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日常·关系·开放性·变化:Felix Gonzalez-Torres在外滩美术馆重塑审美体验

分享至
IMG_1280

作品《无题(金)》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外滩美术馆

9月30日,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在华的首个个展在上海外滩美术馆正式对外开放。时值这位古巴籍美国传奇艺术家逝世二十周年,上海外滩美术馆汇集了他在1987年至1995年之间创作的四十余件作品,集中展现了艺术家早期和高峰期面貌丰富的艺术创作。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北)》,1993年;灯泡,瓷灯口,电线;12组,总尺寸可变。“一半是物品,一半是雕塑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北)》,1993年;灯泡,瓷灯口,电线;12组,总尺寸可变。“一半是物品,一半是雕塑",展览现场。美国俄亥俄州哥伦比亚市,俄亥俄州立大学韦克斯纳艺术中心。2005年10月30日 – 2006年2月26日。策划:海伦·莫尔斯沃思。图录。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策展人拉瑞斯·弗洛乔(Larys Frogier)和李棋试图将冈萨雷斯-托雷斯的作品带入上海外滩美术馆的独特空间,以及不断更新的社会语境中,与当下当地产生一种新的关联;同时邀请观众积极地与作品互动,让个体的感受和经验成为作品流动的组成部分。

在开幕式上,两位策展人、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主席埃米利·凯尔蒂(Emilie Keldie)以及安德烈娅·罗森画廊(Andrea Rosen Gallery)主席安德烈娅·罗森反复提到四个与艺术家和展览密切相关的词语:“日常"、“关系"、“开放性"和“变化"。从这四个关键词出发,我们可以一探作品背后的丰富意涵。

IMG_1236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外滩美术馆

日常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的作品往往采用最为常见的日常物品作为基本材料:灯泡、纸张、糖果、电线、挂钟、纱帘、镜子等等,即便是看上去颇为华丽的作品《无题(金)》和《无题(化疗)》,也不过是由众多金银的串珠构成。正是这些观众司空见惯的物品,经过精致的安排重组,产生了一种细腻微妙的审美体验,同时为作品带来了一种小中见大的特质,既帮助观众迅速建立起与作品之间的情感联系,亦以一种猫眼视角,窥探公共与私人、集体与个人之间的融合与对抗。从材质本身,费利克斯就竖立起了一种私密性,观众追随艺术家生活中的只鳞片爪,掺杂进自己的个体经验,在日常之中完成对公众和私人领域诸多问题的探讨。同时,美术馆还将在城市各处的广告牌上展示艺术家的作品图像,视所有城市居民为广义上的观众,完成与其在日常中的互动。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金)》,1995年。串珠和悬挂装置。尺寸可变。“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两装置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金)》,1995年。串珠和悬挂装置。尺寸可变。“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两装置",展览现场。德国柏林新视觉艺术协会(nGbK)现实主义工作室。1996年8月3日 – 9月1日。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日常"还体现在对“非日常"的颠覆中。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曾拍摄一组黑白照片,记录了一些刻在花岗岩上的文字,这组花岗岩石刻组成的纪念碑围绕着纽约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门前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像。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恰恰没有把镜头对准雕像本身,而是记录了“爱国者"、“历史学家"、“牧场主"、“科学家"、“军人"、“慈善家"、“作家"、“保育主义者"、“自然主义者"、“学者"、“探险家"、“政治家"这些镌刻下来描述伟大人物身份的词汇。策展人弗洛乔提到这件作品具有一种“反纪念碑性",它切割具有强烈意识形态的公共空间的一部分,使其倒置成一个模棱两可的地点;权力受到消解,颂词重被质问,纪念碑所代表的社会价值取向和权力意识被拉入今天的日常中被重新讨论。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情郎)》,1990年。蓝色纸张,数量无限。理想高度 7 1/2英寸 × 29 × 23 英寸(原纸尺寸)。“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情郎)》,1990年。蓝色纸张,数量无限。理想高度 7 1/2英寸 × 29 × 23 英寸(原纸尺寸)。“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展览现场。德国柏林汉堡火车站现代艺术博物馆。2006年10月1日 – 2007年1月9日。策划:弗兰克·瓦格纳。主办:德国柏林新视觉艺术协会(nGbK)。图录。©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关系

关系,两方及以上的相互作用。在展览中,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的不同作品之间、作品与空间之间、作品与观众之间、作品所处的年代与当代之间,无不在产生密切的关系。

策展人李棋表示,策展方一开始就从美术馆的空间出发,仔细地考虑作品在空间中的展示方式,既要使作品之间产生强烈的相互关系,也与外滩美术馆乃至上海这座城市的独特场域发生关联。在美术馆中空的高挑空间中,作品《无题(金)》成为巨幅的金色门帘高高垂挂下来,这种展示方式完全契合美术馆本身的环境,是之前的展览中从来没有过的。作品《无题(终)》以纸上的闭合黑框象征着一种仪式性的开始于终结,因而置放在美术馆入口处,成为观众离开美术馆之前再度遇到的最后一件作品。费利克斯的著名作品《无题(完美爱人)》则被悬挂在接待处和商店的空间里,在这个功复合的房间中,两个时钟既发挥其本来的计时功能,也象征着时间上的同步与情感的协调。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完美爱人)》,1987-1990年。壁钟。总计 13 1/2 × 27 × 1 1/4 英寸。两部分直径各13 1/2英寸。3版,1 AP。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完美爱人)》,1987-1990年。壁钟。总计 13 1/2 × 27 × 1 1/4 英寸。两部分直径各13 1/2英寸。3版,1 AP。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非常看重观众的作用,他认为没有观众的参与,作品将是等同于不存在的。在参观展览时,当观众拿走一张纸张,品尝一颗糖果,穿过一片珠帘,在镜中照见自己时,他/她便正与艺术家的作品发生关系。安德烈娅·罗森形容费利克斯是一个“非常慷慨的人",他向所有观众袒露他的内心与情感,观众拥有探视他内心的权利,也便应当承担激发自己个人体验的责任,用自己的行为与经验与作品产生联系。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为杰夫)》,1991年。广告招贴。尺寸可变。“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为杰夫)》,1991年。广告招贴。尺寸可变。“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展览场景。德国柏林汉堡火车站现代艺术博物馆。2006年10月1日 – 2007年1月9日。策划:弗兰克·瓦格纳。主办:德国柏林新视觉艺术协会(nGbK)。图录。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开放性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主席埃米利·凯尔蒂说:“基金会的职责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证艺术家作品的开放性。"这种开放性和时代的变迁与不同的观众紧密相关。费利克斯的作品常常提供一种“容器",盛放不同时间坐标和观看对象生产的迥异意义。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3月5日)#1》,1991年。镜子。总尺寸 12 × 24 英寸。两部分直径各12英寸。“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成双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3月5日)#1》,1991年。镜子。总尺寸 12 × 24 英寸。两部分直径各12英寸。“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成双",展览现场。韩国首尔PLATEAU和Leeum三星美术馆。2012年1月21日 – 9月28日。策划:安素妍。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这两种不同维度的开放性在作品《无题(政纲-1980-1992)》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一组深黑底色、空无一物的“照片"下方,字幕一样地印着一系列的事件、年份和人物,既有水门事件这样的政治事件,崩盘这样的经济术语,也有芭比娃娃这样的文化符号。观看者的脸倒映在黑色的照片中,仿佛介入到这些社会事件和流行文化的关键词中。这件作品完成于互联网得到广泛使用之前,但对于李棋来说,这些碎片化的文本仿佛是搜索框中的关键词,观众通过其进入抽象而模糊的历史门户。而个人的记忆倒映在虚无中,被逻辑无法连贯的非线性年份和事件所注脚,成为一种无迹可寻的个体叙述。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双重恐惧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双重恐惧》,1987年。贴纸转印。10部分,总尺寸 4 1/2 × 9 1/2 英寸。20版。“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特定形态的特定物品"。比利时布鲁塞尔维尔斯当代艺术中心。2010年1月16日 – 2月28日。策划:埃琳娜·菲利波维奇。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的作品题目中,这种开放性也得到强化。除1987年创作的《双重恐惧》外,其他所有作品都以无题为名(而并非没有题目),后面的小标题打上括号,指引观众采用某种可能的理解方式。但这只是一种额外附加,意义仍然悬置,观众仍旧大可按照自己的方式理解作品。正如凯尔蒂所说,观看作品时,与其说重要的是通过作品认识费利克斯其人,还不如说是通过作品观看观者自身的身份和思维。作为策展方,李棋“欲言又止":“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的作品没有唯一的解释,他们都随着观看者的不同而与之产生视觉、逻辑和情感的变化关系,观众需要凭借自己的直觉和个人经验去感受。我们把这种开放性留给观众。"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摇摆舞台)》,1991年。木、灯泡、丙烯涂料,摇摆舞者穿着银丝短裤、运动鞋,携带个人音乐设备。总尺寸可变。舞台 21 1/2 × 72 × 72 英寸。“每周都有些不一样的事物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摇摆舞台)》,1991年。木、灯泡、丙烯涂料,摇摆舞者穿着银丝短裤、运动鞋,携带个人音乐设备。总尺寸可变。舞台 21 1/2 × 72 × 72 英寸。“每周都有些不一样的事物",展览现场。美国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1991年5月2日 – 6月1日。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变化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笃信“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所谓的变化某种程度上与开放性息息相关,艺术家以简洁的手法进行创作,因而为作品与未来的关联中留出了更多的被阐释空间,保持了其持续旺盛的生命力。当作品指涉私人情感与公共事件时,往往因为今天互联网时代的背景代入而使它们在当下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情郎)》,1989年。蓝色织品和悬挂装置。尺寸可变。“不安静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情郎)》,1989年。蓝色织品和悬挂装置。尺寸可变。“不安静",展览现场。法国巴黎珍妮弗·弗雷画廊。1992年3月21日 – 4月18日。策划:尼古拉斯·伯瑞奥德。图录。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当然也有作品是切切实实在“变化"的。展览中有多件以“肖像"为名的作品,其中《无题(安德烈娅·罗森的肖像)》和《无题(罗斯在洛杉矶的肖像)》尤与变化的主题相关。两者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架上绘画,前者是一串对安德烈娅·罗森来说意义重大的年份和人名或事件组成的文本,既包括一些非常私密的部分,也包括宏观意义上影响广泛的历史和政治事件。将这些内容串联起来,便形成了这件文字与时间共铸的作品,标注了安德烈娅·罗森本人在她生活的年代的动态坐标。安德烈娅·罗森本人在现场说:“我们有权利和责任去实现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有关‘变化'的理念,促进作品本身的衍化发展。"她将更新作品的权利交予策展人,策展人选择了费利克斯身后发生在安德烈娅身上的重要事件,创造了这个2016年的版本。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罗斯在洛杉矶的肖像)》,1991年。糖,彩色玻璃包装纸,数量无限。总尺寸可变。理想重量:175磅。“捉迷藏:美国肖像画中的差异与欲望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无题(罗斯在洛杉矶的肖像)》,1991年。糖,彩色玻璃包装纸,数量无限。总尺寸可变。理想重量:175磅。“捉迷藏:美国肖像画中的差异与欲望"。美国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尼学会国立肖像美术馆。2010年10月30日 – 2011年2月13日。策划:乔纳森·凯兹、大卫·沃德。图录。图片:©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纽约安德烈娅·罗森画廊惠允。

《无题(罗斯在洛杉矶的肖像)》由一堆彩色糖纸包裹的糖果组成。罗斯是费利克斯的爱人,于1991年逝世。糖果的总重量大约相当于一位成年男性的体重,缤纷的糖纸也许暗喻这对同性恋人曾经拥有过的快乐时光,观众可以随意拿走糖果并品尝,而最终糖果的重量会随着时间不断减少,正如罗斯体重不断减轻直至离世一样。糖果的回味甘甜,但这种变化本身却蕴含了挚爱逝去的痛苦。在整体淡淡欢愉的展览气氛中,这件“肖像"表达了少见的感伤情绪,费利克斯通过它的变化完成了一次无比诗意的悼念。

 

文:鲍文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