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千字评丨佩斯的撤离,不意味着悲歌的奏起

分享至
“千字评"为artnet新闻中文网的新栏目,邀请独立撰稿人、艺评人以及其它相关艺术行业从业者,以千字为限,评述当下新闻事件和现象,在主流新闻内容之上,为行业另增一些争鸣之音。

*以下文字为独立评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佩斯画廊北京空间

佩斯画廊北京空间

“于是我们奋力向前划,逆流而上的小舟,不停地倒退,进入过去。"手机推送佩斯撤离北京的新闻时,我恰好刚看完《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最后一句。我能马上想起大卫·霍克尼展览时的人头攒动——一场现象级的展览。这家画廊拥有强势且丰富的艺术家名单,使得展览琳琅如盛宴,十年前在中国艺术界的期许中,它本应有一个华丽旖旎的中国旅程,到如今的悄然离场,我们也是逆水行舟,然后回到原点吗?但算了,没必要这么假惺惺的伤感,也无须恐惧,别忘了赫拉克利特说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收起哀悼,它放弃了北京的展览空间,不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就要奏起悲歌,想当年这个航母级画廊进驻北京时,也不是艺术品交易的丰年时刻,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一切都是浪潮起落,然后弄潮儿会循机而动,踏浪而来,踏浪而去。

点此阅读关于佩斯画廊撤离北京的更多新闻👇

贸易战硝烟中佩斯北京宣布关闭:其它西方画廊会步其后尘吗?

是的,高额的艺术品进口税是所有画廊要面对的难题,但似乎佩斯离开北京没有那样“被迫"的紧急情境,这份艺术家的名单里大部分是中国本土的两代艺术家,况且佩斯北京在中国十年来,于本土市场上的开拓也似乎并不那么十分尽力。这个画廊因为执行人的“书生气"使得外界常对其有一种高冷印象——他们有艺术品位、艺术理想、艺术热情,他们提供了艺术界文化趣味的标准,他们的艺术家散发着强烈的艺术能量。冷林以一个知识分子式的精神洁癖,建立了区别于其他画廊的、颇有学术写作能力的团队,使得这间画廊弥漫着美术馆的氛围,佩斯的年轻艺术家们比其他人拥有了更多的在国际上的展示路线。

但也正是这种精英化的低调运作,使得这家画廊在传播和销售上总是显得神神秘秘,他们用一种不接地气的方式重新制订了规则,这间国际大画廊在这些莫名的规则之下,渐渐失去了积极的激进的破浪形象,失去了和社会链接的角色。

一个拥有高级文化趣味的画廊主理人,吸引了中国最出色的艺术家,奉上高水准的展览,这是佩斯北京十年为我们呈现的面貌。无论是受大环境的逼退,还是画廊商业计划的失效,佩斯撤离北京的根本原因会一直藏在罗生门里,哪怕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但你触不到。

可是艺术界的生生不息就在于它总是暗藏生机、永远不会有结局,艺术家和机构从来都是在面对和解决新的课题。佩斯在中国的断臂求生,就像剧集仅仅结束了第一季,但第二季的香港篇,我们仍然对一个有着艺术家人格的画廊主理人有着浓厚的兴趣,我们好奇他将如何蜕变,又如何带领佩斯在商业战场上求生。而失去了佩斯画廊的北京和798,到底会有什么了不得的崩塌景象?

从来不会有单独一家国际画廊能救市,它们以前和未来都不会为全部中国艺术家的创作力买单。本土机构和从前一样还是要勤奋耕耘,应对莫测,本土艺术家们还是要学会以独立个体的艺术价值去面对世界,所有从业者都在激流险滩的未竞的路上长跑。盖茨比的故事没发生。

 

文丨Julia Raysse(作家、艺评人和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