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青年摄影家任航离世,1月微博曾有暗示

分享至
艺术家任航。图片:Klein Sun Gallery

艺术家任航。图片:Klein Sun Gallery

2月24日晚间,社交媒体上传出了青年摄影家、诗人任航离世的消息,而后多位艺术圈圈内人士在其自媒体上对此消息进行了回应与悼念,一些熟知任航的圈内朋友表示,任航因抑郁症而选择了自杀。

任航在Capricious 88。图片:Photograph by Max Mikulecky

任航在Capricious 88。图片:Photograph by Max Mikulecky

1987年,任航出生于中国吉林省,年仅30岁。任航的作品里最为人熟知的,便是在他作品里朋友们裸露的肢体被组织和摆拍,虽然这是其作品最受争议的部分,不少评论中将任航称之为软色情写真摄影师。该词来源于英文softcore pornography。与以往对色情的定义有所不同的是,软色情不包括过多重口味与过激的画面。不过在任航的作品中,依然存在人体裸露的部分。

任航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

任航作品。图片:致谢艺术家

任航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Fotografiska博物馆个展的海报。图片:致谢博物馆

任航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Fotografiska博物馆个展的海报。图片:致谢博物馆

任航作品里城市和郊区混杂的景象隐喻着2000年以后越来越都市化的一代,貌似在玩捉迷藏,是肉体对自然的回归。在这些摄影照片中,所表达的主题看似随性却充满刺激和挑逗,暗示任航和他亲密朋友伙伴之间的情爱和好玩的能量场。

任航作品。图片:Ren Hang

任航作品。图片:Ren Hang

任航的作品参与过世界各地重要美术馆和画廊的群展,也与许多时尚杂志合作多次。2015年春季,任航的作品登上著名摄影类刊物《光圈》杂志的封面,当期的主题为“Queer"(译为酷儿,用来统称不认同自己生理性别的社会群体)。

任航作品作为第218期《光圈》杂志的封面。图片:光圈基金会

任航作品作为第218期《光圈》杂志的封面。图片:光圈基金会

在任航个人网站上可以看到,目前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Foam博物馆以及瑞典斯德哥尔摩的Fotografiska博物馆,任航的个展仍然在进行当中。由著名的TASCHEN出版社出版的新书《REN HANG》收罗了这位艺术家从2008年至2015年的作品。而任航与李新建在北京金杜艺术中心的展览“无须之美"也正在进行当中。

任航的微博上的置顶的仍然是关于拍摄对象招募的文字,而最新的一条更新停留在了2月23日,任航发了一组他为马来西亚版L'OFFICIEL杂志拍摄的照片。

而如今另不少熟悉任航的人唏嘘而难过的是,在今年1月27日当天,任航曾在微博上发表一则有自杀倾向的文字。

8166124716@chatroom_1487949232286_83

以下是任航生前写下的诗句,我们用这些文字来悼念这位逝者。

《爱情》

我们一直在迷路,

仿佛这世界没有

我们的容身之处。

《爱情》 

我的吻细密地可以连成线,像

蛇一样游弋在你颤栗的身体上

每一块嶙峋的礁石,然后你变

成蛇,我变成礁石,再然后我

们都变成蛇,交缠在一起,我

们都变成礁石,撞击着对方。

房间里布满了我们的指纹,那

些指纹不断地扩大,变成一圈

圈年轮,变成一座座迷宫。我

们跟整个世界走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