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纽约》杂志50岁,小野洋子等大牌艺术家做了哪些准备?

分享至
Mel Bochner,《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Mel Bochner》。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Mel Bochner,《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Mel Bochner》。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2018年4月正值美国杂志《纽约》创刊50周年之际,这家杂志邀请了曾为杂志设计过封面的艺术家,并为他们策划了一场公共艺术展。首批入选的这八位艺术家是:观念艺术家Mel Bochner、艺术家兼诗人约翰·吉奥诺(John Giorno)、艺术家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摄影艺术家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纽约摄影师兼画家Marilyn Minter、行为艺术家小野洋子、艺术家Rob Pruitt和汉克·威利斯·托马斯(Hank Willis Thomas)。目前他们设计的封面张贴在纽约25个空间,其余艺术家的作品将从现在到今年十月在纽约的大街小巷陆续展出。

《纽约》杂志商业和战略编辑部编辑David Haskell通过邮件表示:

“我们与艺术家就杂志封面的合作已经很长时间了,这些艺术家创造了一些最经典、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无论是芭芭拉·克鲁格、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还是KAWS。当谈到我们杂志周年纪念和每位艺术家自己的“我的纽约"主题时,如果50位艺术家用《纽约》杂志的封面描绘出他们眼中纽约城市风貌,我们就会无比地激动。"

克鲁格写给artnet新闻时说道,

“我记得(这本杂志的)刚推出的时候,它似乎瞬间捕捉到了杂志(曾经为《纽约先驱论坛报》的副刊)在更名后,纽约城市的斗志与复杂性。如今,杂志依旧秉承着尖锐、大胆的新闻视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和具有令人期待的视觉效果。这座城市正在以令人敬佩和残酷的方式变化着:魅惑的喜悦、变化无常的风格、多层次的文化氛围、同情与蔑视、自私脆弱的经济环境,还有激进主义者振奋人心的鼓动。在半个世纪过后,《纽约》杂志继续以令人信服的严谨度、犀利幽默的态度、美味可口的(菜肴推荐)和无情的审视‘捕捉'纽约城市的点点滴滴。"

艺术家托马斯对artnet新闻表示:“这很酷啊。"2008年8月,为当时总统候选人奥巴马设计形象后,这是他第二次为杂志绘制封面。

芭芭拉·克鲁格为《纽约》杂志设计的封面。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芭芭拉·克鲁格为《纽约》杂志设计的封面。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莫瑞吉奥·卡特兰、Kerry James Marshall、Rirkrit Tiravanija、Will Cotton和Nina Chanel Abney等都是候选艺术家,该杂志让其他参与艺术家感到惊讶。

美国艺术家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三幅封面图中的一幅用稀疏的线条描绘出:一位正盯着手机的人,这幅封面将在今年十月首次亮相。这位90岁高龄的老艺术家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曾在纽约著名的库伯联盟学院(Cooper Union)就读艺术专业,他利用每日通勤的点滴时间进行艺术创作,将地铁车厢变成了他的艺术工作室。

他表示:“我急迫地想学习如何画得更快。我开始在地铁车厢、午餐时、酒吧、爵士乐吧画画,总是在很晚才约完会,回到家。"在纽约泰勒画廊(Timothy Taylor)展览其作品之后,他开始重新审视周年纪念封面的创作。

所有这些作品都是艺术家们为《纽约》杂志量身打造的作品,首批作品中的部分作品夹杂着一些文字分量较重的图像作品。

汉克·威利斯·托马斯,《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汉克·威利斯·托马斯》。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汉克·威利斯·托马斯,《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汉克·威利斯·托马斯》。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小野洋子用极简的方式表达出的作品几乎就是一页白纸,"纽约"标志褪变成灰色的字,画面中间位置上印有一行小字“悄悄地告诉我"。艺术家Marilyn Minter的封面展示了一位非裔美国人在被雾覆盖的玻璃后,用指尖划出的“抵抗的故乡"。艺术家Bochner在一幅浓墨重彩的蓝色背景上,用白色字样反复描绘“抹去"这个词汇。

托马斯、克鲁格和约翰·吉奥诺都选择用大写、大字号的无衬线体,而托马斯和克鲁格纷纷选择了跟政治主题相关的信息,比如:克鲁格的“Prump Tutin"(译者注:普京与特朗普名字首字母对调,艺术家在这里讽刺两人之间的关系);托马斯的“All Li es Matter"(译者注:省去“lives"中间的“v",由此变成lies,意为谎言);和约翰·吉奥诺的“你从第二大道走下去到圣马可广场"(You're Walking Down 2nd Avenue Coming to St. Mark's Place)。

艺术家托马斯在提及他的作品时说道:“我在回忆纽约(所发生的种种事件)时,特别想到了于2014年7月17日在纽约史泰登岛上发生的埃里克·加纳死亡案,以及他被遇害时的政治环境。我想用某种方式来纪念这件事。"他用其作品反观“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黑人民权运动(Black Lives Matter movement)、“生命可贵"(All Lives Matter)和“警察的命也是命"(Blue Lives Matter)。至于有人解读作品后,认为这对于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喜好虚假宣传这一点进行了引用,对此艺术家似乎有异议:“我喜欢尽可能多的做阐释。"

艺术家Pruitt还以更现代的语言形式发送了一条消息:他将美国著名平面设计师米尔顿·格拉塞(Milton Glaser)为纽约州旅游推广活动设计的标志性图标“I♥NY"(我爱纽约)转换成表情符号,并在iPhone的短信窗口显示。

编辑Haskell解释说:“在办公室里,我们通常是从编辑内容开始,并鼓励通过用视觉策略的方式来表达这个想法。邀请艺术家前来讨论,这可能会令人振奋。首先,艺术家能对回应新闻和想法摩拳擦掌、展示实力,我们可以对封面能承载哪些内容大开脑洞。"

今年秋天,所有这50组封面设计将会由杂志方面组织成一场快闪式展览。

目前,《纽约》正以名为《卖弄、肤浅、聪慧、卑鄙:<纽约>杂志五十年》(Highbrow,Lowbrow,Brilliant,Despicable:Fifty Years of New York Magazine)新特刊的形式,讲述了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关于纽约城市的复兴故事。

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前来欣赏这些《纽约》杂志的封面吧!

Rob Pruitt,《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Rob Pruitt》。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Rob Pruitt,《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Rob Pruitt》。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约翰·吉奥诺,《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约翰·吉奥诺》。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约翰·吉奥诺,《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约翰·吉奥诺》。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亚历克斯·卡茨,《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亚历克斯·卡茨》。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亚历克斯·卡茨,《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亚历克斯·卡茨》。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小野洋子,《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小野洋子》。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小野洋子,《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小野洋子》。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Marilyn Minter,《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Marilyn Minter》。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Marilyn Minter,《我的纽约艺术家封面:Marilyn Minter》。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w York Media

译:Weixin Ji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