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莫奈的《干草堆》拍出七个多亿!别急,市场不见得如此……

分享至
克劳德·莫奈,《干草堆》(Meules),189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克劳德·莫奈,《干草堆》(Meules),189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在经过8分半的拉锯战之后,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一幅描绘干草堆的画作在纽约当地时间周二晚在苏富比拍卖行以1.107亿美元(约合7.612亿人民币)成交。这个数字再次为印象派创造了新纪录。但飙到如此高的数字,在某种程度上也暗示出了拍卖现场的情绪,并也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了这次拍卖的现实情况。

总而言之,苏富比的印象派和现代夜场总共拍出了3.499亿美元(含买家佣金),高于拍前估价3.37亿美元,即使在毕加索估价为300万至400万美元的作品撤拍之后(除非另有说明,这里的最终价格包括买家佣金;但拍前估值中并不包括)。55件作品中有53件找到了买家,也确保了91%的销售率。

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看,我们即有了对这场拍卖的不同看法。拍卖中近一半的拍品——准确来说是27幅作品,其最终价格都低于拍前的最低估价。在流拍的两个亮点拍品中,包括了法国学院派画家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的《酒神巴库斯的青春》(La Juenesse de Bacchus)。拍前估价在2500万美元至3500万美元之间,这幅11英尺×20英尺的油画最终在两分钟有些“折磨"的竞标过程后达到的1800万美元。另一件买入的作品,也就是胡安·米罗(Joan Miró)的《Peinture》,估价相对较低,为180万美元,但最终未能达到160万美元。

威廉·布格罗,《酒神巴库斯的青春》,188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威廉·布格罗,《酒神巴库斯的青春》,1884。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直接的竞争

随着莫奈《干草堆》的拍卖,苏富比在纽约五月拍卖周上获得了到目前为止的最高成交价,超过了保罗·塞尚(Paul Cezanne)的《水果与水壶》(Bouilloire et fruits,1888-1990),后者于周一晚在佳士得以5200万美元成交。

和大多数在拍卖会上飙涨的印象派作品一样,《干草堆》是市场上的“新鲜之物":自1986年以来,它一直藏身于在一个私人收藏中,当时它在纽约佳士得以25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按2019年美元计算,放到今天售价大概为600万美元)。在周二晚,这个数字翻了44倍,被出售给了坐在现场倒数第二排的一位女士。这幅色彩明亮的油画是“干草堆"系列中仅存的八幅在私人手中的画作之一。不过,托马斯·C·丹齐格(Thomas C.Danziger)认为,如此高昂的最终价格是合理的。“这是一个真正的杰作,"他通过电子邮件告诉artnet新闻,“在印象派的市场上,莫奈作品很有话语权。"

不过,此次拍卖会3.499亿美元的总成交额比佳士得昨晚3.99亿美元的成交额少了约5000万美元。当然,总有比整体数字更细微的地方需要注意。乍一看,苏富比在莫奈上的成功,可以被描述为赢得了这场战役,却输掉了这场战争。

苏富比的拍卖也缺乏佳士得那样的艺术家遗产的“助燃",后者拍卖的已故出版业巨头纽豪斯(S.I. Newhouse)的藏品非常令人垂涎。苏富比最引人注目的遗产是已故达拉斯收藏家欧文·利维(Irvin Levy)和他的遗孀琼·施尼策尔·利维(Joan Schnitzer Levy)的遗产。皮埃尔·博纳尔德、古斯塔夫·卡勒波特、保罗·高更和亨利·摩尔的四幅作品总共拍出了2610万美元,超过了他们1635万至2250万美元的估价。

古斯塔夫·卡勒波特,《La rue halevy. Vue du sixieme etage》,1878。列维夫妇收藏。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古斯塔夫·卡勒波特,《La rue halevy. Vue du sixieme etage》,1878。列维夫妇收藏。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尽管落后于佳士得,但苏富比的印象派和现代派画作在去年五月的拍卖中,以3.18亿美元的成交额超过了佳士得,而之前的估价为3.07亿美元至3.78亿美元。去年的总拍卖额(1.57亿美元)中,近一半来自一件作品:阿梅迪奥·莫迪里阿尼(Amedeo Modigliani)创作于1917年的《沙发上的裸女》(Nu couche, sur le cote gauche)。相比之下,周二晚间的拍卖没有那么“头重脚轻",苏富比所谓的“十三件经典印象派作品"(以《干草堆》为首)共拍出1.6亿美元,约占总成交额的一半。

只有9件拍品附有内部担保和/或第三方不可撤销投标,远低于2018年的水平。苏富比首席执行官泰德·史密斯(Tad Smith)在苏富比最新的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担保金额的减少表明市场信心十足,不需要牺牲价格上涨来确保一件作品能以预定价格卖出。但今晚的拍卖基本上处于低迷状态,这是否会在今后6个月内改变拍卖行、卖家或投机者的策略,这仍有待观察

巴勃罗·毕加索,《女子与狗》,1962。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巴勃罗·毕加索,《女子与狗》,1962。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关键作品

除了《干草堆》之外,当晚最受欢迎的作品当属毕加索在1962年创作的油画《女子与狗》(Femme au chien),画面中是毕加索的第二任妻子杰奎琳·罗克和他心爱的阿富汗猎犬卡布尔。和大多数表现最好的作品一样,它在长期未露面之后重返市场:它的卖家是一位日本私人收藏家,这幅作品在他手里已经有大约29年的时间。

当晚,在没有财务担保的情况下,这位藏家以2500万至3000万美元的预估价出售了这幅画。最终落槌价为4800万美元,加上佣金为5490万美元。据苏富比称,买家是Wynn Fine Arts(截至记者截稿时,这个机构是否是赌场传奇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让人费解的艺术品公司Sierra Fine Art, LLC的新名称还未得到证实。)

在当晚的拍卖会上,毕加索的第二件名作是创作于1968年的《火枪手头像》(Mousquetaire A la pipe),这幅画由美国一位私人藏家委托上拍,估价在2000至3000万美元之间。这幅曾在1976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作品,延续了毕加索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对与古典大师“较劲"的兴趣,尤其是迭戈·委拉斯开兹和伦勃朗。这两位大师是毕加索的艺术榜样,经常描绘火枪手的形象。这项作品最终以低于估价的1800万美元成交,包括佣金以后,成交价达到了2080万美元。

从积极的一面来看,柴姆·苏丁(Chaim Soutine)的《rougeme La Femme en》引发了一场四分半钟的竞购战,最终成交价升至940万美元,远高于800万美元的最高估价。据Baer Faxt的信息,前佳士得印象派艺术主席、后来转行成为私人经纪人的托马斯·赛杜(Thomas Seydoux)以1097万美元(含佣金)的价格赢得了这幅作品。

阿里斯蒂德·马约尔,《La Rivière》,约1983-194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阿里斯蒂德·马约尔,《La Rivière》,约1983-1940。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有一个有趣的地方,那就是阿里斯蒂德·马约尔(Aristide Maillol)的青铜作品《La Rivière》,估价200万美元到300万美元。这项作品为晚会带来了隐蔽一面。这是出售的唯一一件“裸拍",这意味着没有底价——如果不谈价格本身,这种非正统的刺激拍卖竞标策略也有助于话题的推动: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去年11月,佳士得拍出的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破纪录六亿人民币《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然而,在开场半分钟的一系列竞标之后,这项作品低于估价的170万美元(加上佣金刚好才超过200万美元)。

相关阅读:六亿人民币成就最贵在世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溅起的“水花"够大!

从那一层面来看,马约尔多少可以被视为这一晚场拍卖的代表:一件有意定位去测试市场实力的高质量作品,其成功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观察者的眼睛。

 

文丨Tim Schneider

译丨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