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切尔西“新画廊帝国"初现:纽约艺术中心版图如何悄然转变?

分享至
佩斯画廊新址的立面图。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佩斯画廊新址的立面图。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上月,佩斯画廊揭幕了其位于纽约切尔西艺术区西25街540号,总八层高的新画廊,这座建筑更体现了艺术经纪人要多努力,才能在竞争愈发激烈的精英艺术品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
 
其规模和成本都令人震惊:占地约6921平方米,这栋以火山石覆盖的建筑比大都会博物馆布劳耶分馆(Met Breuer)还大一些,内有新颖的展览空间和私人观赏室;有约204平方米的空间专门用于展示新媒体作品、行为艺术和公共节目;仅限预约、拥有10000册藏书的研究性图书馆;以及在新的一些当代艺术博物馆中越来越受欢迎的开放式仓储空间。屋顶还有一个雕塑花园,足以支撑重达360吨的艺术品(更不用说为观众们提供的餐车了)。
关于佩斯画廊纽约新总部的更多阅读👇
八层高的佩斯新总部大楼有什么值得期待?
霍克尼、考尔德领衔:佩斯9月将拉开“博物馆式"空间大幕
 
这一转型是耗资巨大的。据报道,这座建筑的成本估计为8000万美元,外加1820万美元的内部装修费用。奇怪的是,佩斯甚至并不拥有这座由纽约公司Bonetti / Kozerski设计的建筑,而是从开发商Weinberg Properties那里将其租用。
 
位于纽约西25街540号的佩斯画廊新总部的渲染图。图片:Bonetti / Kozerski Architecture

位于纽约西25街540号的佩斯画廊新总部的渲染图。图片:Bonetti / Kozerski Architecture

 
从本质上讲,全新而多功能佩斯总部重塑了艺术画廊的概念,并代表了切尔西区域从朴实的小陈列室,逐渐朝着由知名建筑师设计的华丽空间的转变。值得注意的是,佩斯的项目花费与新博物馆(New Museum)8900万美元的筹资规模处于同一水平。
 
尽管建筑成本和设施与任何大型博物馆都非常相似,但“决定性的区别在于,与博物馆不同,艺术经纪人完全由利润驱动,"咨询公司Museum Planning, LLC的合伙人Mark Walhimer如此说道。
 
展望零售
 
在如今零售业陷入危机之际,佩斯和其他主要画廊却在实体画廊上追加投资,这似乎是逆势而动。现在,纽约麦迪逊大道上有20多个空铺面。但通过将画廊转变为体验空间,向其注入舞蹈、电影和音乐——这也是零售领域的增长趋势——画廊可以再次成为活动的中心。
 
对于佩斯来说,这已经被证明是有利可图的。画廊仅从其在帕洛阿尔托(Palo Alto)、伦敦和北京的teamLab展览中就获得了高达1000万美元的门票收入,这些展览共吸引超过50万人次,每一张入场券售价为20美元。
关于teamLab的更多阅读👇
步入一片光之森林,teamLab东京美术馆可以有多梦幻?
 
teamLab,《在人们聚集的岩石上,注入水粒子的世界》(Universe of Water Particles on a Rock where People Gather),2018年。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teamLab,《在人们聚集的岩石上,注入水粒子的世界》(Universe of Water Particles on a Rock where People Gather),2018年。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设立用于表演和放映的专用空间也是一场赌博,可能会帮助画廊吸引新的多媒体艺术家(如Nick Cave和William Kentridge等)加入其旗下。
 
然而,佩斯在华丽建筑的方面也存在竞争。总的来说,至少有八家切尔西区的艺术机构(包括马伯乐画廊、Hollis Taggart等)正在扩大规模,并为新建筑投入大量资金。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将纳入西22街542号这座由安娜贝尔·塞尔多夫(Annabelle Selldorf)设计的7400平方英尺(约合687平方米)的新建筑,其中将包括私人观赏室。
 
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也正在西21街540号建造一座高五层、价值5000万美元的旗舰空间,将于2021年开业。这将是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得主、建筑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第一座商业画廊,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正是出自他手。
 
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的画廊帝国总共在全球范围内占有17.8万平方英尺(约合16537平方米),仅在纽约就拥有5个空间,而他也正在扩大自己位于切尔西区的空间。现在,他在位于西24街26000平方英尺(约合2415平方米)的画廊附近还租下了以前属于玛丽·布恩(Mary Boone)和佩斯的空间。据房地产经纪人Susan B. Anthony介绍,高古轩在1999年时以575万美元的价格购下了自己在切尔西的画廊。
关于传奇女画廊主Mary Boone的更多阅读👇
获得艾未未和大半个艺术界声援的她,因为什么锒铛入狱?
 
跟上业界的步伐
 
并非只有最大的画廊才愿意花费数百万美元在这场空间竞赛中保持竞争力。房地产公司Victor Group合伙人Ran Korolik透露,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以27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切尔西一栋建筑,它有三层楼,总计7800平方英尺(约合725平方米)。新空间已于去年开放。
 
这些画廊的目标似乎是最大程度地扩大空间,使其为艺术家和藏家所用。卡斯明画廊(Kasmin Gallery)位于28街的最新空间包括三间私人观赏室,总面积为3400平方英尺(约合316平方米),而仅有460平方英尺(43平方米)被预留用于公共展览和办公室。观赏室“让我们可以与收藏家和策展人的对话不被打断,以便详细地讨论某件单个作品,"卡斯明的一位总监Nick Olney说。
 
卡斯明画廊外观。图片:Photo Courtesy Kasmin Gallery, ©Roland Halbe

卡斯明画廊外观。图片:Photo Courtesy Kasmin Gallery, ©Roland Halbe

 
据消息人士称,这一扩建工程与卡斯明位于西27街509号的旗舰空间相连,而该空间安装了令人惊叹的28扇天窗,据悉耗资高达800万美元。
关于卡斯明画廊的更多阅读👇
在高线公园旁造一座空中雕塑花园,这家快30周岁的画廊有何中国雄心?
 
未来何去何从
 
考虑到极为高昂的价格,如此庞大的扩张是否可持续?看起来似乎是可能的,由于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耗资200亿美元的巨额开发项目,西切尔西(West Chelsea)地区继续着其朝着亿万富翁、百万富翁(以及游客们)的高档目的地转型。
 
然而,随着大型画廊在切尔西建立起巨型的艺术堡垒,较小的经纪人则开始变现,并逃往竞争较缓慢且价格较便宜的地区。切尔西区老牌经纪人Julie Saul收购了股权,现在转为私人交易。Andrea Rosen和Luhring Augustine两家画廊最近以2800万美元的价格将他们位于24街的联合空间卖给了一家开发商(尽管后者的画廊目前回租了该空间,并在那里举行展览)。近年来,Murray Guy、Mike Weiss、Kansas,以及甚至是拥有25年历史的CRG画廊都关门大吉,Cheim & Read则选择撤出切尔西区,搬到上城的小型画廊。
 
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Apocolypse Now》,于佳士得拍卖行。图片:Photo by rune hellestad/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Apocolypse Now》,于佳士得拍卖行。图片:Photo by rune hellestad/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与此同时,包括P.P.O.W.、Andrew Kreps和Bortolami在内的多家机构已选择迁至翠贝卡区域(Tribeca)。P.P.O.W.的温迪·奥尔索夫(Wendy Olsoff)最近接受《ARTnews》采访时说:“对于我们和我们的身份认知来说,切尔西已经变得过于企业化。只是不搭了。"另一位切尔西的拥趸,Leslie Tonkonow Artworks + Projects也将于下个月开始在翠贝卡活动。
 
尽管如此,该社区的拥护者仍然认为,即使老画廊们纷纷撤离,切尔西仍将在纽约的文化生态系统中占据一席之地。房地产公司Douglas Elliman运营部联合负责人Louis Puopolo说:“最重要的是,随着住宅大楼和办公楼新增,多租户建筑将逐渐减少。即使会经历一场优胜劣汰,切尔西也还会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画廊区。"
切尔西未来何去何从?圈内人这样说👇
纽约切尔西艺术区依旧坚挺?大牌画廊加倍下注
 
 
文丨Brook Mason
译丨Zini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