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全球定位的体系中,如何抵达一种中间状态?

分享至
于霏霏,《As artists, we comment.》,2017。图片:致谢乔空间

于霏霏,《As artists, we comment.》,2017。图片:致谢乔空间

东八时区的周四, 由9位新生代艺术家参与的群展“全球定位"在上海西岸艺术群落之中的乔空间与油罐艺术中心项目空间同时开幕。

阿斯巴甜Aspartime,《回形》,2017。图片:致谢乔空间

阿斯巴甜Aspartime,《回形》,2017。图片:致谢乔空间

对于一个群展而言,艺术家之间创作特性中的特性和共性,是难以被归纳的。如果我们试图在他们中间厘清一些共同点,就是作为新生代艺术家的他们所生活的时代特性,以及在他们的艺术教育中显而易见的地理信息。

身份的共性——在海外接受艺术教育,作为本次展览最容易被抓取的线索;而同时,国际化的艺术教育的语境又显得隐性和模糊,当我们观看这些作品时,很难立刻辨识出眼前这位艺术家是受那种文化语境的熏陶与滋养。

钟云舒《雕塑》。图片:致谢乔空间

钟云舒《雕塑》。图片:致谢乔空间

当我们试图描述这一个展览的时间,我们选择用时区的代码(东八)来加以限定。正如这次展览中,9位中国艺术家所经历的时区各异,他们在世界各地接受艺术教育、汲取着另一种日常——求学、驻留、旅行、参加展览;当然,也通过网络,平行而直接的获取与交换信息…作为新生代的艺术家,他们享受着这个时代提供的便利条件,而他们所天然带有的东方身份,也在各自的国际化经验中显得消弭。关于东、西方文化,传统的二元对立看待方法,在全球化的动态坐标系中暂时失效了。

蒲英玮《西方客人,玛丽安娜(第一部分)》, part1。图片:致谢乔空间

蒲英玮《西方客人,玛丽安娜(第一部分)》, part1。图片:致谢乔空间

在这样的语境之下,如果对于“后网络"时代的讨论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对于展览的观看,一部分会通过置于互联网端的图片与文本、在一种传播状态的笼罩之下得以完成。在这次展览之中,青年策展人缪子衿并不只是想把艺术状态之下的物件,按照一定的策展规律得以呈现,而是在对艺术家进行较长时间的观察之后,从艺术家创作的进程之中,呈现能够被展示的一些符号与线索。这9位艺术家的作品,并非是一个个处于艺术状态之下、被完成的物件,而是他们各自艺术创作进程中的样本。

刘辛夷《人气收藏》局部。图片:致谢乔空间

刘辛夷《人气收藏》局部。图片:致谢乔空间

刘辛夷《人气收藏》局部。图片:致谢乔空间

刘辛夷《人气收藏》局部。图片:致谢乔空间

如果艺术家在空间里的展览,是需要顺应一种游戏规则,或是遵照一定流程的,在这次展览之中,除去艺术家作品之中表现的种种特性之外,艺术家与策展人的工作方式也带来了一次关于“反常"与“例外"的合作。即使我们遵循着“如何策划一场展览"最有效的方法,即事先征集艺术家的方案,用文本和图片的方式尝试厘清线索,当实际的作品方案降临展厅现场之后,策展人与艺术家的合作变为了对于预设方案的推翻、怀疑和变化。乔空间和油罐艺术中心项目空间,成为了一种暗示着“中间状态"的领地。

开幕现场外观。图片:致谢乔空间

开幕现场外观。图片:致谢乔空间

在代表了全球定位,同时又意图推翻全球定位的展览之中,艺术家和策展人共同抵达了一种中间状态,对各自艺术家身份的建构与消解,我们也不禁提问——对于展览的观看是一次消费行为吗?

 

文:Yali 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