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奇了怪了:这家博物馆为何要以超大牌蓝筹换这些艺术家?

分享至

美国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很多博物馆领导者都在讨论如何让藏品更加多样化,而美国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简称BMA)馆长Christopher Bedford实际上正在这样做——即使不是每个人都会同意他的策略。

该博物馆本月将出售七件馆藏作品,都来自安迪·沃霍尔、罗伯特·劳森伯格等等20世纪艺术巨头。出售这些白人男性作品的收入(可能超过1200万美元)将用于创建“战争基金",以资助未来去收藏前沿当代艺术作品,尤其是女性和有色人种艺术家的作品。

Bedford表示,对于一个严重缺乏对非白人艺术家尤其是非裔美国艺术家的代表的馆藏来说,这一举措“绝对是场变革"。这也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他说,“因为在我看来,当今最重要的正在工作的艺术家是美国黑人。"

即将出售:罗伯特·劳森伯格的《银行事务》(Bank Job)。来自Equitable Bank,N.A.的礼物(1990)。图片:致谢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追赶的竞赛

近年来,美国各地的博物馆都试图填补他们藏品中的空白,抢夺着Alma Thomas、Norman Lewis等黑人抽象画家的作品,好让自己的馆藏能够讲述更完整的现代主义故事。

“做这件事的决定非常强烈地依赖于我重写战后经典的决心,"Bedford告诉artnet新闻。尽管许多机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为新收藏提供资金而出售艺术品,但BMA最新的收藏行为非常引人注目。虽然博物馆通常都喜欢买高档货,追求最热门的艺术家最重要的作品,但BMA却在扩大收购作品的范围,重新调整基金,以纠正历史记录。“要明确说出我们的要求,并遵守其来行动——毫无疑问,这会是一次不同寻常的激进行为,"Bedford说。

像BMA这样的机构也渴望获得冉冉升起的当代黑人明星艺术家的作品——并且在它们的价格飙升到遥不可及之前下手。Bedford提到Amy Sherald(她现在是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董事会成员,而且三月时加入了画廊巨头豪瑟沃斯)和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他在去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代表美国馆),作为这样的21世纪大师的两个例子。

马克·布拉德福特的《混乱I》(Helter Skelter I, 2007)最近被洛杉矶布洛德美术馆收藏。图片:致谢富艺斯

对于大多数博物馆而言,这些艺术家广受赞誉的作品已然过于昂贵,而且这些博物馆还在与富得流油的私人藏家竞争。BMA每年在收藏上平均花费47.5万美元,这是它从专用捐赠中抽出的一笔款项。与此同时,布拉德福特的绘画作品《混乱I》(Helter Skelter I, 2007)最近被洛杉矶布洛德美术馆以1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藏。

出售藏品的决定

即使收益被用来获取更多艺术品,出售藏品也可能会遭到严厉批评——有些人认为博物馆不应该抵押自己的历史去兑换当下潮流。但是,如果不出售藏品,“我没有看到另一种方法,能够实现我们所有的资本愿景、展览愿景,并能为使我们在当代艺术市场上具有竞争力而筹集资金,"Bedford说,“这根本不可能。"

与此同时,Bedford认为,如果博物馆没有下定决心为其馆藏注入新的艺术家名单,那么该博物馆将难以保持与其社区居民的相关性。

“我认为,我们只能好好代表我们的观众,否则像BMA这样的博物馆在位于一个非裔人口比例占64%的城市时,将是不合理或不合适的,"他说。“我认为我们处于一个幸运的历史时刻,因为有下面几个因素聚集在了一起:我对做出重要事情有着强烈愿望、巴尔的摩当地的人口结构,以及当今最重要的艺术家。"

Bedford表示,博物馆目前展出的已故的杰克·惠顿(Jack Whitten)的雕塑,以及最近收藏的布拉德福特、非裔美国雕塑家John T. Scott和南非摄影师Zanele Muholi的作品,都可以让观众了解到BMA的愿景。

出售藏品的工作大约是从一年前开始的,当时Bedford要求博物馆的长期当代艺术策展人Kristen Hileman对藏品进行“严格审视",并确定任何出适合的候选艺术家。她试图找出由于尺寸或状态原因而很少展出的作品,以及馆藏中已有的、同一个艺术家自身相比之下较为次等的作品。

Franz Kline的《绿十字》(Green Cross,1956)。来自Philip M. Stern的礼物,华盛顿特区,1993年。图片:致谢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最后,她选择了七幅作品,其中包括一幅因尺寸太大而无法定期展出的1979年劳森伯格的壁画,以及Franz Kline于1956年创作的一幅深绿色和奶油色的画作,虽然它挺引人注目的,但它被认为不如另一件博物馆定期展出的Kline在1961年的彩色作品。所有被挑出来准备出售的作品都购入于1986年至1996年期间。

接下来是严格的审批流程。该计划已提交给董事会执行委员会、每个博物馆策展人员以及由当地选民和艺术家组成的当代收购委员会。“随着计划进入下一步,我们必须留心任何反对意见"Bedford说。他还与感兴趣的受托人和委员会成员举行一对一面谈和小组反馈会议,以和大家讨论他的理论。最终在二月份的时候,整个董事会全票通过批准出售这七件作品。

钱都花到哪儿了?

BMA选择将收益分成两部分使用。其中五幅作品产生的资金将投入到当代艺术的专门捐赠基金中,而博物馆每年可花费该基金的5%左右。“我想确保我的继任者有一个可观的专款来继续完成使命,"Bedford说。

与此同时,两幅沃霍尔作品(其中一幅预计会以200万至300万美元的价格在拍卖会上售出,另一幅将通过私人洽购出售)的收益将投入到一个打算在更短期内(未来三到五年里)使用的基金中。

Andy Warhol's Hearts purchased by the Baltimore Museum of Art in 1994. Courtesy of the Baltimore Museum of Art.

即将出售:安迪·沃霍尔的《心》(Hearts),通过Pearlstone Family Fund提供的资金购得;同时是安迪沃霍尔视觉艺术基金会的部分礼物,1994年。图片:致谢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这一举动要求博物馆征求沃霍尔原始捐赠者的许可:安迪沃霍尔基金会和收藏家Richard Pearlstone,他们在1994年一起将这些作品捐赠给了博物馆,作为基金会为博物馆提供的新型礼物/购买协议的一部分。

沃霍尔基金会主席Joel Wachs表示,他“乐意支持这项要求,因为这笔资金将用于一个值得称道的目的,而巴尔的摩博物馆仍将持有他们经常展出的重要沃霍尔藏品。"

Pearlstone的妻子,BMA董事会成员Amy Elias对此表示赞同。“我们花了大约30秒就做出了这个决定,"她告诉artnet新闻。那些反对出售藏品的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捐助者不能简单地撒更多钱来为BMA的收购提供资金,而Elias对这一质疑泼了冷水。“我不知道这是否现实,"她说。“虽然我们努力筹款,但总体资金有限。"

Andy Warhol's Oxidation Painting purchased by the Baltimore Museum of Art in 1994.

即将出售:安迪·沃霍尔的《氧化绘画》(Oxidation Painting)。通过Pearlstone Family Fund提供的资金购得;同时是安迪沃霍尔视觉艺术基金会的部分礼物,1994年。图片:致谢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此外她指出,博物馆应该愿意重新评估他们的藏品,好跟上新的思潮。“我们喜欢那些作品,"她谈到沃霍尔时说,“但如果有更好的方式来使用它们以创造其他机会,我们肯定会那么做的。"她指出,这些作品是在1994年的时候被收藏的,“现在是2018年。人们的愿景发生了变化。仅仅因为你在几年前以某种方式看待事物,并不意味着你现在就以同样的方式看待它们。"

 

文:Julia Halperin

译:山川柽柳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