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纽约古根海姆史上最多观展的艺术家,为什么是她?

分享至
希尔马·阿夫·克林特的“The Ten Largest

希尔马·阿夫·克林特的“The Ten Largest"作品现场。图片:Image courtesy of Ben Davis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刚刚落下帷幕的展览“希尔马·阿夫·克林特:未来绘画"(Hilma af Klint: Paintings for the Future)成为了该馆历史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展览。这场由Tracey Bashkoff策划的瑞典神秘主义画家希尔马·阿夫·克林特(Hilma af Klint)的回顾展总共吸引了60多万参观者。

我们可以作这样的比较:去年古根海姆展出的贾科梅蒂个展吸引了31.4万多人次参观,只达到了这次展览的一半人数,但贾科梅蒂个展的参观人数已经让它成为了全球“印象派及现代"美术馆展览类别中,参观人数前十位的展览。公平来说,造成现象级参观人数的希尔马·阿夫·克林特个展有着更长的展期(去年10月到今年4月,共6个月,而贾科梅蒂的展览则只有3个月)。同时,展览还受益于古根海姆美术馆开门时间的调整:为了庆祝美术馆60周年,古根海姆美术馆在2019年初决定将一周七天全部开门迎客。

然而,对于至今仍徘徊于艺术圈主流之外的克林特而言,能取得这样破纪录的成绩确实是一次胜利。仅仅六年前,克林特那些超前的抽象艺术即便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展览“创造抽象:1910-1925"(Inventing Abstraction: 1910-1925)中也未受过如此待遇。所以,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展览的大受欢迎?

克林特丰富却有些生涩难懂的绘画几乎受到了所有评论人的赞誉,他们将其称为“一股新鲜的气息"。况且,在如今这个更讲求用个人故事让观众和艺术产生互动的年代,艺术家本人就拥有着一段引人入胜的经历(尽管她的人生年表到现在依旧充满谜题)。克林特出生于1862年,在姐姐离世后她便成为了一名唯心论者。她与其他几位女性在一个名为“Five"的团体中共同合作,并且克林特将自己完全投身于一个受抽象绘画影响的秘密灵媒组织中——这一群体之前几乎被完全遗忘,接着又被后来者发掘。

希尔马·阿夫·克林特的“The Dove

希尔马·阿夫·克林特的“The Dove"绘画作品。图片:Image courtesy Ben Davis

她的作品不仅与更知名的男性艺术家如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和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广为人知的风格有所呼应,同时她的绘画更来源于以女性为中心的灵媒空间。因此,这场展览也可以说是一场令人欣慰的在艺术圈中拓展了女性声音的展示。从某种角度来说,“未来绘画"这场展览所产生的出人意料的轰动,就如同博物馆界的《神奇女侠》、《黑豹》和《摘金奇缘》等好莱坞大片。展览在商业和口碑上的双成功,无疑会让今后的展览安排出现新的走向。

另外,克林特展览的成功也得益于吸引了典型艺术爱好者之外的观众,比如魔法巫术近年来在流行文化中逐渐走红。这位瑞典艺术家可能在艺术史中并没有经常出现,但她的作品却广泛存在于当代超自然群体文化中(比如,在2016年独立电影《私人采购员》(Personal Shopper)中,克里斯汀·斯图尔特饰演的角色在发现了克林特的画作后受到启发,试图与她死去的哥哥进行沟通)。而在古根海姆展览进行期间,那些虔诚的信奉者们甚至会在美术馆内进行免费的“超自然导览",让参观者们学习“以小组为单位选择画作,然后练习从中接收精神信息"。

与此同时,像丝芙兰和Urban Outfitters这样的时尚公司也搭上了这波热潮,推出以魔法为主题的生活方式产品,掀起了不少话题。而古根海姆也紧紧地抓住了这一机会,借此推出了大获成功的“希尔马·阿夫·克林特胶囊(基本必备款)系列"。根据古根海姆的说法,展览举行期间,以克林特为主题的衍生产品占据了美术馆商店约42%的销售额。

男模所穿的为“佛教套头衫,灰色及黑白圆

男模所穿的为“佛教套头衫,灰色及黑白圆"(Buddha Pullover Sweatshirt, Grey with Black & White Circle)。图片: Image courtesy Guggenheim Store

这些商品包括以克林特类似圆形图表的黑白绘画为原型制作的手表(42美元),售价310美元的手绘眼睛形圣坛装饰画以及售价360美元的辐射图样和服。同时,展览画册的销售也创下了新纪录,已经售出了3万多本。这一成绩也超越了和克林特同为精神抽象主义画家的康定斯基在2009年的画册销售纪录。

 

文丨Ben Davis

译丨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