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你想象不到的纤细轻盈,竟然来自这场玻璃艺术展

分享至

宇宙的一切光芒,都是你的亲人。——泰戈尔《萤火虫》

2017年3月26日,“如是我闻:郑闻卿个展"在上海玻璃博物馆开幕,这也是她的首个个展。

展览集中呈现了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郑闻卿近期的创作,围绕线性玻璃在“动态"下与声音和光的对话展开,展示了艺术家如何以玻璃为媒介,涉入到装置艺术的创作中,探索单个材料背后的无限可能。

曼陀罗系列。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曼陀罗系列。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早在2014年,上海玻璃博物馆即首次与当代艺术家张鼎跨界合作,带来展览“黑色物质";之后博物馆成立名为“退火"的专门项目,邀请对玻璃材料感兴趣的当代艺术家共同探索玻璃与当代艺术结合的种种可能。

继杨心广、廖斐的双个展之后,今年又将邀请林天苗和毕蓉蓉两位艺术家参与该项目。本次郑闻卿的个展可看作是玻璃博物馆与当代艺术合作的又一次成功尝试。

《芒》,2017年,玻璃、木、LED,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芒》,2017年,玻璃、木、LED,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玻璃作为一种日常生活和工业生产中的常见材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被真正视为一种重要的媒介进入当代艺术的视野。早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曾向东欧派出了第一代学习玻璃艺术的留学生,但当他们学成归来、并在中国传授所学的玻璃器物风格时,欧洲的玻璃艺术风格已然开始转向。

从此中国的玻璃艺术便被夹在实用与艺术的缝隙中,一直未能发展成为独立的当代艺术门类甚至是一种受到承认的艺术形式。

《透明的声音-I》,2017,玻璃、木箱,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透明的声音-I》,2017,玻璃、木箱,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在英国玻璃艺术家Andrew Brewerton的帮助下成立了玻璃艺术专业,国内的各大美术院校才相继将玻璃艺术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加入艺术人才的培养计划中;包括庄小蔚、刘立宇、关东海、王建中等在内的一批中国玻璃艺术家开始崛起,方才将玻璃艺术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表现形式推向前台。原先学习工业设计的郑闻卿也正是在这股浪潮中转而开始钻研玻璃艺术的表现形式。

《芒》,2017年,玻璃、木、LED,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芒》,2017年,玻璃、木、LED,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玻璃博物馆执行总裁张琳提到,在起步较晚的中国玻璃艺术发展史中,“大而厚重"的浇铸玻璃始终是国内十多年来的主流。而郑闻卿透过其女性艺术家的独特视角,将拉长的玻璃细丝作为其艺术表达的主要语言形式,并通过机械部件将其置换为动态的、有声的艺术装置,扭转了公众对于玻璃艺术原有的刻板印象,呈现出不可思议的轻盈、精致、灵动和诗意。

展览共展出了《透明的声音》系列、《曼陀罗》系列以及《芒》三个系列的六组玻璃与机械结合的大型装置作品。2017年的新作《透明的声音-IV》以十个玻璃丝和机械棒槌装置构成一块独特的展览空间,棒槌击打玻璃的声音清脆错落,此起彼伏,与纤细晶莹的玻璃细丝共同构成一种奇妙的浸入式体验,不但将玻璃从静态解放为动态的装置,更以声音的方式在听觉层面向观众传达玻璃丝的纤细与轻盈。

《透明的声音-III》,2017年,玻璃、钢,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透明的声音-III》,2017年,玻璃、钢,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在《透明的声音-III》中,漆黑的走道两侧是无数如莎草一般纤长的玻璃细丝,观众如在河岸行走,手机光线照处,玻璃丝如风摆芦苇轻轻摇曳,荧光闪烁。对郑闻卿来说,人的记忆带着若隐若现的特质,这种不确定性为记忆中的景物赋予了一种透明的属性,作品正像童年的河畔一样,呈现出如梦似幻的记忆风景。

《透明的声音III》。视频: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透明的声音III》。视频: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曼陀罗》系列作品探讨的是有关爱情与生命的宏大主题。人们用“曼陀罗"花来象征生命,并赋予不同颜色的曼陀罗以相应的花语,而郑闻卿结合两者,在作品《曼陀罗-I》中创造了一朵不断变换颜色的曼陀罗花,作为对生命的完整性和复杂性的象征。玻璃丝构成的三层花瓣在色彩的变换中缓慢开阖,既极具未来感,又充满着一种宗教式的宏大和崇高。

《曼陀罗-I》,2017年,玻璃、钢、LED,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曼陀罗-I》,2017年,玻璃、钢、LED,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曼陀罗-II》则以无限纤长的玻璃细丝在空间中反复映射,象征爱情的迷幻、敏感和不确定性,观众可以从一头的放大镜中向柱形的装置中窥探,一片灿烂的光斑组成如在转动的花瓣,如同人对情感的渴望绵延久远,超越了时间维度的“始"与“终"。

《曼陀罗-II》,2017,玻璃光纤、亚克力镜面,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曼陀罗-II》,2017,玻璃光纤、亚克力镜面,装置。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这是一个女性艺术家打量世界和回溯记忆的诚实表达。

我们从未见过玻璃以这样的形态出现:不再厚重、不再向下坠堕,反而如生命体一般向上生长,似乎随时处在折断的危险之中,同时又无比坚韧,在摇动和敲打中发出清越声响。

艺术家郑闻卿。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艺术家郑闻卿。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郑闻卿最大的特点在于以一种极具开创性的方式拓宽了玻璃艺术的表现力,其形式本身具有无可争辩的先锋性,而呈现的效果却回归到一种极具中国诗意和传统美学色彩的含蓄中去。她展示了一个艺术家的创造力是如何建立在对媒介的熟悉程度之上——只要坚持钻研和创作,玻璃以及任何其他材料都具备着充满惊喜的无限可能。

透明的声音IV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透明的声音IV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上海玻璃博物馆

如是我闻:郑闻卿个展

地点:上海市宝山区长江西路685号,上海玻璃博物馆23号楼一楼

时间:2017年3月26日-2017年5月6日

 

文:鲍文炜

编:Liu 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