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让画廊主和经纪人团结起来了!弗里兹大师展展示了哪些新玩法?

分享至
2018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Dickinson画廊艺术家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的作品。图片:Courtesy of Frieze

2018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Dickinson画廊艺术家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的作品。图片:Courtesy of Frieze

最近,艺博会受到了批评。实在是太贵了!它们破坏了艺术的观赏体验,阻止人们去画廊。它们奖励协同合作。

然而,似乎有人忘记把这一切都告诉在千禧年之前就开始致力于艺术的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ndon),它的姊妹版——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已在本周三正式向贵宾开放。弗里兹大师展的经纪人基本上放弃了最受欢迎的策略,这种策略使艺博会变得像一家昂贵的无名购物中心。相反,他们通过展位来展示策展人的创造力、协作精神以及大智慧、大气魄。

通常来说,这种结果是非常不切实际的。以伦敦Dickinson画廊为例,为了展示艺术家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4吨的岩石和半吨重的青铜雕塑,画廊不得不加固展台的地板。这件名为《River Form》的作品处在展位中心,在预览结束时就被买走了。另一边的岩石只是用来装饰。再加上花园里的假盆栽,工作人员就将展位还原成了与芭芭拉·赫普沃斯在英国圣艾夫斯(St Ives)的工作室相类似的景观。画廊技术专员Max Weaver长叹了口气说:“历时四个月的作品在这里仅展了四天。"

与此同时,佩斯画廊聘请它旗下的美国艺术家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为画廊在弗里兹大师展的展位出谋划策。目前,亚当·彭德尔顿的个展正在画廊伦敦伯灵顿花园(Burlington Gardens)空间热火朝天地举行。画廊高级总监Ben Strauss-Malcolm解释道,这个项目在一年半以前就开始讨论了,艺术家获得了“自由使用我们数据库(的权利)"。

相信很难找到比这里更密集的人群了:藏家Dasha Zhukova、女演员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经纪人Philippe Ségalot和前Stedelijk博物馆馆长Beatrix Ruf都曾出现在过道上。 但在本届弗里兹大师展中,画廊主彼此间的炫耀似乎和对客户一样多。

2018弗里兹大师展,豪瑟沃斯画廊展位。图片:courtesy of theartists / estates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Alex Delfanne

2018弗里兹大师展,豪瑟沃斯画廊展位。图片:courtesy of theartists / estates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Alex Delfanne

“这是为数不多可以让我们多嗨一阵子的艺博会之一",Moretti Fine Art画廊总监Flavio Gianassi说。这次Moretti Fine Art画廊与豪瑟沃斯的合作是为了向英国诗人Stephen Spender致敬。这个展位将他喜爱的作品,比如意大利画家Bartolomeo Bulgarini两幅标价为100万欧元的14世纪油画与他的朋友、20世纪艺术家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和亚美尼亚裔美国画家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的作品并置摆放。

越来越多的团队协作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有越来越多的艺术经纪人联合起来做展位(这种策略允许经纪人在市场还不存在泡沫的情况下,尽可能保持低成本)。

除豪瑟沃斯和Moretti Fine Art画廊以外,巴黎Kamel Mennour画廊和纽约Lévy Gorvy画廊为法国概念画家François Morellet设计了一个单独展位。画廊卖给美国和欧洲的私人藏家四件价格从25万欧元到35万欧元不等的作品,以及艺术家第一次用霓虹灯制作的装置——这件作品在1963年以100万欧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欧洲的一家机构。

巴黎Kamel Mennour画廊和纽约Lévy Gorvy画廊为艺术家François Morellet的合作展位。图片:©ADAGP François Morellet. Photo: Julie Joubert. Courtesy Studio Morellet; LévyGorvy, New York/London; kamel mennour, Paris/London

巴黎Kamel Mennour画廊和纽约Lévy Gorvy画廊为艺术家François Morellet的合作展位。图片:©ADAGP François Morellet. Photo: Julie Joubert. Courtesy Studio Morellet; LévyGorvy, New York/London; kamel mennour, Paris/London

不过,弗里兹大师展预展期间,大多数前期销售报告都低于100万美元。Alison Jacques画廊最近才代理的纤维艺术(fiber art)先驱Lenore Tawney的作品卖得很快。在艺博会刚开始的几小时内,藏家买了四幅画(6.5万至8.5万美元不等)和一幅所谓“空中素描"(drawing in air,价格在6.5万美元到12万美元之间,用绳子制作的3D图像)。

Jacques指出,这次展览是2007年Tawney辞世后,艺博会首次在一级市场上展出她的重要作品,藏家对她作品的关注正持续增加。“随着设计的觉醒,Tawney的作品也在博物馆中被划分到不同的展览区域,"Jacques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说。他还表示伦敦泰特美术馆和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近期也收购了她的作品。

弗里兹大师展,Alison Jacques画廊代理艺术家Leonore Tawne的展位。图片:courtesy of Frieze

弗里兹大师展,Alison Jacques画廊代理艺术家Leonore Tawne的展位。图片:courtesy of Frieze

与此同时,伦敦Robilant + Voena画廊以89万欧元的价格出售了拿破仑妹妹Caroline Bonaparte的石膏半身像,还以60万欧元的价格出售了艺术家乔万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18世纪的画作。其他早早就被卖掉的作品包括:佩斯代理的韩国艺术家李禹焕(Lee Ufan)一幅15.5万美元的画作,以及伦敦Sam Fogg画廊一幅2世纪中期、标价在6.5万英镑的正襟危坐狮子像。

等等看看

不出所料的是,高价作品的出售速度还是有点慢。当然也有例外,纽约Van de Weghe画廊代理艺术家弗朗兹·克莱恩(Franz Kline)的作品以800万美元的高价出售,Jörn Günther Rare Books以300万欧元(340万美元)左右的高价卖出一本极为罕见的帝国时祷书(book of hours,指中世纪基督教徒的祈祷书)。

一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在下午的时候还可以买到,包括由巴黎G. Sarti画廊代理,标价在280万欧元(320万美元),由意大利画家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于1639至1640年间绘制的克娄巴特拉七世(Cleopatra)。经纪人在几年前为一首歌买了这幅作品,通过研究,直到最近才证实这幅作品出自这位巴洛克风格画家。

据巴黎Tornabuoni Art画廊销售专员Ermanno Rivetti解释,贫穷艺术(Arte Povera)创始人兼意大利艺术家阿里吉耶罗·波提(Alighiero Boetti)标价在500万欧元的白色刺绣作品是“最稀有系列中最大尺幅的作品"。马凌画廊(Edouard Malingue)带来了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保罗·德尔沃(Paul Delvaux)一幅售价在1000万美元,令人匪夷所思的裸体女人和孩子画像(仅略低于艺术家106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

弗里兹大师展伦敦Robilant + Voena画廊现场,意大利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 (Antonio Canova)的半身像伫立在意大利画家恩里科·卡斯泰拉尼(Enrico Castellani)的作品前。图片: Julia Halperin

弗里兹大师展伦敦Robilant + Voena画廊现场,意大利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 (Antonio Canova)的半身像伫立在意大利画家恩里科·卡斯泰拉尼(Enrico Castellani)的作品前。图片: Julia Halperin

一些经纪人指出,这个艺博会在艺术日历上的地位突出——与伦敦秋季现当代拍卖会的招牌相吻合——这可能是一种诅咒,也可能是一种祝福。一位经纪人表示:“本周拍卖会供应充足,但(总体)水平不及纽约,人们等着看拍卖会的最终结果,并试图在周日向你谎报价格。"

尽管一些经纪人承认(至少匿名承认)弗里兹大师展并不会为他们带来很多利润,但他们也表示,弗里兹大师展为他们提供了有价值的营销工具和良好的人脉,这是让他们回归的原因。

经纪人Nick Maclean说:“这是一个长期的艺博会。"

文|Julia Halperin

译|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