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如何建立稳定的艺术生涯?这两位艺术家的经历告诉你……

分享至

参加The Artist Project 的Njideka Akunyili Crosby(图片:©JohnD 和Catherine T. MacArthur基金会)以及Cecily Brown(图片:Photo by Jackie Neale/Kathryn Hurni © The Met)

艺术家在经历早期的一连串拍卖场上的成功后,该如何建立起一个稳固而长久的职业道路?35岁的Njideka Akunyili Crosby和49岁的Cecily Brown,这两位不同世代,却一样富有才华的艺术家就是两个十分具有研究价值的案例。过去几年里,Crosby已经飞速蹿升为艺术市场上真正的明星艺术家,同样年轻时就已成名的Brown现在也证明了她不仅 “幸存"了下来,还在职业中期有了更好的发展。

2017年9月13日,当年MacArthur奖获得者Njideka Akunyili Crosby在她位于洛杉矶的工作室内。图片;John D. & CatherineT. MacArthur Foundation 

Njideka Akunyili Crosby:

冉冉上升之星

横空出世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2014年12月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上。来自伦敦的画廊Victoria Miro首次展出了一位刚和画廊签约的年轻画家的大型作品,并很快引来了不少买家:5家机构竞相购买一件1960年代风格室内画,最终开普敦的Zeitz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以近5万美元的价格成功购得。“我们从没有收到过对一位年轻艺术家有如此迅速的购买需求,"画廊总监Glenn Scott-Wright当时说道。仅仅 10多年前,这位尼日利亚出生、目前在洛杉矶工作生活的艺术家还想过以从医为业,由于没能进入第一选择的医学院,她才转去了艺术。

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上,Njideka Akunyili Crosby的作品《Before Now After (Mama, Mummy, and Mamma)》(2015)。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Victoria Miro, London. Photo: Ron Amstutz

新鲜视角

Crosby最早获得艺术圈的关注是2012年在哈林区(Harlem)的工作室美术馆(Studio Museum)进行驻地时,她的作品几乎都是在纸,艺术家自己比较偏好的媒介上完成,Crosby的画作带有强烈的自传体意味,通常都是大尺幅作品,画面丰富、精致又极富有层次性。艺术家经常将自己的出生地尼日利亚的文化和现居地美国的文化元素相结合,同时通过她独特的“转换-拼贴"技巧和对色彩的出色运用,Crosby的作品很快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在2014年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的首秀上,她的这些内容扎实、画面错综复杂又细腻的绘画作品让人感到耳目一新,像是对当时正流行的那些平淡寡味、毫无记忆点的僵尸形式主义作品给予了巧妙的回击。

2016年1月1日-2018年6月30日之间,Crosby作品拍卖的平均价格走势。图片:© 2018 artnet Intelligence Report 

进一步突破

2015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委任Crosby创作了《Before Now After (Mama, Mummy and Mamma),描绘其家庭中三代女性的形象。从全世界最忙的公园之一纽约高线公园便能看到这幅广告牌大小的作品,这也让更多公众知道了Njideka Akunyili Crosby。2016年3月,惠特尼在军械库艺博会上买下了她的三联画《Portals》作为馆藏。

迅速蹿升

到了2016年,Crosby的作品明显处于了供不应求的状态。每年,她的只会创作几件作品,而这明显已经无法满足藏家们的需求。那些无法在一级市场买到Crosby的藏家们只能将自己沮丧的情绪转移到几个月后拍卖行。当年9月,苏富比首先试水,在当代艺术专场上拍了一件Crosby创作于2011年的纸上无题作品。在估价为1.8万-2.5万美元的情况下,这件作品以9.375万美元的高价售出。

Njideka Akunyili Crosby,《Bush Babies》,2017。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otheby's

步入蓝筹艺术家之列

2016年11月,对Crosby的市场有了信心的苏富比把《Drown》(2012)这幅描绘了Crosby和丈夫斜躺着拥抱在一起的温柔画面的绘画放在了夜场拍卖的首位。估价在20-30万美元的作品在六位竞价者的角逐下拍出了110万美元的成绩。从那以后,这位2017年MacArthur“天才奖"获得者的拍卖纪录一共刷新了7次。《Drown》在艺术家最贵的作品中目前排在第六位,价格最高的是今年5月在苏富比拍出340万美元的《Bush Babies》(2017)。有趣的是,这幅满是叶子拼贴的作品并没有太多Crosby代表性的人像,而且尺寸也相对较小。这也足以可见藏家们对收藏其作品的迫切之情。

Cecily Brown在FLAG Art Foundation。图片:Photo: Clint Spaulding, ©Patrick McMullan

Cecily Brown:

对中期职业滑坡的反击

对于Crosby这样的年轻艺术家而言,下一步的挑战是在接下来50年内建立起一个稳固又有持续性的市场。因此,这些艺术家可以观察Cecily Brown的发展轨迹,她的经历教科书般地演绎了年轻时就已成名的艺术家是如何成功地构建起了自己的职业发展。如今Brown既有新作品推出也有不断更新的藏家群体,让她在职业道路上游刃有余。

 

放手一搏

1994年,YBA(Young British Artist)一代艺术家们正当红时,Brown在一场英国艺术竞赛中获得了二等奖。于是,她就拿着奖品一张飞往纽约的机票离开了伦敦。作为一个并不喜欢反讽的英国艺术家,美国对待艺术更为严肃和真诚的态度让她立刻有了回家的感觉。

Cecily Brown, 《曾拥有一切的女孩儿》(The Girl Who Had Everything),1998。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一个真正的艺术明星

2000年代初期,Brown在纽约造成了轰动,不仅出现在重要的电视节目中,还与画廊业巨头高古轩签约。她的那些浪漫又性感,在抽象和具象间游走的大幅作品达到了6位数的价格。“我很荣幸能够成为达到这样高价的为数不多几位女性艺术家之一,"她对《金融时报》表示。

 

承担风险

为了给自己的作品寻找新的环境,Brown于2015年离开了高古轩。自那以后,她和一系列小型画廊进行了合作包括:纽约的Michele Maccarone、伦敦的Thomas Dane Gallery 以及纽约的Paula Cooper。尤其是在和Paula Cooper合作期间,她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艺术圈的地位,充分展现了她的才华和抱负。

Cecily Brown, 《Suddenly Last Summer》,1999。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职业中期增长

市场也注意到对于Brown绘画的需求在过去一年出现了猛增。她的拍卖纪录前十位中,有五件作品是在2018年拍出,包括纽约苏富比以680万美元拍出的《SuddenlyLast Summer 》(1999),在这过程中有六位竞价者的角逐让最终售价远超最高估价的250万美元。而在接下来的那个月,伦敦苏富比以300万英镑拍出的《TheSkin of Our Teeth》(1999)成为了Brown第二贵的公开出售作品,而最终售价比最高估价95万英镑高出了足足一倍多。

左:2010年1月1日-2018年6月30日,Cecily Brown 在拍卖中的作品成交率 右:2010年1月1日-2018年6月30日,Cecily Brown每年绘画作品的拍卖总价 图片:©2018 artnet Intelligence Report

正在成熟的市场

随着Brown的作品总售价达到1970万美元,她也成为了artnet智能报告(artnetIntelligence Report)中2018年上半年最贵的当代艺术家名单中的第十位。但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漂亮的数据也意味着藏家对Brown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今年5月,纽约的日场销售远超售前预期,1999年的《Girl Trouble》在佳士得获得了180万美元的成绩,《Madrepora (Alluvial)》(2017)在苏富比拍出了13.125万美元(估计为6-8万美元)。Brown曾坦言,直到35岁左右她才觉得自己掌握了这种媒介,而且能以自己的想法来使用这些颜料。如今,处于职业中期的她也越来自信,而她在绘画中找到的快乐也正在显现。

 

文丨Charlotte Burns

译丨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