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纽约秋拍落下帷幕,23亿美元背后隐藏着哪些市场信号?

分享至
拍卖师Jussi Pylkkanen 在主持11月15日晚佳士得当代及战后艺术专场。图片:by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拍卖师Jussi Pylkkanen 在主持11月15日晚佳士得当代及战后艺术专场。图片:by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刚结束不久的纽约秋拍,今年一共收获了23亿美元的成交总额,其中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三大拍卖行在忙碌的五天内共举办了11场印象派、现代和当代艺术拍卖。相较于去年11月秋拍的11.8亿美元总额,这三家拍卖行今年的销售总额几乎翻了一倍。

除了那幅拍出4.5亿美元天价的《救世主》占据了所有拍卖报道的头条外,另外还有哪些值得注意的拍品?艺术市场的观察者们从这股势头迅猛的行情中又获得了哪些重要信息?以下是我们所观察到的一些现象:

绿色代表金钱。图片:Timothy A.Clary/AFP/Getty Images

绿色代表金钱。图片:Timothy A.Clary/AFP/Getty Images

最大赢家:佳士得

佳士得在秋拍周里共获得了14.2亿美元的好成绩,比竞争对手苏富比多出近7亿美元。上市公司苏富比拍卖行在四场拍卖中共拍出了7.24亿美元,而富艺斯则在两场拍卖里获得了1.346亿美元的成绩。所有拍卖行的销售总和达到了23亿美元,使得这次拍卖成为史上总额最高之一,成为名副其实的“十亿美元周"。从2015年春拍的27亿美元总额之后,艺术市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高峰。

损失最惨重:雷诺阿作品的拥有者

雷诺阿,《Baigneuse》。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雷诺阿,《Baigneuse》。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尽管很多人都会留意到拍卖委托人能从销售中挣个不少,但别忘了:有时候你可能也会狠狠摔个跟头。这次秋拍中的一位大输家就是委托拍卖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Baigneuse》(约1882年)的藏家。这件作品在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专场中以170万美元成交,比最低估价200万美元少了15%。雷诺阿的这幅作品曾于1999年在佳士得纽约卖出了286万美元,比这次的成交价足足高出了116万美元。如果算上通货膨胀,这件作品在1999年的价格相当于今年的419万美元,这使得委托人的损失看起来更为惨重。

朱利安·施纳贝尔,《Blinky Palermo》,1980。图片: courtesy of Sotheby's

朱利安·施纳贝尔,《Blinky Palermo》,1980。图片: courtesy of Sotheby's

性价比最高的买卖:施纳贝尔的画作

拍卖中也是会出现一些性价比颇高的交易。一位运气不错的卖家就在苏富比日场拍卖中以远低于最低估价的价格幸运地收获了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1980年为已故艺术家Blinky Palermo所作的石墨素描画。这件作品的估价范围是2-3万美元,并且获得了第三方担保,但最终买家还是以6250美元买下了这幅画。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坚持自己底价的成功案例。

日场拍卖之王:苏富比

在战后及当代艺术专场和印象派现代艺术专场两个夜拍中,佳士得或许将苏富比远远甩在了后面,但苏富比在日间拍卖中仍保持着强劲的势头。在三大拍卖公司中,苏富比过去五年内在日场拍卖的金额总额位列第一。本次秋拍中,他们也斩获了1.03亿美元,比佳士得多出1460万美元。过去五年,苏富比在所有秋季日拍中获得了每场平均9320万美元的成绩,而佳士得和富艺斯分别取得了9140万美元和1280万美元。

蹿升最快的作品:Jonas Wood,《Bball 13》

Jonas Wood,《Bball 13》,2016。图片:De Pury

Jonas Wood,《Bball 13》,2016。图片:De Pury

Jonas Wood的这件作品5月25日才刚刚在戛纳amFAR慈善拍卖会上以9万美元起拍,仅仅175天后这幅以篮球为主题的画便在佳士得日间拍卖中以13.75万美元售出。

最新鲜的拍品:草间弥生的《南瓜》

草间弥生,《南瓜(s)》,2016。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草间弥生,《南瓜(s)》,2016。图片: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通常一幅画从最终完成到进入拍卖行上拍,需要经过很长一段过程。但本次秋拍中,有几幅画却属例外,艺术家完成后仅一年左右。一幅草间弥生作于2016年的南瓜画作在佳士得取得了110万美元的成绩。作品的年份尚浅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它的竞拍者,最终一位购买者以高出最高估价30万美元的标单捧走了它。佳士得同样还售出了一件Philippe Parreno的2016年作品,以及Jonas Wood一幅2016年的作品。Ugo Rondinone创作于2016年的作品在富艺斯卖出了3万美元,比最高估价1.2万美元高出不少。

(除达芬奇外)最受欢迎的艺术家:毕加索

 

毕加索,《Portrait de femme endormie. III》,1946。图片:courtesy of Philips

毕加索,《Portrait de femme endormie. III》,1946。图片:courtesy of Philips

巴勃罗·毕加索紧随李奥纳多·达·芬奇的步伐,成为了秋拍周上卖出第二高总价的艺术家,售出的36件作品总价达1.426亿美元。排名第三的是安迪·沃霍尔(25件作品共卖得1.118亿美元),紧随其后的克劳德·莫奈则以8件作品8740万美元位居第四,随后两位分别为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6件作品8540万美元总价以及梵高的两件作品高达8440万美元的总价。

值得注意的是,买下达芬奇作品的藏家如果花同样的钱可以买到的是毕加索、沃霍尔、莫奈和托姆布雷的作品各一幅。

最实际的市场检验:高端当代艺术市场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II Duce》,1982。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Images Ltd.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II Duce》,1982。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Images Ltd.

尽管一众蓝筹艺术家中的明星人物依旧在拍卖场上呼风唤雨,但其他一些当代艺术家则沦为了市场过热和估价过高的受害者。本次秋拍中,就不乏一些受到高度关注的作品最后却无人问津。比如佳士得拍卖行内,John Currin一幅绘画的最低估价达到600万美元,而让-米歇尔·巴斯奎特一幅1982年的作品最低估价达到了2500万美元,而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最低估价为120万美元。不过说实话,有些作品的流拍可能是人们对于达·芬奇《救世主》的狂热和关注还未散去,因而受到了牵连。

最流行的趋势:跨类别销售

达·芬奇的《救世主》和苏富比售出的2001版法拉利

达·芬奇的《救世主》和苏富比售出的2001版法拉利

我们都知道战后及当代艺术板块是拍卖行业中利润最大的部分,而在这一季的拍卖中各拍卖行都充分证明了他们在这一板块上费了多少心思。众所周知,佳士得将已经有500年历史的达·芬奇画作《救世主》放到了战后及当代艺术夜拍,苏富比则将一辆2001法拉利(你没有看错,真的是一辆车)和培根、沃霍尔的作品放在了一起。苏富比甚至“令人生敬"地放弃了为此强添艺术外衣的努力。销售主管Gregoire Billault对《金融时报》说道:“把(车)称为艺术可能有些勉强,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但它非常现代又漂亮,和我们的时代相互呼应。"

虽然没有如此激进,富艺斯也在推动着当代艺术晚场拍卖的界线,将一幅毕加索的纸上作品《Portraitde femme endormie III》(1946)放到了这一板块。但买家们看上去也并不介意,最终作品以高出最高估价近9倍的930万美元成交。

最大飞跃:印象派作品

马克·夏加尔,《Lex Amoureux》,1928。图片:courtesy Sotheby's;© 2017 Artists Rights Society(ARS),New York / ADAGP,Paris

马克·夏加尔,《Lex Amoureux》,1928。图片:courtesy Sotheby's;© 2017 Artists Rights Society(ARS),New York / ADAGP,Paris

用Art Agency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Allan Schwartzman的话来说,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市场“虽然被认为已经奄奄一息,甚至毫无生机了。"但从这次的表现来看“这一市场仍然表现活跃、势头良好。“他表示这一市场的困难并不在于市场本身或是品味问题,而是“能够得到多少真正的佳作。"两家拍卖行都在这一板块取得了近几个季度以来最好的成绩。苏富比共拍得了3.11亿美元,而今年春拍的成绩则为2.13亿美元,去年秋拍的总额则是1.96亿美元。同时,佳士得拍出了5.31亿美元,为十年来最好的结果。这也轻松超过了今年春拍和上一年秋拍的成绩,分别为3.186亿美元和2.79亿美元。

幅度最大的加价:3000万美元

佳士得晚场拍卖里,Alex Rotter和Loic Gouzer在电话竞拍高潮时进行商讨。图片: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Images

佳士得晚场拍卖里,Alex Rotter和Loic Gouzer在电话竞拍高潮时进行商讨。图片: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Images

即使是在千万美元级别拍品的竞价上,每次出价的涨幅平均达到了50万至100万美元。围绕达·芬奇那幅《救世主》而展开的长达19分钟的竞价已经让人瞠目结舌,而当时每次加价的幅度都达到了1000万美元。接着,Alex Rotter代表的客户一下子从3.7亿美元出价到4亿震惊四座,一举结束了这场拉锯战并创下了拍卖历史上最高价的纪录,而3000万美元的增幅可能也是在公开拍卖中难得一见的场景。

译:Elaine

编:Lizhi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