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千字评 | 城市篇:北京,野蛮生长与光怪陆离

分享至

没人能对北京的艺术世界进行妄评,北京的特质就是未知和不确定性,这一点在几十年来的文化风潮中有证可鉴,虽然我们眼见着文化重镇的角色似乎在逐渐南移:去上海!每个人都在去上海。这几年北京的同行们开始踏上双城记的生活,上海有着像样的美术馆,规模完整的画廊博览会 ,品位卓越的藏家群,看起来上海是那么生机勃勃,而北京黯淡下去。

赵海波,社会敏感性研究所《焚》,2019,在北京箭厂空间。该空间最近发布了最新公告:由于不可抗力的原因将于2019年9月底正式关闭

赵海波,社会敏感性研究所《焚》,2019,在北京箭厂空间。该空间最近发布了最新公告:由于不可抗力的原因将于2019年9月底正式关闭

北京艺术家们面临的紧迫问题倒不是市场终端,而是复杂的因素导致的文化乏味单一,如果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时间框架里以八十年代为开端,北京多元的文化环境曾是艺术家最为肥沃的乐土,城市质感的粗糙,不吝,叛逆都是当代艺术最好的孵化器。失去了多元性,意味着文化元素无法碰撞和滋生,而最为切实的糟糕环境还包括着艺术家们面临的居无定所,本来隐匿在城郊的工作室不管要穿越几环,空气多么污染,艺术家们都乐于在此创作,问题是这样的创作空间也朝不保夕,高昂房租和随时拆迁使想要留京的年轻艺术家望而却步,对于北京来说,可惜的不是失去艺术的展演舞台,舞台的角色大可留给上海,毕竟他们更细致更商业也更规矩,但是北京失去了原生的创造力群体是最惋惜的。

640-3

曾经在胡同中的独立空间“激发研究所

曾经在胡同中的独立空间“激发研究所"今年5月份搬去了798

在艺术界的时间表,北京三十年来展示的最大魅力恰好是蛮荒,野蛮生长,光怪陆离,盲目乐观,最初毫无规则和模版可言,才形成了北京独特的艺术气候,所见早期投身此业之人,多是缺少经验但不乏热情,有时往往他们以为这样可以,用力做下去,似乎也就真的可以。北京至今仍然有蛮荒气,可是它不一定是负面的,可能还会有野火,有野火就会生生不息。

作为一个(曾经)最容得下诗人,流浪者,艺术家的城市,精神遗产上的这口气还会延续,城市各隅的非营利空间一直都存在,而且形态各异,恣意生长,目前仍然不断有新的非营利机构出现。这座城市的艺术写作者是最多的——在艺术界这个金字塔结构下,艺术写作者的利益微乎其微。能让理想主义者生存的地方,可能就是一个好地方,虽然这空间愈渐狭小。

和上海正相反的是,北京需要群体性,你看到有的艺术家为了事业迁居上海,但是他们最好的文化伙伴还是在北京,他们在上海工作,但是精神生活在北京。可是这种群体性又是因为北京包容个性迥异的人,强烈不同的个体差异,各自的经验和努力下,自发形成的群体和共识,然而又是去功利化的,并不兜售什么“运动",什么“主义",它是一种浪漫主义的,人情式的,冷暖共知。

所以,北京这座城市最宝贵的文化资产是人,人就是此地最大的活力,当我们能感受到人和人有多少差异都会被包容和鼓励时,并且无论夹缝多小都还能一块自我安放的精神之地时,北京就还会发挥着重要的文化作用。

 

文 | 鞠白玉

*以上文字为独立评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