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你的一生中,应该很难再遇见如此完整的伦勃朗大展……

分享至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现场视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馆长塔科·迪比茨(Taco Dibbits)在荷兰驻伦敦大使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荷兰黄金时代的伟大画家伦勃朗·范·里金(Rembrandt van Rijn)能复活一天,对人们讲述他的人生故事,他“可能会直接飞奔去国立博物馆"。这是因为荷兰国立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全面的伦勃朗收藏。

而为了纪念伦勃朗逝世350周年,该博物馆于2月15日(至6月10日)举办一场史无前例的展览——展出馆藏中所有由伦勃朗创作的藏品

一个巨大的任务

这次展览恰如其分地命名为“全部的伦勃朗"(All the Rembrandt),展出包括22幅油画、60幅素描和300多幅版画。迪比茨说:这是该博物馆历史上首次同时展出这么多伦勃朗的作品,部分原因是许多画作和版画“极其脆弱",所以平时很少展出。

展览记录了这位画家的职业生涯,从默默无闻的早期,到作为一个著名画家的崛起,再到他辉煌的巅峰和他最终的终点,最后穷困潦倒地死去。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现场视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展出的作品中包括他众多的自画像、17世纪阿姆斯特丹的日常生活场景,以及普通人居住的宏大历史和圣经场景。

同时展出的还有他著名的马尔丹·苏勒和奥普金·高比(Marten Soolmans and Oopjen Coppit)的婚纱照,由国立博物馆在2015年与卢浮宫联合收购。其他著名的作品包括他的私密的、不太为人所知的“性感绘画"(迪比茨这样称呼它们),这证明伦勃朗“不仅是一位荷兰艺术家,也是每个人的艺术家"。

公开修复博物馆皇冠上的宝石

但这次展览将真正聚焦于国立博物馆最珍贵的藏品之一,也是伦勃朗最著名的画作《夜巡》(The Night Watch)。

这幅雄心勃勃的画作完成于1642年,展现了画家叛逆的一面。伦勃朗受阿姆斯特丹市长(同时也是国民警卫队队长)的委托创作了这幅作品。他的赞助人期望他创作一幅直白的团体肖像。相反,这位淘气的画家描绘了一幅混乱的历史场景,几乎没有给这幅画的主题带来任何乐趣。

这幅作品也体现了形式上的创新:它是第一位艺术家使用调色板刀在画布上刻雕颜料的作品

 

伦勃朗·范·里金的作品《弗朗斯·班宁克·科克上尉指挥的第二区民兵连》(1642),也被称为《夜巡》。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的作品《弗朗斯·班宁克·科克上尉指挥的第二区民兵连》(1642),也被称为《夜巡》。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这次展览为博物馆的参观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有机会在文物修护人员7月份开始修复工作之前看到这些作品。修复工作的重点是回答,为什么这幅画的下半部分有一层神秘的白色薄雾。修复工作计划移除褪色的清漆,和因1975年一名男子持刀袭击这幅油画而造成的一些损坏。

整个修复工作也会在公众的视野中进行——在现场和网上同步展示。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要在2019年?这是宣传噱头吗?迪比茨问道,然后向他在伦敦的听众保证,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想在公共场合这么做,因为我们觉得,世界各地的每个人都有权利看到《夜巡》,都有权利看到我们用它做什么,因为它是文化遗产,属于我们所有人。"

博物馆的参观者(以及那些在网上观看展览的人)可以在一个由法国建筑师让·米歇尔·威尔莫特(Jean Michel Wilmotte)设计的透明玻璃展厅中,追踪文物保护人员的工作进度。迪比茨解释说,博物馆没有为修复工作设定最后期限。因为“这太重要了。"

伦勃朗·范·里金的作品《头发蓬乱的自画像》(约1628-29)。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的作品《头发蓬乱的自画像》(约1628-29)。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伦勃朗、更多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将开启这位艺术家在国立博物馆整整一年的展览计划。今年夏天,该机构还将展示在所有媒体上公众由这位艺术家启发而创作的作品(包括对伦勃朗作为早期“自拍者"的一些有趣解读)。

评审团将挑选几百幅作品参展。迪比茨说:博物馆已经被来自儿童、专业艺术家和业余爱好者的作品淹没了。

而今年秋天(2020年10月11日至1月19日),该博物馆将与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Prado)联合举办一场展览,展出伦勃朗和委拉斯奎兹(Velazquez)的作品联展,以探索他们在17世纪西班牙和荷兰战争背景下的“黄金时代"(Golden Age)中的地位。

但现在的这场展览,一切都是关于这位荷兰大师和他的作品。

迪比茨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伦勃朗所做的一切都是对我们所有人、对人类的致敬。在国立博物馆看到伦勃朗的所有作品将是一件令人惊叹的事情。"

据一位博物馆发言人介绍,这张“千载难逢"的门票于今年1月开始发售,目前已快销售一空。

临终前再看一眼伦勃朗

荷兰一家著名的慈善机构常常会组织癌症晚期患者参观国立博物馆以实现他们的梦想。而当面对如今的大展时,这家机构所收到的参观请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多。

这家荷兰慈善机构已经组织过50多人在临终前参观国立博物馆。图片:由Ambulance Wish Foundation提供

这家荷兰慈善机构已经组织过50多人在临终前参观国立博物馆。图片:由Ambulance Wish Foundation提供

为晚期患者组织过50余次博物馆参观活动的慈善机构Ambulance Wish Foundation的创始人基斯·维德布尔(Kees Veldboer)表示:比起2015年该博物馆组织的展览“伦勃朗的晚期作品",希望更多的患者能欣赏到这场题为“全部的伦勃朗"的新展览(因为相比之下,国立博物馆与伦敦国家美术馆合办的“伦勃朗的晚期作品" (Late Rembrandt)只展出了40幅画作,而且其中许多作品是借来的。)

这家慈善机构一年到头都很忙。维德布尔和他的护士妻子内克(Ineke)在十多年前创办了这个组织。每一位“客人" 都会得到一只泰迪熊,熊的名字来源于维德布尔帮助过的第一个人。那个人想在临终前最后一次参观鹿特丹港口的老水手。

这家荷兰慈善机构已经组织过50多人在临终前参观国立博物馆。图片:由Ambulance Wish Foundation提供

这家荷兰慈善机构已经组织过50多人在临终前参观国立博物馆。图片:由Ambulance Wish Foundation提供

临终病人从家中、医院或临终关怀院进行的特别探访活动由训练有素的护士监督,而救护车则由专业志愿者驾驶。司机罗尔·弗洛本(Roel Foppen)给躺在救护车担架上的一名看着伦勃朗的妇女拍了张照片。2015年,他告诉BBC时回忆道:他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另一个人也在他身旁。那个人是博物馆的常客,他的临终愿望也是去看展览。

许多人的临终愿望是去看看他们的家、大海,或者最后一次去动物园。这种参观博物馆的特殊活动通常在博物馆对公众关闭后进行。维德布尔说该慈善机构最近一次去国立博物馆参观是在12月。维德布尔最近还和一名身患绝症的人一起参观了附近的梵高博物馆。

 

以下是该展览中的一些作品:

伦勃朗·范·里金,《自画像》(约162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自画像》(约162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前臂靠在石头门槛上的自画像》(1639)。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前臂靠在石头门槛上的自画像》(1639)。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穿着东方服装的男人》(1635)。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穿着东方服装的男人》(1635)。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现场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躺在垫子上的裸体女人》(165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躺在垫子上的裸体女人》(165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伏卧狮》(1660)。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伏卧狮》(1660)。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景观与石桥》(163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景观与石桥》(163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朱庇特与提俄珀》(163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朱庇特与提俄珀》(163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坐在窗边的萨斯基亚》(163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坐在窗边的萨斯基亚》(1638)。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耶利米哀叹耶路撒冷的毁灭》(1630)。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耶利米哀叹耶路撒冷的毁灭》(1630)。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阿姆斯特丹德雷伯工会的看守》(1630),又名《纺织工会的理事》。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阿姆斯特丹德雷伯工会的看守》(1630),又名《纺织工会的理事》。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三个十字架》(1653)。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三个十字架》(1653)。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三棵树》(1643)。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三棵树》(1643)。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以撒与丽贝卡》(约1665-69)。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伦勃朗·范·里金,《以撒与丽贝卡》(约1665-69)。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全部的伦勃朗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现场图。图片:致谢荷兰国立博物馆

“全部的伦勃朗"展览将于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于2月14日持续展出至至6月10日。

 

 

文 | Naomi Rea & Javier Pes

译 | Yi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