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诺德勒案庭审继续 修复师称罗斯科的作品为“精心伪造"的赝品

分享至

 

rothko

法庭速写:庭上展示的多门尼克·德·索尔(Domenico De Sole)夫妇从诺德勒画廊购得的罗斯科赝品。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我觉得她很可能是用自己的轿车把这幅画运来的,"前诺德勒画廊的图书/档案管理员艾迪·怀斯勒(Edye Weissler)2月4日上午在下曼哈顿美国地区法庭上就诺德勒画廊售假一案出庭作证时说。怀斯勒在庭上接受了本案原告方多门尼克•德•索尔(Domenico De Sole)夫妇的代理律师艾米丽·莱斯鲍姆(Emily Reisbaum)的直接提问,她所说的是一幅来自于长岛经纪人格拉菲拉·罗萨尔斯(Glafira Rosales)之后以830万美元售出的假画。

本案的原告2004年从诺德勒画廊购买了一幅罗斯科的画作,在发现是伪作后将画廊及其前总监安•弗里曼(Ann Freedman)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2500万美元。2013年罗萨尔斯的诈骗罪名成立并在等待最后审判,而针对弗里曼和诺德勒画廊的数项指控达成了庭外和解。

怀斯勒似乎意识到了,把价值百万美元的油画扔在车里的确不是常规的处理方法。

她回忆起罗萨尔斯时说:“她来参加派对以及活动,来看安,当然,也会带画过来。"

1998-2012年间在诺德勒画廊就职的怀斯勒,除了担任图书管理员之外,还受弗里曼委托调查这些伪作的来源X先生与已故经纪人、收藏家大卫·赫伯特(David Herbert)之间的关系。这位X先生据称是一位瑞士藏家,在墨西哥也拥有房产。怀斯勒因此在华盛顿特区进行了为期5天的调查,也走访了纽约的美国艺术文献库(Archives of American Art)以及耶鲁大学的贝因奈克图书馆(Beinecke Library)寻找资料,但她最终没能找到两人之间的关联。

所以,当后来怀斯勒看到为潜在客户和租借画作的贝耶勒基金会(Beyeler Foundation)提供的证明文件中,出现了赫伯特的名字作为“中间人",她不禁开始表示担心。

她在2008年给学者大卫·安凡(David Anfam)的邮件中写道:“我有点担心那幅纽曼的作品。这封呈现在法庭上的邮件中,怀斯勒提到了一幅安凡想要借去展览的巴奈特·纽曼(Barnett Newman)的作品。“我不想让你惹上麻烦(赫伯特已经能让我们忙乎一阵了)。我会删掉这个,"她写道。

“当时我觉得我们的调查才刚刚开始,但似乎关于赫伯特的说法就已经这样被广泛接受了,"怀斯曼对陪审团说。

同样无法找到这些作品与赫伯特之间联系的还有先前出庭作证的学者维多利亚·希俄斯·古德曼(Victoria Sears Goldman)。她于2013年在美国艺术文献库以及哈佛大学都进行了调查,说“并不存在可信的关联。"

“调查作品的归属问题就好像是在破案,"古德曼在直接询问环节说:“你需要带着问号去寻找证据。亦或是,如果你已经将某人认定为作品归属者,那么就必须要找到可靠的事实来支持。"

AFreedman

诺德勒画廊前任主席及总监安•弗里曼一再表示自己是清白的。 图片:Patrick McMullen

 

当日下午,曾经为诺德勒画廊以及FBI对涉案作品进行检查的艺术修复师詹姆斯·马丁(James Martin)走上了证人席。

2008年,诺德勒画廊聘请了马萨诸塞州威廉姆斯镇Orion Analytical公司的马丁对两幅据称是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创作于1953、1955年的作品进行“客观检测"。在使用暗光灯、立体镜以及红外线光谱分析等各种手段对作品进行检查之后,他发现画中所用的丙烯聚合乳剂事实上直到1962年之后才被艺术家使用,因此与画作所称的年代并不符。

“如同你们知道的一样,有一些事实证明,这些油画的创作年代并不是1953、1955年。"马丁在法庭上读出了2008年写给诺德勒画廊的报告。

相关阅读:

诺德勒庭审最新进展:马克·罗斯科儿子否认曾为诺德勒画廊做鉴定

几个月后,马丁收到了与诺德勒画廊签约合作的艺术史学家E.A·卡敏(E.A. Carmean)的传真,提出他希望马丁相应地修改自己的报告,以便让诺德勒画廊可以带这份报告去与德达鲁斯基金会(Dedalus Foundation)会面,而后者是一家致力于研究和保护马瑟韦尔作品的机构。在卡敏的传真中,马丁所写的一些段落被删除,其中包括了马丁否定这些作品是创作于1950年代的结论。

卡敏还要求马丁在报告中加入一些内容:“根据目前的分析与研究,无法得出结论。"但马丁拒绝了这样的要求。

在接受原告方律师艾萨克•佐尔(Isaac Zauer)的询问时,他对陪审团说:“我觉得他是在要求我改变我的调查结果。卡敏博士要求我删除最相关的结论部分。我同意做客观的检查,但显然这不是诺德勒想要的。"

2011年,德·索尔夫妇雇佣了马丁来分析自己购买的罗斯科油画。马丁发现这幅油画的作者使用了水溶性的聚醋酸乙烯酯作为底层,他将此形容为“你可以在家装材料商店买来刷墙"的东西。根据马丁的说法,这不是罗斯科会使用的材料。他当时也不会在白色的底面上画画,而这幅油画恰恰如此。

Capture

左上:1735 签名;右上:1811-9 签名及日期 左下:1779 签名及日期;右下:1811-7签名及日期 詹姆斯马丁为诺德勒画廊四幅据称是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绘画进行的专业检查。上方两幅作品的签名非常类似,左下方的签名则临摹了右下方的签名,而后者中的“Pollock"被误拼为“Pollok"。 图片:James Martin

 

 “我的结论是,这是一幅精心伪造的赝品,和其他受检的几幅作品来源相同。"马丁说。

马丁一共分析了16件来自于罗萨尔斯的油画,发现其中14幅使用了与作品创作年代不符的材料,6幅作品的签名可疑,5件有故意做旧的痕迹,9幅是创作在旧画上面的。他说,把这些反常、不精确的事实摆在一起看,这些作品假得就像“洋基队中有人穿着红袜队的队服、肯尼迪拿着iPhone"一样。

 

译:Joe Zhu

编:Elain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