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年度新闻回顾丨2018年,画廊找到哪些生存之道

分享至
27街上卡斯明画廊的俯瞰图。图片:Courtesy Studio MDA

27街上卡斯明画廊的俯瞰图。图片:Courtesy Studio MDA

作为艺术品一级市场的中坚力量,商业画廊在全球艺术生态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随着这一行业的发展逐渐成熟,其内部也产生了规模的分化,集群式发展的特征也受到网络时代冲击,线上销售成为了摆在许多画廊面前的选择。2018年,我们报道了多篇关于画廊行业的文章,始终关注着其发展的过程。

01

画廊行业整体趋势

画廊行业的未来

在2018年巴塞罗那“讨论画廊

在2018年巴塞罗那“讨论画廊"(Talking Galleries)专题研讨会上,会场讨论被归结为以下的几个核心问题。图片: Talking Galleries Barcelona Symposium 2018,© Xavi Torrent. Courtesy Talking Galleries

艺术行业已急待诊治,因为的交易数量、涉及成交价格和其交易的速度都上升到了一种“不可持续的水平"。部分画廊主们对成功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实际上,“没有画廊主应该在庆祝入行十年前计划赚钱"。金钱至上的过激思想只会进一步扭曲艺术市场。艺术产业必须冲破自身“孤岛",创造“一个交流生态系统"。显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阅读:

画廊必须了解的生存之道:有哪五个颠覆性趋势?

聊聊圈内那些事儿:艺术团体的扩张是否比画廊更讨喜?

撤出切尔西,入驻翠贝卡,世界画廊中心正在偏移?

竞技体育竟与一级市场异曲同工?

Catherine Opie《Football Landscape #3 Notre Dame vs. St. Thomas More, Lafayette,LA》(2007)。图片:© Catherine Opie,Courtesy Regen Projects,Los Angeles and Lehmann Maupin,New York and Hong Kong

Catherine Opie《Football Landscape #3 Notre Dame vs. St. Thomas More, Lafayette,LA》(2007)。图片:© Catherine Opie,Courtesy Regen Projects,Los Angeles and Lehmann Maupin,New York and Hong Kong

随着中小型画廊的境况日益糟糕,整个一级市场已经正式走到了“要么奋力挺过去,要不就关门大吉"的时刻。如今,超大型画廊会定期地从其他画廊挖走那些冉冉升起的明星艺术家。大卫·卓纳曾提出一个建议——“向他和其他同样大规模的画廊征收艺博会‘税',以补贴其他小型画廊参加艺博会的成本",不过这也在无意中显示了艺术市场里阶级差异其实十分悬殊。那么,艺术行业中的“弱势群体"要怎么做?或许我们可以向竞技体育学习,将“转会"变成一种商业常态。

相关阅读:

深度:拯救画廊!艺术市场能向发达的体育产业借鉴什么?①

深度:拯救画廊!艺术市场能像发达的体育产业借鉴什么?②

揭秘巨型画廊的实际规模

2018年画廊雇员规模

2018年画廊雇员规模

以往,我们只能根据画廊的大小和商业影响力将它们大概分类。但它们是最好的表达吗?最明智的方法,是通过公众可见的数据来回答这些问题。artnet新闻收集了来自一些巨型画廊的数据——包括员工人数和占地面积。

相关阅读:

揭秘:经营一家巨型画廊需要多少员工?

画廊占地总面积与艺术市场霸主地位有什么关系?

02

“大画廊"与“小画廊"

小画廊在竞争中如何生存?

Jessica Diamond,《我讨厌商业》(I Hate Business,1989)作为Alissa Bennett在Team画廊组织的群展“金蛋

Jessica Diamond,《我讨厌商业》(I Hate Business,1989)作为Alissa Bennett在Team画廊组织的群展“金蛋"(Golden Eggs)的群展一部分,2016。图片:courtesy of Team Gallery

现在,一些较小型的画廊已经认为艺博会是“划不来的交易"。部分艺博会造成了画廊大量的财务亏损(主要包括参展的展位费、货币汇率、制作费、运输费等),再加上参加了一阵子艺博会后,就会发现很难遇到新的藏家。而处在这种尴尬局面中的小型画廊应当将责任归咎于谁?

相关阅读:

⌜深度对话⌟ 一个小画廊主退出艺博会的自白:我是失败者,我不是高古轩……

深度:为什么豪门大画廊补贴小画廊,仍不能解决艺术生态问题?

卓纳画廊大小事

 

从左至右:Jeff Koons、Lucas Zwirner以及Luke Syson 正在录制卓纳画廊的第一集播客节目“对话

从左至右:Jeff Koons、Lucas Zwirner以及Luke Syson 正在录制卓纳画廊的第一集播客节目“对话"。图片:Image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卓纳画廊总是在整个行业中最具存在感的:他们成为了目前为止最新也是规模最大的一家推出播客的画廊。这个节目就公布了一系列由大卫·卓纳旗下画廊的大牌艺术家们和艺术、建筑、电影界的专业人士进行对对谈的节目阵容。同时,他们的事业版图也在不断扩张——纽约著名摄影经纪人Steven Kasher在2018年底关闭其同名画廊,加入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并出任总监。

相关阅读:

灰色市场:豪门画廊的播客节目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豪门画廊的下一个野心?著名摄影经纪人关闭同名画廊加入卓纳

画廊增设研究所,商业向学术过渡?

珍妮弗·格罗斯,豪瑟沃斯研究院执行总监,图片:Axel Dupeux. Image 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珍妮弗·格罗斯,豪瑟沃斯研究院执行总监,图片:Axel Dupeux. Image 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在商业画廊逐步转型为一个越来越像博物馆的机构的道路上,豪瑟沃斯又向前跨出了一大步。这家瑞士大画廊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艺术史研究和艺术家档案保护的独立非营利组织“豪瑟沃斯研究所"(Hauser & Wirth Institute)。这个机构自称为“完全独立的非营利机构",所有项目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没有专门服务画廊相关业务的衍生品。一切成果都将成为公共资源。

相关阅读:

画廊巨头开设非营利研究所,豪瑟沃斯此举有何战略意义?

画廊巨头争相设立研究机构的背后,是否是新一轮话语权争夺?

线上销售是画廊的必由之路吗?

高古轩画廊的2018年巴塞尔艺博会线上展示厅。图片:Courtesy of Gagosian

高古轩画廊的2018年巴塞尔艺博会线上展示厅。图片:Courtesy of Gagosian

随着人们对画廊实体空间的需求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画廊主聘请“行家"为他们的网站、社交媒体改头换面。更有人像在乎电子出版一样仔细地监测他们的网络流量。尽管画廊经纪人表示,大多数销售仍然靠销售人员亲历亲为。在长期的关系框架中,这些关系的萌芽越来越多地在网上播种,而不是仅仅通过艺博会和推介这些传统的方式来培养。这是一桩很大的赌注:画廊能长期生存最终会取决于强大数字资源库的建立。

相关阅读:

流量不止服务小鲜肉:画廊的网络销售必将取代传统“面对面"吗?

我们对艺术线上销售的理解错了?看豪门画廊们如何打破陈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