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评论:我们就不能承认班克斯很棒吗?

分享至
班克斯Instagram视频中展示他内置碎纸机的原理

班克斯Instagram视频中展示他内置碎纸机的原理

别说,我真有点喜欢班克斯了。

相关阅读:电影不敢拍的班克斯都做了:毁掉作品反而价格翻倍,苏富比对此真不知情?

我知道这显然不是一个很酷的立场。令人惊讶的是,公众对上周五在苏富比上演的班克斯自毁《女孩与气球》的恶作剧的反应是如此之快,甚至已经上升到反对和谴责的程度了。

“班克斯这场恶作剧够讽刺、杀伤力强、嫌疑也大,"上周六,一封来路不明谴责班克斯与苏富比沆瀣一氣的特稿在电子邮件中疯传转发。

“这种作秀对所有卷入这场风波的人都是种侮辱,对公众和艺术界是一种嘲讽,"Thomas Crown Art的艺术经纪人Stephen Howes义正言辞地说。这太侮辱人了!

对于那些以发稿为由,公开谴责他人作秀的旁观者,我们真为你难为情(这位被质疑的男子目前正经营着一家加密货币艺术企业,这里暗指 Stephen Howes)。

班克斯《女孩与气球》以104.2万英镑成交后,启动了自毁程序。图片:致谢苏富比

班克斯《女孩与气球》以104.2万英镑成交后,启动了自毁程序。图片:致谢苏富比

除了是个笑话以外,我喜欢“说谎者悖论"(Liar's Paradox)这个论调的变体,“自毁艺术"(self-destructing art)的噱头让苏富比深陷其中。

参与这件事会使苏富比陷入两难的境地,因为拍卖行对任何想要全身心竞拍这幅《女孩与气球》的富裕买家们都撒了谎(毕竟,《女孩与气球》被评为英国“最受喜爱的"艺术品),或者就是为了公关效果,吸引更有钱的人继续竞价厮杀?

我们假设一下,就算班克斯既是卖家,也是买家,这对苏富比来说仍旧是一场大冒险:那些在拍场上豪掷千金的人都很自我,他们不喜欢浪费时间,更不用说成为别人的笑柄了。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这动机到底是什么,如果班克斯或者他的团队说服某人搞了这么一出的话,倒真该向他们致敬。

另一方面,如果说,苏富比没有参与这场闹剧,显得它有些玩忽职守。说苏富比参与了这场闹剧,拍卖行矢口否认的桥段又是大家期望看到的。

因此,这整件事依旧云里雾里!

班克斯肯定不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但还是要赞扬一下,这位神秘街头艺术家的敢作敢当!

你不会指望从班克斯原作中看到意大利巴洛克画家卡拉瓦乔(Caravaggio)极富戏剧张力的表现手法和精湛技艺吧。从这一点来说,你也不会期待读到德国艺术家汉斯·哈克(Hans Haacke)那些制度化的艺术批评。你得根据作品所属流派的规则来评价它。顾名思义,街头艺术就意味着下手快、临时性,和街头巷尾的人一起嗨。

2005年8月6日,班克斯在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城市伯利恒(Bethlehem)的隔离带上创作了《Balloon Debate》。图片:by 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2005年8月6日,班克斯在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城市伯利恒(Bethlehem)的隔离带上创作了《Balloon Debate》。图片:by 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对街头艺术来说,选择在哪里涂鸦极为重要。街头艺术爱好者会对涂鸦地点和具体的涂鸦方式感兴趣,比如说: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著名的建筑物?非常显眼的地方?要不就是在不该出现的地方?涂鸦的地点和涂鸦的内容是一样的,都是决定成功与否的关键。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班克斯将“涂鸦的地点和内容"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显然,苏富比的这场恶作剧多亏是选择了一个好地方!

我确实理解为什么人们对整件事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为什么这个自毁艺术的噱头看起来过于完美了:《女孩与气球》是当晚最后一件拍品,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为之后的走向)提供了先决条件。苏富比检查了或应该检查了画框;安保人员抓住了那个引发装置的人……

10月5日,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

10月5日,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专场上班克斯《女孩与气球》启动自毁程序后,全场一片哗然

如果一切都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事发过后,有关解谜的报道一则接着一则,分析的角度还各不同。那些不相信主流媒体报道的人,正在对《女孩与气球》的每一个细节刨根问底,而那些不愿接受 《女孩与气球》事件真相的人还在怀疑这件事是否真的就这么发生了。

到底是幕后勾结,才能使得整件事得以顺利进行,这个我不知道!我很想搞清楚!在我看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很有趣,就像看一部剧情紧凑的悬疑片一样。

怎么说呢,如果班克斯不搞点什么的话,我认为这不是他的一贯作风;如果一切都事先安排好的话,我认为这也不太符合情理。

《从礼品店出门》纪录片的截图

《从礼品店出门》纪录片的截图

我之前说过,整个闹闹哄哄的剧情都是围绕着他2010年的纪录片《从礼品店出门》(Exit from the Gift Shop,又名画廊外的天赋)进行着。

从《从礼品店出门》首映开始,人们就无休止地猜测泰瑞·库塔(Thierry Guetta,也就是洗脑先生(Mr. Brainwash))到底是不是班克斯玩票出来的一个分身。8年过去了,洗脑先生仍在继续前行,做着他那愚蠢洗脑先生该做的事情,名人也一直购买他那愚蠢的艺术作品。

美国说唱歌手ASAP Rocky和洗脑先生在2015年古根海姆化妆舞会。图片: courtesy Patrick McMullan/PMC

美国说唱歌手ASAP Rocky和洗脑先生在2015年古根海姆化妆舞会。图片: courtesy Patrick McMullan/PMC

《从礼品店出门》不是“欺骗观众",杰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拍摄的伪纪录片《我仍在此》 (I'm Still Here),还有人记得吗?影片的重点在于:“我要给你们看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这相当于把纪录片里的场景拿到了极其公开的地方。这种自作聪明和率真才是班克斯的风格。

如果你还记得,《从礼品店出门》最后的寓意是,尽管洗脑先生被揭露是个骗子,但这并没有影响人们对他作品的渴望,因为名声是一台能自我延续的机器,艺术市场(包括街头艺术市场)从根本上来说是愚蠢的。

出于这个原因,班克斯“自毁"艺术的第二大要点(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虚伪或腐败的,因为被撕毁的那部分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价值。

从这层意义上说,班克斯最近一次像“《女孩与气球》这般的恶作剧"发生在2013年的纽约。当班克斯的团队在街边摆摊,就好像卖的是假货一样,以一幅60美元的价格“贱卖" 班克斯亲笔签名的原作。后来,少数买画的人狠狠赚了一笔。

在这种情况下,没什么能改变的了艺术,但作品状态发生的变化完全改变了它的价值。在如今的情况下,尽管《女孩与气球》被撕毁了,但班克斯的名声只增不减,它的价值就这般继续保留了下来。不管怎样,嘲笑这一切的荒谬之处正在于此。

没人愿意冒险成为一个粗人,媒体已经变成一面传播虚假噱头,博取点击率的照妖镜。在最安稳地方呆着的人总有持怀疑态度的奇思妙想。

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听闻这场恶作剧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哇,这么有趣的烂哏,"我只能说你大概证明了班克斯的观点:艺术对待自己的方式太自视过高了。

相关阅读:班克斯亲自改名:首个在拍卖现场诞生的作品!

译|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