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全世界都在洛杉矶"④:artnet主编挑出哪五件作品?

分享至
在开幕日,玛丽安·古德曼画廊的展位现场。 图片:Andrew Goldstein

在开幕日,玛丽安·古德曼画廊的展位现场。 图片:Andrew Goldstein

虽然不少人前往洛杉矶的首届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A)是希望能路遇各种明星,但不得不说最近的洛杉矶,“墙上"也挂着许许多多的重量级作品。即使作为一场洛杉矶精英阶层的博览会(as an education fair for LA's elite)——期间还有一些继续教育大师班,艺博会上重量级艺术品的份额十分健康——节奏令人满意地紧凑(god-thankfully,谢天谢地)。无论如何,我们想与您一起回顾一下这5个在大帐篷中看到的最有趣的作品。

Catherine Opie

《Thelma&Duro》,2017

Regen Projects 

价格:5.5万美元

640-9

在Catherine Opie的这张权威性十足的照片给观者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一张十分巨大的、丝毫没有趣味性的肖像照——照片中的主人公是哈莱姆工作室博物馆(Studio Museum in Harlem)馆长Thelma Golden和她的时装设计师丈夫Duro Olowu。Golden是当今艺术界最迷人的人物之一,在照片中她穿着丈夫设计的服装(正如她惯常那样)。作为目前是美国最强有力的非洲裔博物馆馆长,她一直在为提高黑人艺术家的知名度而努力。目前,Golden正在哈莱姆(Harlem)建造一个占地8.2万平方英尺的新博物馆;在此之后,她很有可能接替格伦·洛瑞(Glenn Lowry)担任现代艺术博物馆( Museum of Modern Art)馆长一职。

让我们看看在这张2017年所照的照片中,Opie是如何安排人物布局的: Olowu有着较强的存在感——他正面坐着,自信地面对观者;Golden是站立在一边,光线照射在她的华丽服饰上,而她以一种神秘的表情凝视着远方,仿佛被天使或鬼魂迷住了。这是一张照片,但它仿佛如一部电影一般情节丰富。

约翰·巴尔德萨里 & 劳伦斯·韦斯纳

John Baldessari & Lawrence Weiner

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

价格:Weiner作品为25万美元;Baldessari作品未被披露

640-10

劳伦斯·韦斯纳(Lawrence Weiner)出生于布朗克斯(Bronx),约翰·巴尔德萨里(John Baldessari)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国家城(National City,California),他们作为各自海岸的代表,占据了观念艺术的万神殿。在这次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他们还共同占据了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在的展位,两位老朋友在这里展示了他们的作品——这是本次博览会不容错过的亮点之一,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方式是在试图融合洛杉矶和纽约的艺术市场。 (在这里,你可以跳出艺博会的纽约风主题,看到更加明显的代表洛杉矶的符号。)

这是两位艺术家在20世纪90年代的PS1上合作之后的一次再续前缘。展位整体装置包括韦斯纳的标志性语言“雕塑"之一(他说自己认为自己是雕塑家),和巴尔德萨里从1992年开始在标志性的在墙上悬挂两个双联画的“热与冷"(Hot&Cold)系列。该装置是多层次:展示了冰山与火山两种极端凄凉生态的对比,交替出现的文字是英国的南极冒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关于他前往南极洲的航行记录和巴尔德萨里最喜欢的电影《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中的叙述。

这次两位艺术家的合作在展会上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也许是因为它构建了与好莱坞经典流派相似的观念艺术作品:电影友好型。

马克·A·罗德里格兹

Mark A. Rodriguez

《第三代和第四代》(3rd Gen and 4th Gen),2018

公园景观/保罗索托(Paul Soto)

价格:分别为5万美元和5.5万美元

640-11

这可能在本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上最受关注的作品之一,也是最不起眼的作品之一——因为它看起来不像是艺术品。这个展示作品由两个装满盒式磁带的跨墙上木制书架够成,看起来像你在20世纪80年代大学广播电台常见的场景,但它实际上表达了对音乐的更深的痴迷:每一单元格中都包含着极其全面的(如果仍然是部分的)收集——超过3000个Grateful Dead的盗版录像带,记录了乐队于1965年创立至1995年Jerry Garcia致命心脏病发作之间的所有。

这位毕业于CCA旧金山大学的36岁艺术家Mark A. Rodriguez显然年纪不够大到自己录制这些磁带,但他从网络中全面的收集了那些忠诚的乐队追随者的录音带。 (他还与花了20多年的时间从歌迷成长到营销副总裁的Dead superfan Tom Stack合作过另一个不同的系列作品。)Rodriguez现在已经完成了这个项目四代的“每一代"录音,每当他通过配音找到新的补充磁带,他都会仔细重写标签上的集合列表。结果,每一组都包含了保真度递减的录音,但这并没有阻止两个收藏家—— 一个在洛杉矶,另一个活跃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东西海岸——在艺博会上看到改作品后分别收藏第三代和第四代。

Studio Drift

《自行车》(Bicycle),2018

佩斯画廊(Pace Gallery)

价格:5.2万美元

640-12

由Ralph Nauta和Lonneke Gordijn创立的荷兰艺术团体Studio Drift因其非凡的体验作品而闻名——在Rijksmuseum天花板上自动升降绽放、如游动水母般的花形吊灯和在军械库的半空中盘旋的“混凝土"块(2017),再到晚些时候亮相在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穿越夜空、精心设计的有光无人机芭蕾舞团(2017)。他们之前没有的可能是收藏家实际上能够购买和带回家的艺术品,而这是支持这种实验工作的关键方式。如今,在佩斯画廊的展位上,他们已经找到了一种巧妙地将他们的魔法技术封装在国内推广尺寸物体中的方式。

他们所做的就是将日常物品——从铅笔到LED灯泡再到戴森真空吸尘器——解构为构成材料,然后将这些物质的块重建为与原始比例精确匹配的小锭。例如,这里有一辆自行车,被分解为橡胶、聚氨酯、钢、铝、漆面、丙烯腈-丁二烯-苯乙烯(ABS)、聚甲醛(POM)、凝胶、不锈钢、聚碳酸酯、黄铜、磁铁和玻璃纤维等有趣的单独块体。这无疑是有趣的。

当然,Studio Drift喜欢想的更远大,即使在如此紧凑的系列中——所以,他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分子化飞机。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

Kerry James Marshall

《黑人男孩》(Black Boy),2018

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 Gallery)

价格:150万美元

640-13

黑技术在当代艺术中不断增长的同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告诉我们旧时尚的绘画仍然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它可以在世界上留下印记。这幅作品再次展示了艺术家驾驭媒介的勇气与能力,在黑色的布景上,用蜜饯冰激凌色画成的奇特的卡通化头部 ——这似乎像是马歇尔的一种新的肖像画法;但它实际上这非常怀旧的一种。

事实证明,当这位艺术家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被教会使用以一个字母来绘制所表示的图片的技巧,并且他热情地开始在这些图纸的笔记本之后填写笔记本——如今他认为这是他的第一件作品。在这里,马歇尔将这种技巧(使用字母创作男孩的头部)与他年轻时的另一种艺术游戏相结合——用蜡笔画一幅画,用黑色油漆覆盖它,然后剥去油漆的部分露出了底部的印记。当然,没有人会从詹姆斯·马歇尔的画上剥掉油漆,而且他还在表面潦草地涂上了黑色的“黑"字样——他试图在在这个不寻常的童年水暖画布上,以某种方式通过绘画将黑人生活置于艺术史的前沿和中心这一的宏伟愿景描绘出来。

 

 

译 | Si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