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德勒画廊案件带来的9个警示 - artnet 新闻
open side panel
中文

诺德勒画廊案件带来的9个警示

分享至
A courtroom sketch of Domenico De Sole on the witness stand with the fake Rothko painting he bought from Knoedler gallery. Photo: 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德·索尔在法庭上对其所购的罗斯科伪作出庭作证的速写画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最近引得满城风雨的诺德勒画廊售假事件,让艺术界的藏家和观察家们个个都能够成为“事后诸葛亮"。

这桩案件在2月10日达成了庭外和解,不过在此之前,案件中涉及的那些令人窘迫的证据以及专家们列举出的如山铁证,都让大家了解到了德·索尔夫妇(Domenico and Eleanore De Sole)以及众多藏家是如何陷入这场涉案金额巨大的陷阱当中的。而这只是诺德勒画廊多起假画纠纷中唯一一场公开审理的官司。

A painting sold by Knoedler as a Mark Rothko that turned out to be fake.

一幅诺德勒画廊出售的罗斯科最终被证实为伪作。

在庭审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戏剧性的证词以及细节,让多年以来一直关注这个案件的人感到饶有兴趣。无论是求证这些作品的真实性及其归属权的历史记录,或是愤怒的富人藏家们想要讨回公道的诉求,这些都让人看足了好戏。这场短暂的庭审过程使得一些重要而复杂的艺术交易背后的秘密浮上了水面。

“这样的案件总是有醍醐灌顶的作用"刑事调查的主要公诉人、现在是迈阿密Stearns Weaver事务所合伙人之一的杰森·赫尔南德斯(Jason Hernandez)说:“除了涉案金额巨大之外,它还涉及到的是一家声名卓越的画廊。FBI在案件中的存在性越来越强,并且接到了越来越多的电话以及线报。他们会带出更多这样的案件。"

所以,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什么?这里是我们觉得这个案件当中最有必要列举的9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1. 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应该包括哪些内容?

    在新墨西哥州圣达菲的经销商的吉姆·凯利(Jim Kelly)曾为德·索尔夫妇购买罗斯科的作品担任了顾问,他在法庭作证时说安·弗里曼(Ann Freedman)给他提供了一份附有各种曾经“看过"这幅罗斯科作品的专家的名单,称这是很有说服力的证据。“她很聪明。她把所有的罗斯科专家都写在了上面,而我几乎认识所有人,所以她似乎已经把我给搞定了。如果我要去调查这是不是真画的话,我很有可能也是去问这些人。但是既然她声称自己已经问过了,并说这些人说这是一件真迹并用他们的名字做担保的话,我就觉得自己没必要这样做了。"

与此相反的是,藏家杰克·列维(Jack Levy)2001年从诺德勒处购买了一幅波洛克(Pollock)的作品,但是约定这张由罗萨尔斯(Rosales)经手的来自X先生的作品必须要经过IFAR鉴定。后来IFAR拒绝作出鉴定,他就将作品还给了画廊并拿回了自己的钱。凯利说很希望当时自己也做出类似的决定,但是他被“专家"名单说服了。

Art Law Blog的唐·扎雷特斯基(Donn Zaretsky)是纽约John Silberman Associates事务所的一位律师,他在给artnet的邮件当中指出,诺德勒以及弗里曼的辩护基准就是“你相信了我们,那就是你们自己的错了!"

Former Knoedler Gallery president and director Ann Freedman has always maintained her innocence. Photo: Patrick McMullen

前诺德勒画廊主席安·弗里曼在此之前都保持清白 图片:Patrick McMullen

 

2. 什么才是鉴真?

Orion Analytical主席詹姆斯·马丁(James Martin)曾为多幅油画做了法理鉴定,他说:“在鉴别艺术作品过程中的尽职调查并不仅仅是把作品给别人看,然后从中找出有利的评价,忽略负面的信息。尤其是同出一处的多件作品都有问题的时候,不能用这样的方法处理。

“专家们有的不同意见,都应该传达给可能的买家(以及艺术家的基金会),或是抱持怀疑的态度在作品被认定为真迹销售前,把问题给解决。"马丁说。

3. 科学应该从一开始就成为最终标准。

马丁说:“除了围绕作品最初的出处及随后的拥有者的问题外,如果观察够仔细的话就会发现格拉菲拉·罗萨尔斯(Glafira Rosales)的提供伪作的证据是显而易见的:仿冒的签名、故意的修改、旧材料的再使用以及不符合时代的材料。钱培琛(Pei-Shen Qian)所使用的材料在作品所标注的年代还没有被发现、发明或者是广泛使用——这些通过实验室的常规检测就可以被验证。

  1. 一旦联邦检察官确认了伪造者,一切都水落石出了。

在造假者,纽约皇后区Woodhaven的钱培琛出现之前,诺德勒和弗里曼的律师还坚称他们将证明这些作品是真迹。

赫尔南德斯在电话采访中对artnet新闻说:“在我逮捕格拉菲拉之前,被告要对作品是伪作的指控做辩护,所以你不得不多面对一个问题。很多的争议都很相似,比如都试图摆脱这些是伪作的说法。他们会争辩说詹姆斯·马丁的科学分析不足以证明,又或者艺术家都会用一些不为人知的神秘颜料。格拉菲拉承认了这些都是赝品。所有人都说‘我们知道这是假画了。但是我们卖的时候并不知情。'这整件案子就是这样的。"

另一方面,已经逃回中国的钱培琛最早说自己不认识罗萨尔斯,也不知道这些涉案的抽象表现主义作品。但是他的把戏很快被戳穿,检察官在他的家里发现了与这些艺术家有关的书籍,以及一个写着“罗斯科"、装满旧钉子的信封。联邦法院在诉状当中写道,当钱培琛发现自己以几百美元被买走的“罗斯科"作品被标价数百万美元挂在了著名的公园大道军械库ADAA Art Show展览当中之后,他开始索要更多的报酬。

  1. 严格遵从行业标准办事非常重要,也就是: “不要对成堆的问题视而不见"。

参与起草美国艺术经纪人协会(Art Deal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行业准则的专家玛莎·帕里什(Martha Parrish)出庭作证的时候称,诺德勒出售罗萨尔斯所说的来自“神秘圣诞老人"藏品的做法并不符合行业标准。一个有着如此声誉的画廊,在面对大量来历不明、又以低于市场价格通过现金出售(比如罗萨尔斯的这些画)的作品时,他们“应该都避之不及。"

凯利补充道,如果有一件罗斯科的作品以1/10的价格卖给我,“我作为一个艺术经纪人,会认为其中有一个大问号。"

当被问及究竟是谁应该为调查作品来源负责的时候,帕里什迅速回应说:“我觉得这不应该是买家做的事情,"并指出大部分的买家并不具备相关的美术史知识来进行这样的调查,而需要依靠经验丰富的画廊来完成验证。

John Elderfield testifying during the Knoedler forgery trial. Photo: 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约翰·埃尔德菲尔德在诺德勒庭审当中。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1. 诺德勒的死不认账让人无法接受

    去年十月,保罗·加尔德菲(Paul G. Gardephe)法官在将案件交给陪审团前认定了几个影响其决定的关键问题。他认为画廊提供给潜在买家的来源证明上多次出现变化,并指出画廊“与罗萨尔斯一起编造‘掩盖真相'的故事。"除此之外,罗萨尔斯拒绝透露匿名藏家的有关信息,并且不肯签署保证作品是真迹的文件,而关于这批藏品的规模和范围的相关信息也前后矛盾。

加德尔菲指出,最构成罪行的事实也许就是理查德·迪本科恩( Richard Diebenkorn)的家人早在1994年就对罗萨尔斯的作品表示怀疑,而且2003年诺德勒画廊在IFAR拒绝鉴定罗萨尔斯的一件“波洛克"作品为真迹之后还被迫退回了这件作品。对一次问题一次视而不见也许是意外,但是屡次发生就是同谋了。

A courtroom sketch of Gretchen Diebenkorn Grant on the witness stand at the Knoedler gallery trial. Photo: 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格里申·迪本科恩·格兰特在诺德勒庭审的证人席上。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1. 罗萨尔斯利用诺德勒的名誉完成了自己的骗局。

多门尼克·德·索尔反复强调说:“我一直坚信这是一家知名画廊销售的罗斯科真迹,"并且“对于这家公司以及弗里曼女士深信不疑。"

“作为美国历史最为悠久、名望最高的画廊之一,这让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作品是马克·罗斯科的真迹,"纽约Frankfurt Kurnit Klein & Selz事务所艺术法律顾问艾米利亚·K.布兰科夫(Amelia K. Brankov)在电话当中对artnet新闻说。

“如果有人想做局的话,那么通过这样的渠道来进行销售,是说服其他人这是真迹的好方法。"布兰科夫补充道。当然,这样的骗局只能到此为止了:“这导致了画廊的倒闭,这是个很糟糕的商业模式。"

8. 这些诉讼会与犯罪调查产生怎样的关联?

正在等待宣判的格拉菲拉·罗萨尔斯是到目前为止唯一认罪的人,罗萨尔斯的男友何塞·卡洛斯·博甘提诺斯·迪亚兹(Jose Carlos Bergantiños Diaz)及其兄弟赫苏斯·安琪儿·博甘提诺斯·迪亚兹(Jesus Angel Bergantiños Diaz)在西班牙被捕后取保候审。钱培琛逃回了中国。司法部没有关于引渡博甘提诺斯兄弟的相关信息,也没有说调查是否依然在进行当中。

尽管前检察官赫尔南德斯无法对于相关细节作出评论,但是他就广义的层面发表了看法:“有必要认清的一点是,刑事与民事案件的标准和证据很不一样。举例来说,刑事案件的法律不对玩忽职守作出惩罚;它只针对有预谋的欺诈,所以,看起来是很有意思的民事案件很可能在刑事领域就无法立案。检察官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

9. 为什么艺术市场这么不规范?

赫尔南德斯说:“当局者迷,所以你必须要退一步说,‘为什么人们会仅仅根据一家画廊的声誉以及一个空头的保证就支付850万美元?'如果你买的是证券、房子、或是任何远少于850万美元的交易,那些交易却往往更规范,都有着更多的保护措施而你会要求有更多的保护。"他补充说,“但艺术市场是一个极其不规范、有着很强的隐秘性的市场。"

 

相关阅读:

诺德勒案庭审继续 修复师称罗斯科的作品为“精心伪造"的赝品

铁证如山:专家称弗里曼必须妥协

 

文:Eileen Kinsella与Sarah Cascone

译:Joe Zh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