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千字评 | 作为画家的鲍勃·迪伦什么样?

分享至
“千字评"为artnet新闻中文网的新栏目,邀请独立撰稿人、艺评人以及其它相关艺术行业从业者,以千字为限,评述当下新闻事件和现象,在主流新闻内容之上,为行业另增一些争鸣之音。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展览现场。图片:鸣谢艺仓美术馆

在这颗星球上,即便你不是鲍勃·迪伦(Bob Dylan)的乐迷也难以回避这个名字,一个时代的创造者、一个游吟诗人、一个反叛和批判者、一个以音乐人身份获诺贝尔文学奖却不肯亲身领奖的人,同时他还是一个画家——并非业余,而是近乎于职业画家的笔耕生涯。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展览现场。图片:鸣谢艺仓美术馆

在上海艺仓美术馆看“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看他从素描到油画到雕塑的视觉艺术,同时还有他在旧日影像里的歌唱与演讲, 你会意识到那个时代的整个世界可能就是一首长诗。是一代人的浮光掠影,一个人的痛与爱,挣扎虚无与失落,它是黄金色的,也有黑和灰。“生活是被创造出来",鲍勃·迪伦如是说,那个时代在他的歌词和旋律里被笼罩,被描述。"鲍勃·迪伦“也并非是一个人名,也有可能是一个被虚构和被期待的时代名词。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展览现场。图片:鸣谢艺仓美术馆

鲍勃·迪伦,《Endless Highway III》(2015-2016),Acrylic on canvas,182.9 x 320 cm。图片:鸣谢艺仓美术馆

鲍勃·迪伦,《Endless Highway III》(2015-2016),Acrylic on canvas,182.9 x 320 cm。图片:鸣谢艺仓美术馆

我个人认为音乐家鲍勃·迪伦是一个公共词语,但是画家鲍勃·迪伦里有着强烈的私人性,绘画成为音乐的补充,那些无法在音乐里尽现的东西,出现在他的风景画里,他说,“我只是随兴而画,随时随地能画,画的时候不去刻意为之,不去自我指涉,把我看到的世界客观地表达出来。"如果传记作者和纪录片拍摄者认为是那个本名叫鲍比·齐默曼的人创造了鲍勃·迪伦,意味着我们从头到尾都是在观赏一个虚构的人设所指向的那个世界,通过他的音乐。那么从绘画中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真正的鲍勃·迪伦,他在终生的旅行游历中画下他的所见所闻,我们透过他的眼睛看美国,看欧洲和亚洲,或者是一个无名之地,毫无辩识地标的地点,用点线面勾勒的日常生活,它随处可见但又与众不同。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展览现场。图片:鸣谢艺仓美术馆

真正的职业画家可能认为他缺少基本训练,线条和色彩的运用不成熟,但也可能是鲍勃·迪伦刻意保持的一种拙笨朴实,就像前阵子著名DJ张有待和艺术家刘小东的一段对话里,他们表示这种“笨拙"更令人尊敬,就像他会故意把一个旋律唱得不那么令人容易接受,可能他在画面的表现上也并非想精艺求精。但毫无疑问他向来认真对待绘画这件事,在1970年的专辑《自画像》(Self Portrait)的封面上,他第一次展示了绘画的才华,然后备受嘲笑,他随之写了一首歌《When I Paint My Marsterpiece》(当我在绘制我大师之作的时候)。直到37年后,他在德国举办了首度绘画个展“The Drawn Blank Series",到今天我们在艺仓看到的是一个高产画家——至少他勤奋。

640-7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展览现场。图片:鸣谢艺仓美术馆

鲍勃·迪伦的歌词一直给人强烈的画面感和叙事感,每一首歌从头至尾都会有一个意像的搭建,他的歌曲里总是包含了丰富的内容,有肌理、隐喻、人格面具,颇具细节和层次,所以一直有人说他的歌词(诗歌)是超现实主义的,但在他的画作中却少有这样的超现实主义,它们更像是和摄影术相关,他建构和提供了一个属于游历者的视角而已,我们跟着这位艺术家观赏人间风景,它们色泽艳丽,每一帧都像是一个上帝刚刚创造好的崭新世界。所以你不能期待鲍勃·迪伦的绘画和他的音乐有太多的互文关系,他也不像大卫·林奇或者其他跨领域艺术家的画作一样,将所有的艺术表达都能串联在一个价值体系之下,他的画作没有紧张和冲突也缺少批判,他老老实实地画起公路,尽头和道路两边是金色艳阳,那是一个乐观的美好世界,像他一直期待到达的那个地方,一直指望着世界是那样。

 

文 | 鞠白玉

*以上文字为独立评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640-9

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

上海·艺仓美术馆

2019年9月28日—2020年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