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面临金融危机时,艺术承担怎样的角色?

分享至
佳士得员工为2010年9月29日“雷曼兄弟:艺术作品与蜉蝣

佳士得员工为2010年9月29日“雷曼兄弟:艺术作品与蜉蝣"(Lehman Brothers: Artwork and Ephemera)专场布景。图片:by Oli Scarff/Getty Images

【背景】

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于1850年创办,是一家国际性金融机构及投资银行。2008年,雷曼兄弟曾被美国《财富杂志》选为财富500强公司之一,是当时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

2008年,受次级房贷风暴连锁效应波及,在财务方面受到严重打击,致使股价大跌。2008年9月15日,在美国财政部、美国银行及英国巴克莱银行相继放弃收购谈判后,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负债达6130亿美元。雷曼兄弟的破产被认为是2007至2008年环球金融危机失控的标志。

在雷曼兄弟破产十周年之际,专家纷纷回顾我们是否能从这场失控中总结些什么,以及可能引发下一场危机的原因。所以,我们不妨花些时间去回忆一下,艺术在那个不幸的时期,曾扮演的悲情角色。

前雷曼副总裁劳伦斯·麦克唐纳(Lawrence McDonald)在其2009年的著作《常识之败:雷曼背后的金权角逐》(A Colossal Failure of Common Sense: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Collapse of Lehman Brothers)中提出了这一论点。从本质上讲,他认为高管们过度沉溺于地位和待遇之中,对公司的日常事宜置之不理,使得他们将短期利润放在了首位。

正如麦克唐纳在2009年为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onsumer News and Business Channel,简写为 CNBC)总结的个人案例:

雷曼公司里最有才华的人被吓到了,因为他们意识到首席执行官理查德·福尔德(Richard Fuld)和他的亲信有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既不了解雷曼公司的业务,也不了解所处的困境。他们不希望他们的无知被暴露。

你可能会产生合理的疑问:如果雷曼高层不关注公司利益,那么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要不我们干脆把注意力都放在公司的艺术收藏上吧?对了,理查德·福尔德的个人收藏在稳健的艺术市场上价值超过2亿美元。雷曼公司的31楼看起来更像是苏富比艺术收藏中心,而不是市值750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hedge fund)总部——这正是雷曼公司于2007年夏天前达成的成就。

2010年,雷曼兄弟破产两周年之际,为给众多债权人筹集资金,雷曼公司的大部分艺术收藏确实在苏富比被拍卖了。其中,顶级拍品当属艺术家Julie Mehretu和刘野的画作,它们分别以100万美元和96万美元成交。其次就是Mark Grotjahn、Neo Rauch、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John Baldessari、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Glenn Ligon、方力钧和John Currin的作品,这些共筹集了1200万美元。

2010年9月25日,拍卖师Tobias Meyer在纽约苏富比专场拍出雷曼兄弟收藏的艺术家Robert Longo的作品《无题(11月2日)》(Untitled(November 2))。图片:by Michael Nagle/Getty Images

2010年9月25日,拍卖师Tobias Meyer在纽约苏富比专场拍出雷曼兄弟收藏的艺术家Robert Longo的作品《无题(11月2日)》(Untitled(November 2))。图片:by Michael Nagle/Getty Images

“这真是反响强烈的收藏,"苏富比专家表示。

(在欧洲,伦敦佳士得拍卖了雷曼兄弟的艺术收藏,“雷曼兄弟:艺术作品与蜉蝣"专场共筹集约250万美元。)

在金融记者Maria Bartiromo名为《改变华尔街的那个周末》(The Weekend That Changed Wall Street)的报道中,引用了雷曼公司一位匿名辩护人对麦克唐纳的指控:“(福尔德)全场无参与的这种说法简直是无稽之谈。直到9月中旬,他都正竭尽全力地拯救公司。“

2008年10月6日,美国众议院监管与政府改革委员会(US House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Committee)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前,“粉红代码

2008年10月6日,美国众议院监管与政府改革委员会(US House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Committee)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前,“粉红代码"(Code Pink)成员举着理查德·福尔德到场作证的标识。图片:courtesy Karen Bleier/AFP/Getty Images

尽管如此,2008年8月,当雷曼兄弟深陷裁员危机时,热衷收藏的福尔德和妻子凯西·福尔德(Kathy Fuld)通过佳士得出售他们精美现代艺术藏品中一套16件的作品,并获得2000万美元保证金。

这场拍卖在同年11月开拍,财政部和美联储启动紧急救援计划,以拯救大部分经济体免受雷曼兄弟危机的影响。由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巴尼特·纽曼(Barnett Newman)和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组成的“福尔德联盟"拿回了1350万美元。

福尔德和妻子凯西·福尔德(Kathy Fuld)在2014年秋季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的晚会。图片:courtesy Patrick McMullan

福尔德和妻子凯西·福尔德(Kathy Fuld)在2014年秋季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的晚会。图片:courtesy Patrick McMullan

不出所料,拍卖所得是令人失望的:不仅低于拍卖行给出1500万美元的最低估值,更是远远低于福尔德拿到的2000万美元保证金。事实证明,理查德·福尔德至少在雷曼疯狂的最后几个月里,做了一件无比正确的决定——也许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也许也是为了被他带进火坑的公司。

文丨Ben Davis

译丨Weixin J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