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抛开喧嚣,解读玻璃“碑":一场玻璃“缺席"的玻璃当代艺术展

分享至
“物镜——刘建华个展

“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5000年前,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和古埃及的智慧先民们熔炼出了第一块玻璃,从此改变了人类的工艺历史进程。

2018年11月5日,正值上海艺术气息浓厚之时,上海玻璃博物馆本年度“退火"项目正式拉开序幕。在项目五周年之际,艺术家刘建华和孙逊受邀,以玻璃为媒介进行创作,并于博物馆最新改造的当代艺术空间中同期呈现“物镜—刘建华个展"和"塞上—孙逊个展",向观众们传递深秋“退火"的温度。

2018年“退火

2018年“退火"项目新闻发布会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不了解玻璃制作过程的观众也许不知道“退火"项目名字的渊源。“退火"是玻璃艺术创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对降低玻璃硬度,以及最终塑型起决定性作用。更重要的是,退火步骤承载了一份创作中令人期待又不安的偶然性和不可预知的宿命。正是玻璃这一神秘又浪漫的属性,激发了“退火"项目对于玻璃材料强大可塑性的开发。

 

2018年“退火

2018年“退火"项目新闻发布会现场,左起:艺术家刘建华,上海玻璃博物馆馆长张琳,项目艺术总监李力,艺术家孙逊。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退火"不褪的是对玻璃为创作媒介的热情。项目的目的便是邀请当代艺术家把玻璃玩出新花样。秉承这一使命,项目艺术总监李力自2014年起,邀请对于不同材料创作感兴趣的当代艺术家,不断利用相对不熟悉的玻璃材料进行大胆而自由的创作,不加以任何局限和具体规则。“退火"在此软化了艺术和科学的硬性边界。传统工艺和当代艺术的感情升温,踏上了一段美好又长久的友谊征程。

作为玻璃的“门外汉"

孙逊 | 塞上

孙逊,“塞上——孙逊个展

孙逊,“塞上——孙逊个展"概念手稿,2018。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孙逊个展“塞上(上集)"于一楼展厅展出。标题引自诗人王维“使至塞上",旨在探讨意象的转换和时空的属性。作为中国当代新媒体领域的先锋艺术家,孙逊一直致力于绘画和影像的艺术实践。展览上集展出了艺术家手稿,绘画,动画影像为素材的创作思路。在展览下集会有玻璃装置作品的加入,同时也是他即将在2020年公映的长篇动画《万国舆图》(暂定名)重要艺术元素之一。

艺术家孙逊为媒体进行导览,“塞上——孙逊个展

艺术家孙逊为媒体进行导览,“塞上——孙逊个展"(上集)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孙逊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是第一次与玻璃打交道,而自己是这一材料的“门外汉":“原来我从来都没了解过玻璃。"他打趣到。 艺术家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玻璃在下集中的具体呈现形式。大家只能期待在明年三月再一睹为快。

640-6

“塞上——孙逊个展

“塞上——孙逊个展"(上集)展览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碑

刘建华 | 物镜

在当代艺术空间二楼宏大亮相的刘建华个展“物镜"呈现了三组最新完成的大型玻璃装置艺术品《碑》,《呼吸的风景》和《黑色的形体》,分别位于两个互通的展厅。

《碑》,2018年,玻璃、碳钎维、钢,350 x 75 x 60 cm。图片: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碑》,2018年,玻璃、碳钎维、钢,350 x 75 x 60 cm。图片: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作为中国著名雕塑和装置艺术家,提起刘建华,大家可能会条件反射想到陶瓷。一直以使用陶瓷创作被人熟知,艺术家的著名作品包括90年代初期的彩塑系列,2003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出的《日常·易碎》系列作品。自2008年作品《无题》开始了对新的创作理念的探索。2013年,刘建华创作的《迹象》作品在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展出,后2015年又在新加坡美术馆和佩斯伦敦画廊展出。瓷制的墨滴形状灵感来源于中国传统书法“屋漏痕",将极简主义的艺术语言发展到极致。刘建华的个人履历里也有这样一段吸睛的介绍:他曾在以陶瓷为名的景德镇工作学习了长达14年之久。

刘建华,《迹象》,2013在“意象——喜马拉雅美术馆开馆展

刘建华,《迹象》,2013在“意象——喜马拉雅美术馆开馆展" 展出现场。图片: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

“但我并不局限于用陶瓷创作,"刘建华强调说,“虽然陶瓷作品被大家看到的几率大,而且我之前的生活经历也与它密不可分。但实际上我毕业于雕塑专业,一直对各种材料都感兴趣。在2003年我考虑过用玻璃创作。06年我也有用玻璃做过一个小作品,但当时交给了玻璃厂加工,并没有完全投入到制作过程中。" 时间瞬移到十几年后的今天,刘建华首次大规模使用玻璃进行创作,也算圆满了艺术家与玻璃的一场邂逅。

 

“物镜——刘建华个展

“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然而,玻璃貌似“缺席"了这场展览?

来到二楼展厅,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位于站厅中央一座高大的血红色玻璃材质的碑,一股肃穆和警示感油然而生。这座大型碑与立在它左右较小型的两座一起构成了对作品《碑》的演绎。体量也是刘建华创作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体量与观众的视觉体验以及与空间的辩证关系都非常重要。"刘建华形容到,“这种大规模的体量可以给人一种肃穆感,甚至压迫感,才会有力量。这是我想达到的。假如做的太小反而会像工艺品。"

“物镜——刘建华个展

“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远远望去,三座红色碑肃静又有力地俯视着观众,形如石头,边缘的参差和身体上的纹理散发着自然的气息。作品身上也有明显的人为切割痕迹。刘建华对此解释说,这是由于技术的局限性,不可能整体拿去烧制,只能切开分层放进窑炉里。也正是利用这一技术特点,艺术家别出心裁地打造出了一种自然和人工的合体:“我想表现一种自然的形态,比如我们保留了玻璃烧制过程中这些自然的纹理。自然一直带给我们无限的想象和无拘无束的感受。但我们要在这之上进行人为切割,重新去限制它的形态,与现实建立关联性。"

刘建华,《碑》(局部),2018 ,玻璃、钢。图片:由刘建华工作室提供

刘建华,《碑》(局部),2018 ,玻璃、钢。图片:由刘建华工作室提供

然而无论远观还是近赏,这三座雕塑的色泽,质感和不透明性,从视觉上都无法让大家联系现实中常见的玻璃。艺术家狡黠一笑,这正是他想达到的目的: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碑,这样一个想象和祭奠的载体。这应该是自由的,不应该受形式化拘束。碑在东西方文化中似乎都有一种固定的表达方式,但我想打破这种既定概念。玻璃材料也是如此。现实生活中我们习惯性地把一些强制归纳性的东西内在化,比如碑的材质形态和玻璃晶莹剔透的属性。当代艺术要做的就是改变和拓宽人们对事物的判断力和认知。

这三座不透明的玻璃“碑",将艺术家的颠覆性愿望表现的淋漓尽致。将玻璃打磨消除光泽,用单纯及有力的视觉语言呈现出来,观众不禁惊叹,哇,原来玻璃拥有这般视觉效果,有如此可能性。带着一种新的期待,观众们绕过第一个展厅,来到了与之相连的第二个展厅,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物镜——刘建华个展

“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玻璃出现了,以13吨碎片的形式地毯式铺满了整个展厅。面向大家的是一个未知又神奇的环境。由于踩在碎玻璃上有一定的危险系数,观众在进入展厅前必须要换上玻璃博物馆特别准备的厚底胶鞋。进入展厅后,感官的体验因为听觉和触觉的加入而升华。多人踩在玻璃碎片上发出的巨大"咯吱咯吱" 声带来了难以言喻的紧张与刺激。观众通过不断碾压脚下的玻璃,也为作品创作贡献了一份力量。一阵冷风吹过,抬起头来,是展厅外墙上的作品《会呼吸的风景》:有些窗户的玻璃消失了,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间直接被打通,而有些窗户被水泥堵住,一种窒息感迎面扑来。玻璃在作品中则退居二线,以窗框的形式展示出来。展厅的半开放状态加深了通畅与窒息交替的矛盾关系,同时把时间和天气变化融合到作品中来。

 

《呼吸的风景》,2018年,玻璃、水泥,可变尺寸,“物镜——刘建华个展

《呼吸的风景》,2018年,玻璃、水泥,可变尺寸,“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现场。图片:上海玻璃博物馆

玻璃碎片在艺术中的运用当然不陌生。“打碎"其实也是刘建华在早期进行陶瓷创作时采用的方法,这次在玻璃身上实施,也实现了艺术语言的转换互通。其实对于刘建华而言,玻璃和陶瓷拥有很多共通性:二者原料同为二氧化硅,同样为大自然土壤所孕育,本是同根生的姊妹材料也在发展历程中一齐被打上"工艺品材料" 的标签。而刘建华也致力于为两种材料翻身。相对于更具中国传统历史感的陶瓷,玻璃透明单纯,打碎后视觉上的体验有所不同。刘建华打趣说展览将会持续到冬天,脚下的碎玻璃像冰面,配着没有玻璃的窗户带入的冷空气,很应景。没错,上海的观众也许可以在这里感受到一个颇具哈尔滨氛围的冬天,也友情提示大家看展记得保暖。

“物镜——刘建华个展

“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空间的处理也依然遵循"压抑"的主基调。原本空阔的空间被三堵高达2.5米,厚度达近半米的水泥书墙作品《黑色的形体》骤然间隔,阻碍观众前行,将原本不安复杂的情绪推向顶点。书以叠加的方式嵌入墙里,并由黑色玻璃制成,再一次给观众带来惊奇。关于颜色,刘建华表示,书代表知识,在既定认知中,知识代表真相,似乎用透明的形式表达更为贴切。

但是真的如此吗?刘建华认为,首先,知识是客观的也是一种社会建构,可以是真相与谎言的共合体。其次,中国画有墨分五色之技法,暗示了黑色的丰富。“当然这些都需要观众去思考感悟。"刘建华笑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但不能完全以现实主义手法呈现,而是要抽离掉具体化的内容,提升为新的东西。这也是我在2008年提出‘无意义,无内容'创作理念的原因:现实生活中太多喧嚣造成了视觉疲劳,我希望用单纯有力量的视觉语言,让观众去感受当代艺术新的表达形式,不拘泥于材料,打破既定认知。"

艺术家刘建华为媒体进行导览,“物镜——刘建华个展

艺术家刘建华为媒体进行导览,“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因此,在“物镜"这一升华视觉,触觉及听觉的展览空间中,观众可以抛开喧嚣,丢掉对玻璃材料的既定认知,尽情地思考个体与日常的联系。这也是艺术家所期望和欣慰的。

artnet新闻 × 刘建华

 

艺术家刘建华。在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作品《混合体》布展现场,2016年。图片:The Asian Art Museum,San Francisco

艺术家刘建华。在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作品《混合体》布展现场,2016年。图片:The Asian Art Museum,San Francisco

首次用玻璃进行大规模创作,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最大的挑战莫过于时间和技术上的把握。因为任何东西都需要时间,尤其玻璃烧制。但我们的时间很有限,这个项目在2015年就向我发出邀请了,但那几年我有安排,而且当时也在考虑应该怎样用这个材料进行呈现。去年在柏林,张琳(玻璃博物馆馆长)和李力(“退火"项目总监)和我约见,我考虑到今年的时间差不多,就来做了。所以今年一月份才正式启动。之前我有用玻璃创作过,而这次是全新的概念。这么短的时间里掌握玻璃的工艺特性和难度,怎样转化成作品形态并完善非常艰难。需要反复实验,而且烧制时间也很长。想要烧一个这么大的作品要42天,只有拿出来后才能看到效果进行修改。但展览迫在眉睫,所以我们是背水一战,放手一搏。但还好,我们运气不错,结果很理想哈哈。

“物镜——刘建华个展

“物镜——刘建华个展"展览开幕现场。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从早期作品的复杂明艳到后期的极简主义,这种风格上的转换是什么影响?

2008年起我的创作理念有了很大变化。2000-2008之间我更多地再关注社会现实的体现。08年之后延续了视觉语言更单纯的形式,能够更加安静,作品里少一些喧嚣,多一些思考空间。虽然这之间有一些材料的转换,但都处于同一创作构架中。

这次用玻璃进行创作,但也制造了玻璃"不在场“的意象,希望观众从展览中得到什么?

我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新的东西和新的艺术语言的可能性。也希望大家看到刘建华水平没有走下坡路哈哈。这点我比较自信,因为我一直在思考,这样我就很满意。对艺术家来说,如何保持一个好的状态如何往前推动创造力,就是要给自己制造障碍,和自己较劲。不论在什么场所里展示和多大规模的展览,都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和心血。因为出场的作品,代表着艺术家的状态。我希望大家可以来展览检查一下工作。

《呼吸的风景》在加工完成前。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呼吸的风景》在加工完成前。图片:鸣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本次展览名为"物镜",因为在展览中没有看到关于玻璃镜面反射的属性,所以您能解释一下标题有什么深层含义吗?

这个展览题目不能从字面解读,也不能当成一个具象词义。我没有想呈现玻璃的这种效果,是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材料反射出它的另外一面,从而改变大家对它以往的认知。物镜的概念其实应该分开来看,物和镜。首先要有物体,物质甚至人物,镜是代表折射,反映甚至自我判断。物体可以具有反映象征意义。人确实也是这样,大家都是照射影响别人,也同时从别人身上反射自己。

640-20

物镜——刘建华个展 塞上——孙逊个展

展期:2018年11月5日至2019年5月31日

地址:上海玻璃博物馆园区18号展厅

 

 

文 | Y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