒。一切都有着一个美满的开端,虽然略显谦逊:画廊在展览中出售了几件作品,有些以8000美元的价格出售,而较大幅的则以15000美元的价格出售。

而如今,Loie Hollowell也成为纽约最受追捧的艺术家之一,当时那批作品的市场价格已经上涨了1200%以上——她较小幅的作品现在在拍卖会上叫价20万美元。而艺术顾问告诉我,在二级市场上的私人交易中,其画作的报价接近30万美元。

佩斯新空间的Loie Hollowell展览

佩斯新空间的Loie Hollowell展览

上个月,Hollowell最引人注目的展览——她在巨头画廊佩斯纽约空间的首个展览:“Plumb Line"开幕,这也是该画廊位于切尔西艺术区(Chelsea)7.5万平方英尺的全新总部大楼开幕式的一部分。而在佩斯的艺术家名单上,Loie Hollowell的名字出现在大卫·霍克尔(David Hockney)和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这样的艺术巨星之间。

“我很荣幸能与这些人在一起,"今年36岁的Hollowell在画廊公众开放日前几天告诉artnet新闻。“霍克尼还健在,我很可能会见到他,这令人十分兴奋。我的意思是,他就像画家中的神。"

那天早上提前预览的时候可能让她有些累,但是当她向大家介绍记录了自己最近怀孕和孩子出生的最新九幅画作时,立马恢复了生气。即使楼下是教科书般的考尔德,而在几层楼上是当今“最红"艺术家之一——霍克尼,当您离开这座钢铁玻璃的佩斯城堡时,Hollowell的展览仍然会为你留下极深的记忆。她的创作背后有艺术史上充分的参考文献,支持了如今已经越来约成熟的性前卫艺术语言,并一跃创作了其最大的作品——六英尺高的画布。每个幅作品在白墙的平面上都显得十分立体。作品卖得极好,开幕前就已经有了长长的等待清单。每幅画花费10万美元,在画廊抽取50%佣金后,Hollowell依然可以净赚45万美元。

尽管她已经亮相于佩斯的新空间并且名列佩斯艺术家名单,但她对于从曝光中获得的新关注以及如何影响已经飙升的拍卖价格依旧感到不安。正如所有需求旺盛的年轻艺术家那样,二手市场的销售跳得太高、太快,通常会诱使其他藏家出售,从而有可能在其为作品打下坚实的基础前,淹没于市场的过度曝光。

她说:“我几乎从不谈论钱,但是市场决定了这一点。这些愚蠢的拍卖,完全会破坏你的价格。"

“相信我"

2012年从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毕业后,出生于明尼苏达州的Hollowell搬到纽约,并在皇后区Ridgewood的一家小型画廊中展出了其毫不掩饰的色情植物群作品,一个当地博客称其为“阴唇仙人掌"。2015年秋天,Hollowell与在VCU居住的画家里德利·霍华德(Ridley Howard)相遇,而后便在其位于布鲁克林格林波特(Greenpoint)格伦(Green)106号的霍华德项目空间举办了展览。

一位名叫乔尔·梅斯勒(Joel Mesler)的画商在这个展览上购买了她的作品,而他在几个月前刚刚与扎克·弗耶(Zach Feuer)合作,在下东区开设了两个画廊空间。当时每件作品花了他2400美元。拜访她的工作室后,梅斯勒提出要代理Hollowell,并于2015年12月将她的作品带到了NADA迈阿密海滩。

梅斯勒告诉artnet新闻:“一到工作室,我就知道她会有很好的发展。那些艺术史中经典图像语言是鲜明的,它们很性感、它们色彩丰富、它们具有很强的力量感。"

Loie Hollowell,《Standing in Blue》(2018)。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Loie Hollowell,《Standing in Blue》(2018)。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但是在Feuer Mesler的展览之前,代表客户进行购买的顾问对她的作品表示怀疑。有人在背后说,这些作品与欧姬芙的联系太明显了,而Hollowell才33岁,她太年轻了,让人很难为其下注。“他必须说服我,"一位仍然活跃在艺术家市场上的顾问告诉我。梅斯勒也承认当时许多销售都确实花了一番功夫。

他说:“每个卖了作品的人最终都是因为'相信我'。即使那些不是100%确信的人,我都会对他们说'相信我没错'。"

Hollowell最早的支持者是得克萨斯州慈善家家族的接班人费尔法克斯·多恩(Fairfax Dorn),也是艺术中心Ballroom Marfa的创始人,如今该艺术中心已将这个小小的沙漠城镇变为了全球艺术朝圣者的目的地。多恩与梅斯勒一起推动了Hollowell的作品参加2016年在Ballroom Marfa举办的群展。而当Hollowell于当年秋天在纽约画廊举办首场展览时,又迎来了许多的买家。

梅斯勒说。“不同层次的收藏家开始接触现有作品。我就知道她会跳槽了。"

确实,当时的Hollowell距离她在一个小型社区项目空间中的首次个展只过去一年的时间,但她即将转向大型画廊。多恩嫁给了佩斯画廊主席马克·格利姆(Marc Glimcher),后者在Marfa观看展览时发现Hollowell的作品与佩斯的艺术家Agace Martin、Elizabeth Murray等人的作品相映成趣,Agace Martin的作品体现了西南的美学;而Elizabeth Murray则和Hollowell一样有着对于色彩和形式上极致表现力。

Hollowell在Feuer Mesler的展览于2016年12月结束后,Glimcher代表其遍布三大洲的画廊为其抛出了橄榄枝。并在展览结束后一个月内就发布了官方的新闻稿,Glimcher称:“她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天才。尽管十分年轻,但她的作品十分重要。"

Loie Hollowell,《Standing in Light》(2018)。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Loie Hollowell,《Standing in Light》(2018)。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粉碎估价

市场很快就传播了这种兴奋感。Hollowell于佩斯画廊的首个展览在2017年9月于伽罗帕洛阿尔托(Palo Alto)空间开幕,作品即刻售罄,当时的价格为一幅3万美元,或三联画45000美元。十月,佩斯在伦敦弗里兹(Frieze London)上带去了其16件价格为6500美元的粉彩小作品。他们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就将它们卖给了16个不同的收藏家,并将40个其他潜在买家添加到了等待名单中。

Hollowell的连胜纪录一直持续到2018年,当年她在先后佩斯画廊的香港和伦敦空间展出,这时她的作品价格已升至5万美元。安东·科恩画廊(Anton Kern Gallery)总监布里吉特·穆赫兰(Brigitte Mulholland)于当年年初预定借展其一幅画作参见群展,而那时市场已经在疯抢Hollowel。该艺术家捐赠了一件新画作给全球野生动物基金会(Global Wildlife Fund),该画作在9月的佳士得(Christie)战后至现代拍卖中成为备受瞩目的第一梯队作品。估价为2万至3万美元,最终以11万美元成交。

今年三月,画作《HUNG(UP)》(2016)在苏富比当代策展拍卖会上售出,该作品是一位收藏家在Feuer Mesler的展览上以15000美元购买的。估价5万至7万美元。最终,竞标价格不断上涨,直到最后以20万美元成交。

当被问及这个结果,以及她是否曾预计该作品会超过其最低估价的五倍时,拍卖负责人夏洛特·范·德库克(Charlotte van Dercook)表示,这种情况往往会发生在市场上的作品十分少的艺术家,加上每幅作品需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创作。范·德库克说:“市场对作品有很大需求,再加上艺术家创作出的作品还并不多,所以我对这一结果并不感到惊讶。"

“Loie Hollowell: Switchback

“Loie Hollowell: Switchback"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能走多高?

佩斯的创始人Arne Glimcher以稳健著称,而他也已经意识到,其最年轻的艺术家的通胀率已经失控。上周他在第92街Y号的一次演讲中谈到Hollowell时说到:“以可能的最低价格引进了一位艺术家,"但Hollowell的数字却“疯狂地增长"。

超过一位的顾问表示,老Glimcher是她新的佩斯展览中九幅作品的买家之一,而另一位顾问则表示,九位买家中还有一位是谨慎的中国私人收藏家该收藏家“现在在艺术品上花了很多钱并因此而进入了圈内"。各种迹象表明,二级市场上还会出现更多的作品——简而言之,正如一位顾问所说,“如果您以7千美元的价格购买某物,而突然间它的价值为15万美元,你很难抵抗诱惑不出售它。"

新的拍卖记录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推高这些价格,特别是考虑到市场对于新兴女艺术家新作品的需求正在不断增长。尽管Hollowell的作品一度看起来十分“过时",但突然之间,像希尔马·克林特(Hilma af Klint)和艾格尼丝·佩尔顿(Agnes Pelton)等女性的神秘作品便受到了大型博物馆展览的欢迎。

热潮还“反映了艺术市场对最顶端女性艺术家的大量市场需求,这些艺术家包括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Njideka Akunyili Crosby、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以及Hollowell最引人注目的参考文献之一乔治亚·欧姬芙,"范·德库克(van Dercook)说过。“那些艺术家不断走高,这导致画廊和其他藏家看到来自相似视觉词汇的其他艺术家。"

那么她的价格能涨多少呢?梅斯勒说:“这可能会达到一百万美元。可能会?可能不会?"

Loie Hollowell在工作室。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Photo: Melissa Goodwin

Loie Hollowell在工作室。图片:© Loie Hollowell, courtesy Pace Gallery. Photo: Melissa Goodwin

抛开拍卖结果,Hollowell本人对市场并不在意,她说她加入了像佩斯这样的大型画廊,以便让有能力的交易员去处理“财务阴谋",而把艺术品的问题交给她。她说:“这就是为什么作为像我这样对市场一无所知的艺术家可以存在,因为我与佩斯一起协作。"

能这样明察事理可能是健康的。巡回展览两天后,当我见到Hollowell时,是在新画廊的VIP宴会上,该画廊奉上的不是小点心,而是“烹饪体验"和令人惊讶的表演——因为画廊的大量慈善募捐,摇滚乐队the Who前来演出。

当我看到她时,Hollowell正试图找到她的一些朋友,而当The Who开始演唱《The Kids Are Alright》的时候,我想到了她本周早些时候告诉我的事情。在谈论了她的价格已经上涨了多少之后,她后悔了一秒钟,将她10万美元的作品放在整个佩斯的背景下——在我们站的屋顶花园,在一个8000万美元的博物馆之上规模的企业之下,这是一个即将在切尔西开启黄金时代的超级画廊。

Hollowell说:“与现在画廊中的其他艺术品价格相比,我的绝对是最让人买得起的。"

 

 

文 | Nate Freeman

译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