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年轻、女性和国际化!争议炮火中,惠特尼双年展仍具期待值

分享至
左起:Rujeko Hockley和Jane Panetta。图片:Photograph by Scott Rudd

左起:Rujeko Hockley和Jane Panetta。图片:Photograph by Scott Rudd

从去年秋季以来,围绕着惠特尼博物馆董事会所产生的争议不断发酵,随之关于今年惠特尼双年展的舆论战也不断升温。只是这场辩论比想象中来得更早。上周一下午,当惠特尼博物馆公布参展的75名艺术家和群体时,争吵之声愈发激烈。

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Raúl de Nieves作品现场。图片:MAXIMILÍANO DURÓN/ARTNEWS

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Raúl de Nieves作品现场。图片:MAXIMILÍANO DURÓN/ARTNEWS

此前,著名的跨学科艺术家Michael Rakowitz退出本届惠特尼双年展的消息在一定程度上使事件激起了更多的波澜。他是在这份完整名单正式出炉前,拒绝了博物馆的邀请。

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他说道:在充分地考虑当下的情形后,我决定不参与惠特尼双年展,因为“我感觉这像是背叛在我的作品中所重视的一切东西。"artnet新闻向Rakowitz发出邮件询问更多的看法,截止发稿前没有收到回复。

 

惠特尼美术馆。图片:courtesy the WhitneyMuseum

惠特尼美术馆。图片:courtesy the WhitneyMuseum

Rakowitz这个决定回应了由“让这个地方去殖民化"(Decolonize This Place)所带领,社会活动人士(其中包含约100名签署协议的惠特尼员工)从去年开始主张的罢免惠特尼博物馆的董事会副主席Warren B. Kanders的激烈号召。而这一切源于一份来自艺术媒体《Hyperallergic》的报道,其中强调,由他担任董事会主席和所有者的公司Sarariland是催泪瓦斯制造商。这些武器在去年11月27日被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队投放于试图穿越蒂华纳-圣地亚哥国境的移民身上。

自那之后,一系列行动开始针对这座著名的博物馆展开。“让这个地方去殖民化"和其他活动团体在去年的12月初展开了联合抗议,其中包含在惠特尼的大厅燃烧鼠尾草,以及艺术家Rafael Shimunov在短时间内装置了一幅画作,作品以在网络上疯狂流传的照片为原型,内容是一对母子在十一月试图穿越边境而受到催泪瓦斯攻击。

“法医建筑

“法医建筑"现场与数码合成的Andreas Temme原景重现的模型。图片:Forensic Architecture,2017

由博物馆内部的策展人Jane Panetta和Rujeko Hockley策划,2019年的惠特尼双年展将于5月19日开幕,届时将会有70名个人艺术家和5个艺术家团队参展。其中最有名的参展艺术家包括了Nicole Eisenman,她是参与两度惠特尼双年展的老将,并且也是古根海姆大被提名2018年透纳奖的“法医建筑"工作室(Forensic Achtecture)领衔,其作品通过数字在全球范围内重塑僭越人权的现实。

总的来说,整个参展团队偏年轻。而参展的艺术家约75%不足40岁,只有5名参与过往届的惠特尼双年展。最年长的艺术家是Diane Simpson(84岁)和已被诊断出晚期癌症的Barbara Hammer(80岁)。团队中最年轻的艺术家是Brooklynite Ilana Harris-Babou,她将在今年迎来28岁的生日。

女性艺术家以38比32的男女比在个人艺术家中占据大多数(艺术家团队Las Nietas de Nonó由Lydela Nonó和Michel Nonó俩姐妹组成)。此次双年展勾勒出一幅绚烂的世界地理图景。艺术家们不仅在北美各地,同时也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工作,比如波多黎各、墨西哥、泰国以及瑞典。

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Kaari Upson装置作品现场。图片:Matthew Carasella拍摄

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Kaari Upson装置作品现场。图片:Matthew Carasella拍摄

在一份声明里,“让这个地方去殖民化"表达了对参展艺术家的尊重和支持,并且书面回应了这份艺术家名单的发布:

我们正在组织与双年展的艺术家之间的沟通,希望就如何能迫使博物馆作出正确的事与他们达成一致。首要的就是得罢免Warren Kanders。人们需要知道的是Warren Kanders只是惠特尼危机的开始。在任何地方都不应容忍依靠国家暴力牟利的投机者。

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Ajay Kurian楼梯装置作品《Childermass》(2017)。图片:MAXIMILÍANO DURÓN/ARTNEWS

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Ajay Kurian楼梯装置作品《Childermass》(2017)。图片:MAXIMILÍANO DURÓN/ARTNEWS

另一支在此次论战十分重要的团体是Working Artists and the Greater Economy(简称WAGE,意为工作中的艺术家以及更强健的经济)。WAGE致力于在非盈利性艺术组织中建立公平的劳工关系,公开鼓励即将参加2019年惠特尼双年展的艺术家暂停相关的创造性工作,直至博物馆方面回应员工的诉求且经济上赔偿参展艺术家的损失。据《纽约时报》报道,所有参与此次活动的艺术家都将收到由WAGE所提供的1500美元费用。WAGE的一名相关负责人未能在截稿前给予我们相关评论。

 

 

译 | Junsheng 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