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特朗普禁令下的中东艺术家亲述:机场被严格审问“艺术理论"

分享至
Shahrzad Changalvaee与其搭档Iman Raad2016年在纽黑文福特学校表演。图片:摄影Judy Sirota Rosenthal,致谢艺术家

Shahrzad Changalvaee与其搭档Iman Raad2016年在纽黑文福特学校表演。图片:摄影Judy Sirota Rosenthal,致谢艺术家

上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颁布法令禁止七个穆斯林占多数的中东和非洲国家公民进入美国,一石激起千层浪。

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出生的艺术家们接下来几个月进入美国并在此生活的可能性也许会被剥夺,亟待法院对这一指令的抗辩。而对于那些已经居住在美国的艺术家,不论持有签证或绿卡,则可能在国际旅行、参展或从事其他项目的权利方面受到限制。

据《华盛顿邮报》调查显示,伊朗公民成为此次受波及最大的群体。“去年这七国中约有半数的绿卡是发给伊朗人的,"报社发言人称。一些艺术家近日接受了artnet新闻的采访,另一些则唯恐因公开言论而受到牵连。

艺术家Nicky Nodjoumi。图片:致谢艺术家

艺术家Nicky Nodjoumi。图片:致谢艺术家

Nicky Nodjoumi是一位从1961年就生活在纽约的伊朗艺术家,持有合法绿卡,也就是永久居民身份。“你为了自由来到一个新的国家,现在他们却要封禁你。"Nodjoumi扼腕道,其因抵抗压迫统治已被原住国加入黑名单。他在电话中解释:“这真是又吓人又讽刺。我们只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鬼?“

艺术家Parviz Tanavoli 2009年于迪拜站在自己展出的一组雕塑前。 图片:致谢Haider Shah/AFP/Getty Images

艺术家Parviz Tanavoli 2009年于迪拜站在自己展出的一组雕塑前。 图片:致谢Haider Shah/AFP/Getty Images

另一位伊朗艺术的巨擘,79岁的艺术家Parviz Tanavoli告诉artnet新闻,他正因该禁令修改旅行计划。其常年往返与德黑兰与温哥华之间,且于最近作品在美国频繁展出,包括纽约亚洲中心的“伊朗现代艺术"(Iran Modern)以及纽约大学格雷画廊(Grey Art Gallery)的“世界的与本土的:六名伊朗艺术家联展"(Global/Local: Six Artists From Iran),以及在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戴维斯博物馆(Davis Museum)举办个人展。

“我过去常来美国,但现在不会了,"这位伊朗出生的艺术家在电话采访中说。禁令使他回想起2016年7月的一段过往,在他正准备前往伦敦的当晚,伊朗政府以"扰乱公共治安"为名没收了他的护照。

“当时我对此极度心烦意乱,"他说,“但现行禁令比起之前发生的这些事来还要糟糕得多。"

年轻伊朗艺术家亦强烈感受到危机。2015年从耶鲁艺术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的伊朗艺术家Shahrzad Changalvaee虽持有三年艺术家签证,但这无法保障她国际旅行。她指出,这已经严重影响了她作为艺术家的职业生涯。

她必须离开美国去申请签证。她刚好在总统就职日当天正午返回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我不知我是不是特朗普执政下第一批抵达美国的伊朗人,"她在电话采访中说,“但我真想不到我会成为最后一批。"

她的丈夫此时正就读于耶鲁大学。她表示,当他的学生签证到期时,他们非常担心将要放弃数年来在此经营的生活离开,尤其是还要与在美国生活的家人分离。

旅行限制令影响了她的一些个人项目,她已在德黑兰成立了一家名为Bon-Gah的出版社和艺术家组织,而现在她不能前往那里和同事们一起工作。而她飞往伦敦和一家画廊商议策划的展览也成了泡影。

“我从未对这里感到陌生,"她说,“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特朗普对于伊朗的强硬态度唤起了她80年代在伊朗南部两伊战争的烽火中长大的记忆。"想想可能还要再来一场战争,我就要疯了,"她说,“这完全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在迪拜三线画廊(Third Line Gallery)展出的伊朗出生的艺术家Amir H. Fallah在周六早晨从特拉维夫的展览回到美国,降落在纽瓦克国际机场后被毫无解释的拦了下来。作为美国公民,他已经在洛杉矶生活了15年。尽管他四岁就离开了伊朗,并告诉海关他根本没再去过伊朗,他表示自己还是被审问和扣押了几个小时不允许使用手机。就这么回事,他在Facebook上发文中指出,持有美国护照且符合运输安全管理局条理根本无济于事。

“我此生经历过种种不同程度的偏见,"他写道,“但只有这一次我感到无家可归。"

Amir H. Fallah。图片:致谢艺术家

Amir H. Fallah。图片:致谢艺术家

此事件后,他进入和离开以色列时都受到严格审问。在长达两个小时的离境审问中他被机场安保人员提问为什么要做艺术家以及解释什么是“艺术理论"。

Fallah将于三月飞往迪拜受雇于一家餐厅进行委托创作,如果禁令届时依然有效,他很担心返美受阻。

当特朗普宣称将要对难民及其他旅客进行“终极审查",苏丹艺术家Khalid Albaih在电话采访中指出,这只会让已经步履维艰的时局更加糟糕。

“高墙早已筑起,签证本身就不可能,审查制度原来就存在,种族歧视的白人永远掌权。 #特朗普你就承认吧"

来自Albaih的Twitter截图。图片:via Twitter

来自Albaih的Twitter截图。图片:via Twitter

政治讽刺卡通画家Albaih的画曾在阿拉伯之春时被抗议者奉为旗帜。近来他在美国于创意峰会(Creative Time Summit)和罗德岛设计学院等校进行讲座,同时也在哈佛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举办展览。

Khalid Albaih。图片:致谢艺术家

Khalid Albaih。图片:致谢艺术家

“我等签证都等了六个月,"为了上述活动的访问,Albaih在卡塔尔多哈的住地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如果这都不算终极审查,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算。"无独有偶,在接受缅因州科尔比学院人权协会会员的邀请时,在有美国国务院推动的情况下,仍旧花了他六个月的时间才最终获签。

当我的家人抵达时,我四岁女儿的护照被筛选中了,所以他们被带过去审问。四岁的孩子啊!他们被拿着护照扣押在那里,刚下了十五小时的飞机又等了整整两个小时。我们已获得合法批准,却又要在机场再度接受审问。"

“所以我想都不想申请签证了,"他说,“为了我自己和我的孩子们,我再也不想经历这一切了。"

旅行禁令亦终止了叙利亚难民的进入。艺术家和设计师Jumana Jaber自2013年起在新泽西的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Montclair State University)担任艺术与设计访问助理教授。她和她的家人是在国际教育研究所的学者救助基金的主持下前往美国的。她和她的丈夫都是大马士革的教授,她的儿子则是一名大学生。

Jumana Juber于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图片:致谢艺术家

Jumana Juber于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图片:致谢艺术家

“我丈夫被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绑架过,"Juber在电话采访中说,“我儿子的朋友被大学里的极端主义者杀了。"

但鉴于新政府对于难民政策的重新考量,可能Juber的磨难仍旧没有结束。“我们很担心我们的处境,我们不能离开美国,"她说,“我们申请了庇护,但这些新决策可能会影响受理。我的儿子们十分担心签证还能不能续签。他们每天都在问我我们会不会被赶出去。我们能去哪儿呢?我们总不能回叙利亚去啊。"

 

译:Tansy Xiao

编: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