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拿下奥斯卡的日本化妆师把“小天狼星"变成“丘吉尔",其实这才是他的隐藏身份……

分享至
加里·奥德曼(Gary Oldman)饰演温斯顿·丘吉尔,由雕塑家辻和弘(Kazuhiro Tsuji)化妆。图片:courtesy of Jack English and Focus Features

加里·奥德曼(Gary Oldman)饰演温斯顿·丘吉尔,由雕塑家辻和弘(Kazuhiro Tsuji)化妆。图片:courtesy of Jack English and Focus Features

昨夜的奥斯卡颁奖礼上,辻和弘凭借电影《至暗时刻》夺得了奥斯卡最佳化妆和发型的奖项。这项殊荣险些与他擦肩而过:在2011年,辻和弘曾经暂别电影界,转向艺术,投身于创作对知名艺术家与其他名人的超大尺幅、超现实的雕塑创作。但演员加里·奥德曼找到了他(曾经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里面扮演小天狼星)。

当时奥德曼正在商谈饰演《至暗时刻》中的温斯顿·丘吉尔,但他也意识到他的演技仅仅是这场“战斗"中的一部分(昨夜的颁奖典礼上,奥德曼获得了最佳男演员)。早在2001年,在他们参与制作蒂姆·波顿的《猩球大战》时,两人就变得十分亲近。而且除了辻和弘,奥德曼并不认为有别的人能把这个工作做好。

辻和弘、Lucy Sibbick、David Malinowski因电影《至暗时刻》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化妆,在90届奥斯卡的媒体见面会上。图片:courtesy of Alberto E.Rodriguez/Getty Images

辻和弘、Lucy Sibbick、David Malinowski因电影《至暗时刻》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化妆,在90届奥斯卡的媒体见面会上。图片:courtesy of Alberto E.Rodriguez/Getty Images

辻和弘曾经的作品还包括2011年的《诺比特》、1997年的《黑衣人》、2008年的《本杰明·巴顿奇事》,而这些经历都被埋藏在了过去,据说2000年的《圣诞怪杰》脾气善变的金·凯瑞给了这位化妆师一次充满创伤的经历。那次“实验性经历"的巨大压力让他开始接受心理治疗,以至于放弃了电影行业,转而成为一名全职的雕塑家。

“我的目标是塑造一种超越‘相似性'的造像。我是从内而外的在创造这些头像,将内在的想法与情绪的外观都展现出来,就像我在叠加硅树脂一样,"辻和弘在关于他作品的艺术家声明中写道,该作品是实际尺寸的八倍,“静止不动的作品与细节经得起每一个毛孔的推敲,甚至于爱人之间都不会这么仔细的审视。雕塑允许了一种与著名人士不可思议的近距离接触与分享的瞬间。"

辻和弘,《弗里达·卡罗》。图片:致谢辻和弘

辻和弘,《弗里达·卡罗》。图片:致谢辻和弘

将奥德曼变成丘吉尔是一项挑战,耗时六个月的化妆测试,辻和弘每天都要有三个小时坐在椅子上工作。“他们彼此毫无相似之处,"辻和弘告诉《纽约》杂志。“脸的比例与眼睛、鼻子、嘴巴的位置(都有影响),如果这些比较类似,那么将奥德曼变成丘吉尔还容易一些。但是,事实正好相反。丘吉尔的眼睛很小,并且间隔较远,而加里的眼睛更深邃,并且彼此靠近。"

辻和弘创造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在奥德曼的脸颊、颚骨、脖子、鼻子与下巴处加了假体,但让演员的眼睛、前额与嘴保持原状,使得他的表情能够准确地传达。丘吉尔纤细的头发来自于一顶脆弱的假发,部分是由昂贵的婴儿毛发制成的,并且还需要每十天更换一次,而丘吉尔脸上的带斑点的粉色皮肤是一次又一次被化妆而成。

辻和弘在加里·奥德曼脸上放置假体使他成为温斯顿·丘吉尔。图片:by Jack English,courtesy of Focus Features

辻和弘在加里·奥德曼脸上放置假体使他成为温斯顿·丘吉尔。图片:by Jack English,courtesy of Focus Features

当辻和弘回到好莱坞,他给自己设下了新的边界,“我知道如何在电影行业工作,还不受到巨大压力的工作方式,"他说到。“只要我做好化妆测试与设计,而且所有事情都顺利进行,那么我就不必承受巨大压力。"也许,只要记住这点,他就能够在艺术与电影世界中很好地分配时间,不断进步,同时胜任两个职业。

与辻和弘一同获奖的还有David Malinowski和Lucy Sibbick。此次奥斯卡中,艺术界身影频频闪现,包括《挚爱梵高》这部世界上第一部油画绘制的电影,不过它输给了皮克斯的《寻梦环游记》。同时,在最佳纪录片单元,Bryan Fogel拍摄的聚焦于俄罗斯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Icarus》击败了由艺术家JR和Agnès Varda指导的《Faces Places 》。

译:Qingting Yu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