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纽约五月艺博会之旅!Frieze这次带来了哪些全球“扩张"新构想?

分享至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艺术家Daniel Birnbaum作品。图片:artnet News China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艺术家Daniel Birnbaum作品。图片:artnet News China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一如往届,节奏依旧紧凑。本届纽约弗里兹新增设了“对话"(Diálogos)版块,它将展示拉丁美洲艺术家的作品,如Ana Mendieta、Ken Gonzales-Day和Marta Chilindron。此外,新晋艺术家Lauren Halsey还为弗里兹设立了弗里兹雕塑奖(Frieze sculpture prize)。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术周洛克菲勒广场的雕塑。图片:by Timothy Schenck;Courtesy of Timothy Schenck/Frieze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术周洛克菲勒广场的雕塑。图片:by Timothy Schenck;Courtesy of Timothy Schenck/Frieze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Bank画廊。图片:致谢Bank画廊主马修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Bank画廊。图片:致谢Bank画廊主马修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策展人小汉斯亲临现场。图片:artnet News China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策展人小汉斯亲临现场。图片:artnet News China

长期以来最受欢迎的“焦点"(Spotlight)版块,今年由绘画中心的Laura Hoptman主持策划,将容纳33家画廊,这样的规模想必会为那些默默无闻的艺术家带来了新的市场机会。同时,艺博会还专门为老牌画廊JAM(Just Above Midtown)和它的创始人Linda Goode Bryant特设了一个特别纪念区。在上世纪70年代,当诸多艺术机构还为意识到非裔美国艺术家的远见卓识前,Bryant就曾是非裔美国艺术家的支持者。

 

在本届纽约弗里兹艺博会正式拉开序幕前,artnet新闻对话了中国美术学院教师、弗里兹亚洲顾问胡丹洁,她为我们分享哪些弗里兹“台前幕后"的故事,以及东西方艺术市场正在经历的机遇与挑战。

弗里兹亚洲顾问胡丹洁

弗里兹亚洲顾问胡丹洁

artnet新闻

x

弗里兹亚洲顾问胡丹洁

作为亚洲区的代表,从什么时候开始您加入到这个团队,您又怎么描述你在弗里兹的工作内容?

2014年,更准确说应该是2013年底,我就和弗里兹的创始人之一Matthew Slotover开始了关于弗里兹在亚洲发展策略的对话。当时我们在考虑的是,对于亚洲的画廊和藏家来说,弗里兹仅仅是“另一个"博览会品牌吗?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艺术家Alex Katz作品。图片:致谢Jessica Zhang

艺术家Alex Katz作品。图片:致谢Jessica Zhang

弗里兹做杂志起家,1991年第一期《frieze》杂志的封面是达明安·赫斯特,它在YBA带来的英国当代艺术热潮之中发声,也为英国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生动而多元的当代艺术市场。时至今日,弗里兹发展为3本杂志、4个艺博会,开设弗里兹学院以及网站,它在整合媒体和市场资源的过程中,不断尝试发展出新的方式。因此,弗里兹一直强调博览会的策划性,在伦敦、纽约、洛杉矶,弗里兹拥有4个不同调性的博览会品牌,它所打造的“弗里兹艺术周"的概念,呈现的是这些国际性大都市所积淀下来的艺术、文化、人文环境的能量和资源。在RCA读书的时候我就接触到了弗里兹,当开始为弗里兹工作之后,我的想法就是把整个弗里兹品牌带入中国。

因此,在2014年,我与Matthew尝试整合弗里兹的学术和市场资源,和弗里兹在中国的责任编辑秦思源一起,组织策划了一场学术论坛以及在北京、上海的多场活动,来宣布弗里兹进入中国。弗里兹给我亚洲顾问(Asia Consultant)的头衔,是一个很有想象力的职位,主要是为弗里兹打开亚洲的一扇窗口,探讨今后发展的可能性。目前我的主要工作是为参加弗里兹博览会的中国藏家、画廊,提供相关的咨询和服务,安排“弗里兹艺术周"的行程和活动,也协助弗里兹与中国机构的进一步合作,比如:弗里兹已经成为每年3月举行的“北京画廊周"的重要合作伙伴。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9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记得大概3年前,artnet新闻中文网曾经出过一篇文章,讨论当时的“中国画廊缘何缺席纽约顶级艺博会"。当年仅仅只有3家来自中国本土的艺博会参加,而今年这个名单好像增加了一些。能否从你的观察和角度谈谈,这三年来,国际艺博会上中国画廊参展的趋势?像弗里兹这样的艺博会,对于选择国际画廊,尤其是来自亚洲本土的画廊有什么考量?

我记得那篇文章,写得相当犀利。其实2016年前后是个转折,或者说在过去的三年,全球范围内的政治、经济形势都发生了很多跌宕起伏、转折性的变化。在这个大的语境之下,中国市场的活跃使它成为了全球艺术市场关注的焦点也是大势所趋。这种全球化的趋势为中国本土画廊同时带来了机遇和挑战。

2012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外景 。图片: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12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外景 。图片: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艺术家Joan Brown作品。图片:致谢Jessica Zhang

艺术家Joan Brown作品。图片:致谢Jessica Zhang

我想,参加国际艺博会对于中国画廊来说恰恰就是个有挑战的决定,当然这对博览会和画廊来说也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我的一部分工作就是为博览会提供关于中国画廊的更全面的信息,也让弗里兹更多了解中国画廊的需求。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来自中国、亚洲的画廊能够加入弗里兹。

您是否会认为之后欧美国际性的艺博会会增加来自亚洲,尤其中国本土画廊的比例?

一定是一个积极努力的方向。

中国本土的艺博会,尤其在上海,也逐年趋于成熟,规模和影响力也在逐年扩大。在不少二线城市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艺博会。作为中国艺术市场的参与者,您是否认为这些本土艺博会的成熟会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对艺博会巨头的“亚洲策略"产生影响?能否聊聊弗里兹自己的“亚洲策略"?——我们是否会在近年里,见到一个亚洲版的弗里兹艺博会?

这几年本土艺博会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是惊人的,这与中国机构和藏家的快速成长是分不开的。我个人当然是非常愿意看到一个更加多元国际的艺术市场出现。这种来自本土的竞争压力我觉得对于国际性的博览会来说是个好事,这使它们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发展和潜力,从而更加有的放矢地制定一套针对性更强的、本地化程度更高的“亚洲策略",这对于整个市场都是有益的。

落地一个弗里兹的亚洲版本一直在我们讨论的范畴里面,甚至还在讨论其他形式的可能性。就中国内地而言,如果弗里兹的到来可以帮助解决如艺术品进口税等一些很实际的问题,并对本地艺术生态产生积极的影响,基本就具备了落地一个博览会的必要性。

今年2月,首届弗里兹洛杉矶艺博会举行,引起了不少热议,被视为激活了美国西岸的收藏市场,也吸引了不少来自中国的藏家前往。今年的纽约弗里兹,相较2月洛杉矶的版本,有什么亮点和特点吗?

我很喜欢“激活"这个词。第一届弗里兹洛杉矶的到来对洛杉矶本地,甚至美国西海岸的艺术生态都产生了积极的作用,这是一个博览会成功很重要的因素。今年是弗里兹第八年进入纽约,它将自己定位为“一个重要的创意节日,迄今为止最具创新性的策划项目“。 弗里兹纽约艺博会扩展了作品(从虚拟现实到经典)和艺术家(从自学成才到知名大师)的多样性,这届博览会的宣言是"建成一个严肃而独特的展览会,融通并影响国际艺术界,汇聚当今最具影响力的策展人,思想家,艺术家和收藏家“。Frieze延续与本地艺术生态发生密切连结的思路,与纽约独特的文化景观联系起来,比如与纽约历史性地标洛克菲勒中心合作的公共户外展示Frieze Sculpture项目。Frieze在不断尝试创新,从这届博览会起,增加了许多新的元素和内容,包括:由Patrick Charpenel(纽约El Museo del Barrio执行董事)策划的拉丁美洲艺术的新主题Diágolos,由Franklin Sirmans(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馆长)策划向Linda Goode Bryant及Just Above Midtown(JAM)致敬的部分,以及由LUMA基金会支持的“弗里兹艺术家奖“。今年的获胜者是Lauren Halsey。另外,LIFEWTR基金将在弗里兹纽约艺博会建立15年的博物馆收购基金,支持在弗里兹博览会上为布鲁克林博物馆购买作品作为其永久收藏。

依据你的观察,近一两年来,东西方艺术市场各自呈现了什么样的趋势?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高古轩画廊展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高古轩画廊展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卓纳画廊展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卓纳画廊展区。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这个问题本身就隐喻着可能的答案:东西方艺术市场,这样的分别还存在吗?我觉得最大的趋势恐怕是,我们面向一个更加开放、多元的市场环境,艺术市场的全球化进程在加速深化。于此前提下,对于这一代中国藏家来说,将视野扩展到全球,积极适应国际化的市场规则,以研究为基础,借助专业的方法,形成个人化的收藏逻辑和趣味,都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在交易方式、咨询服务、艺术教育、周边产业等领域形成更加细分的市场,也将是一种趋势。

部分蓝筹画廊近一两年在中国的推广力度很大,在中国的艺博会上销售也不错,尤其是一些在中国美术馆做过个展的蓝筹艺术家。在你看来,中小型画廊要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地更好?

我不是很喜欢“蓝筹画廊"这个说法,我觉得画廊的价值来自于它对同时代艺术家的理解、判断和支持,我想你说的“蓝筹"是指商业上成功的画廊,普遍来说,画廊的成功亦如艺术家作品被市场承认和接受的过程,它需要时间的沉淀,也许是几代人才可能完成。正如咱们前面讨论的,中国画廊在一个自身尚未发展成熟的阶段就进入全球化的竞争市场,经历着变革时期的机遇与挑战。这种挑战是一个全球话题,不仅仅在中国。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装置作品。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装置作品。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Frieze

弗里兹在今年的北京画廊周期间组织的论坛上,来自瑞士、中国的画廊,和弗里兹在伦敦的主编共同探讨了《中型画廊的机遇和挑战》这样的话题。大家的讨论很真诚,有些话甚至相当不客气。我想,我们在过程之中,所有的参与者都要做的是:对于未来蓝图的思考,形成对艺术的独特的判断,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不随波逐流,才有可能在这个行业里立足并赢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采访、文|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