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没有最大,只有更大!巨型艺术装置的幕后推手是谁?

分享至
兰登国际(Random International)的作品《雨屋》(Rain Room)在余德耀美术馆 图片:Courtesy of Yuz Museum.

兰登国际(Random International)的作品《雨屋》(Rain Room)在余德耀美术馆。 图片:Courtesy of Yuz Museum.

当代艺术是一门大学问,同时也是一门关于大的学问:如今,藏家对超大型、标志性的雕塑作品和装置艺术作品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此前,只有规模最大的那些博物馆才关注这些作品。

在最近的巴塞尔艺术展期间,展会总监Marc Spiegler告诉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展会前卫而具有标志性的“无限"单元里的超大型艺术品的市场,已经越来越私人化,也就是说买家多是私人藏家。我们不禁扪心自问:谁才是这股潮流的先行者们?

有鉴于此,artnet新闻收集了一些对于赞助超大型艺术作品有着重大影响力的藏家,希望对各位想要了解超大型艺术品的读者朋友们有所助益。

乔普·范·卡尔登伯格

Joop van Caldenborgh

Per Kirkeby,《无题》(Untitled) 图片:Courtesy Clingenbosch

Per Kirkeby,《无题》(Untitled)。 图片:Courtesy Clingenbosch

拥有荷兰化工巨头头衔的卡尔登伯格先生,在海牙拥有一座占地达50英亩(约为20.2万平方米)的雕塑公园,用来陈列他庞大的私人收藏。这些收藏很快就会在位于瓦瑟讷尔的Voorlinden美术馆展出。届时,将有大概500件作品来自卡尔登博格的私人收藏。

当需要用到具体的词汇来形容卡尔登伯格先生的品味时——譬如他收藏的Per Kirkeby,在1994到2003年期间创作的,形似堡垒的作品《无题》(Untitled)——“庞大"和“巨大"等形容词总会率先跃入脑海中。范·卡尔登伯格为这些大开脑洞的艺术家们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家。雕塑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在谈论他为卡尔登博格雕塑花园创作的雕塑《Still Leaping》时,告诉《纽约时报》,“这件作品重达5吨,我从来没有想过它有一天会找到藏家。"

迪米特里斯·达斯卡罗普洛斯 

Dimitris Daskalopoulos

克里斯托夫•布切尔(Christoph Buchel)创作于2006-07年的作品《Unplugged(Simply Botiful)》,由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画廊和Maccarone画廊在巴塞尔艺术展“无限

克里斯托夫•布切尔(Christoph Buchel)创作于2006-07年的作品《Unplugged(Simply Botiful)》,由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画廊和Maccarone画廊在巴塞尔艺术展“无限"单元赞助展出。图片:Courtesy of artnet Magazine

只需要在达斯卡罗普洛斯的收藏网站主页上瞥一眼,你就可以看到他优先收藏超大尺寸的“大艺术"(Big Art)的承诺。网站上说:“大体积的装置艺术品正以高密度的频率呈现,"随后又加上至关重要的一句话,“达卡斯罗普洛斯私人收藏对这些大体积的艺术品所要求的物流服务和保存技术提供保证。"

除此之外,达斯卡罗普洛斯和其他人合买了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于2002年创作的《克莱斯勒帝国》(Chrysler Imperial)。另一件来自达卡斯罗普洛斯私人收藏的庞大作品是占地约为450平方米的克里斯托夫•布切尔(Christoph Buchel)创作于2006-07年的作品《Unplugged(Simply Botiful)》。

弗朗索瓦·奥德迈特

François Odermatt

Ugo Rondinone,《Turn Back Time, Let'sStart This Day Again》 图片:Courtesy of Arsenal.

Ugo Rondinone,《Turn Back Time, Let'sStart This Day Again》。 图片:Courtesy of Arsenal

这位来自蒙特利尔的收藏家以他对纪念碑式艺术的品味而闻名。他是蒙特利尔的军火库当代艺术中心(Arsenal Contemporary Art)的合伙人。军火库当代艺术中心致力于把代表着奢华的“迈阿密模式"(Miami Model),一种的私人艺术展示模式,带到加拿大。占地面积超过7400平方米,军火库当代艺术中心被描述为“加拿大唯一能够直接开车驶入的艺术空间",因为这样能够更好的展现他“巨大"的品味。

这种会场让艺术家Ugo Rondinone根据一棵2000岁的树所打造的,1:1比例的雕塑有了容身之地。

贝尔纳多拉·帕斯

Bernardo Paz

Helio Oiticica,《Invenção da cor, Penetrável Magic Square # 5》   图片:Courtesy of Imhotim

Helio Oiticica,《Invenção da cor, Penetrável Magic Square # 5》。 图片:Courtesy of Imhotim

根据BBC的报道,“巴西的Inhotim艺术中心庆祝自然于大型艺术的交融。"Inhotim艺术中心由矿业大亨贝尔纳多拉·帕斯创立,馆藏多以四处延伸的雕像为主。这座艺术中心以创建一种艺术与自然的新关系为宗旨。

在众多知名的艺术品之中,最闪亮的那一件就是由何里欧·奥蒂塞卡(Helio Oiticica)在1977年,用鲜艳的独立式色彩墙板制作的地标性建筑式装置艺术系列《Invençãoda cor, Penetrável Magic Square # 5》。帕斯还收集了克里斯·博登(Chris Burden)在2008年创作的史诗级行为艺术作品《坠落的钢梁》(Beam Drop)中的道具。在这场行为艺术里,博登让“产自本土"的I型钢梁从吊车上坠落到搭上,来建立一座后工业时代的巨石阵。

辛迪·拉乔夫斯基和霍华德·拉乔夫斯基夫妇

Cindy and Howard Rachofsky

汤姆·弗雷德曼 Tom Friedman,《Untitled》   图片:Courtesy of Warehouse Dallas.

汤姆·弗雷德曼 Tom Friedman。《Untitled》 图片:Courtesy of Warehouse Dallas

达拉斯收藏家霍华德·拉乔夫斯基喜欢闪亮的东西,所以很自然的,他们的品味也向“大"发展。他们的豪宅就像画廊一样,甚至连罗伯特·欧文(Robert Irwin)的《瓷砖飞机》(Tiled Planes)都能摆在他们的前院上。

这对夫妇和韦尔农·福克纳(Vernon Faulconer)一同建立了一座占地52500平方英尺,名为“仓库"(the Warehouse)的展览中心,这是一座足以用来展示拉乔夫斯基夫妇战利品的宽敞房间,当中有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oi)的《Cell [You Better Grow Up]》和汤姆·弗雷德曼(Tom Friedman)的《无题》(Untitled)。弗雷德曼的《无题》刻画的是一位从蓝色发泡胶里雕出的,弯腰驼背、颤颤巍巍的人形雕像。(随后这件艺术品真的成为了一件博物馆级别的作品,由达拉斯艺术博物馆和拉乔夫斯基夫妇共同拥有。)

余德耀

Budi Tek

兰登国际(Random International)的作品《雨屋》(Rain Room)在余德耀美术馆。 图片:Courtesy of Yuz Museum

兰登国际(Random International)的作品《雨屋》(Rain Room)在余德耀美术馆。 图片:Courtesy of Yuz Museum

作为在Spiegler收藏家榜单上举足轻重的印度尼西亚籍华人收藏家余德耀,正在把市场向“大艺术"的方向上推。这个空间选址很值得夸耀——位于上海的余德耀美术馆曾是上海龙华机场的机库所在地。“通过保留这座巨大建筑的宏伟感,这个空间完美地为余德耀美术馆馆藏的作品增添了光芒。"有时候,余德耀的品味是壮观而优雅的。余德耀正在为这个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贾科梅蒂展览"而忙碌。但是有时,这些展览却仅仅只是为了塑造一种所谓的“奇观"(Spectacular,《景观社会》一书中叙述的一种现象):他购买了兰登国际创作了一场特别的项目《雨屋》,并在上海将这个项目扩建了50%。

艾兰·吉布斯

Alan Gibbs

Anish Kapoor,《Dismemberment, Site 1》。 图片:Courtesy of Gibbs Farm

Anish Kapoor,《Dismemberment, Site 1》。 图片:Courtesy of Gibbs Farm

“‘宏伟,更宏伟,最宏伟'就是在吉布斯农场(Gibbs Farm)所感受到的情绪。"这是参观完新西兰最大的商人艾兰·吉布斯在凯帕拉湾 (Kaipara Harbour) 建立的一个占地1000英亩的艺术公园之后的感受。

这个项目的确有点让人望而生畏。其中包括安尼世·卡普尔(Anish Kapoor)巨大而扭曲的雕塑《Dismemberment, Site 1》,这座雕塑看起来就像是外星人在山间放了一个巨大的乐器一样。还有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长达252米的作品《Te Tuhirangi Contour》

皮埃尔·洛里内 

Pierre Lorinet

Tomás Saraceno,《Cloud Cities /Air-Port-City 4 Modules Meta》。图片:Courtesy of Domaine du Muy

Tomás Saraceno,《Cloud Cities /Air-Port-City 4 Modules Meta》。图片:Courtesy of Domaine du Muy

法国出生的洛里内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公司之一Trafigura的首席财政官。为了庆祝他的40岁生日,他决定听从艺术顾问Edward Mitterrand的建议,更“大型"地收集他的艺术。

洛里内变成了Mitterrand的Domainedu du Muy花园的合伙人。Domaine du Muy是一个在St.Tropez郊外占地24英亩的公园。在那里,洛里内可以展示诸如Tomás Saraceno的《Cloud Cities / Air-Port-City 4 Modules Meta》这样的艺术品,富有如洛里内也无法在他家里摆出这么大的作品。

雪莉·马林和乔尔·马林夫妇

Sherry and Joel Mallin

Huma Bhabha,《The Orientalist》。图片: Courtesy of The Mallin Collection

Huma Bhabha,《The Orientalist》。图片: Courtesy of The Mallin Collection

马林夫妇的私人宅邸坐落在纽约的庞德岭(Pound Ridge)。在那里,引人瞩目的不仅仅是那占地15英亩,展示他们庞大收藏中的70件户外雕塑作品的鹿角雕塑花园(Buckhorn Sculpture Park);还有一座占地1万平方英尺,名副其实的 “艺术谷仓"(Art Barn)。这给他们足够的空间来展示诸如Huma Bhabha的《The Orientalist》和Jeppe Hein的《Site Rotating Pavilion 》等作品。《The Orientalist》刻画了一个坐在王座上的国王形象的雕塑;而《Site Rotating Pavilion》则是一个镜面迷宫,这件作品被Hein称作他创作生涯中最有雄心的作品之一。

Hein告诉《W》杂志,“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他们打了很深的地基,挖出了成吨的土壤,然后现在为了超长卡车铺设了一条新的道路。"

约翰·帕帕约翰和玛丽·帕帕约翰夫妇

Mary and John Pappajohn

 

Jaume Plensa的《Nomade》。 图片:Courtesyof Des Moines Art Center

Jaume Plensa的《Nomade》。 图片:Courtesyof Des Moines Art Center

于2009年完工,在美国得梅恩(Des Moines)的约翰玛丽帕帕约翰雕塑公园(The Pappajohn Sculpture Park),是这对夫妇对艺术的巨大野心的载体。

在公园开幕时,得梅恩艺术中心(the Des Moines Art Center)的总监Jeff Fleming告诉我们,“当约翰·帕帕约翰给你打来电话,说:‘我有个想法。'你懂的,这必然会成为一件大事。"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单单是在开幕式上展出的作品,总价值就达到4000万美元,其中包括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oise)的,重达1000磅,像是来自《格列佛游记》中的大人国的《蜘蛛》(Spider)和Jaume Plensa的《Nomade》,一个3层楼高,由不锈钢铸造的文字所组成的人形雕塑。

斯蒂夫·奥利弗与南希·奥利弗夫妇

Steve and Nancy Oliver

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的作品《The Tower》内部图。  图片: Courtesy of Oliver Ranch

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的作品《The Tower》内部图。 图片: Courtesy of Oliver Ranch

位于旧金山北面,面积达到100英亩的奥利弗庄园(Oliver Ranch),是奥利弗夫妇用来展现他们充满野心的场域特定艺术装置之地。庄园提供大量的空间给艺术家,譬如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Robert Stack house、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Ursula Von Rydingsvard和Miroslaw Balka等,让他们可以放开手脚创作艺术。

 

庄园内的中心作品是汉密尔顿的《The Tower》,这是她的第一件永久性装置,耗时3年半才完成。这个有着缠绕弯曲的楼梯,极富雕塑美感的塔楼,拥有一个“独特的声学环境",能够同时容纳近150人。这件艺术品,同时也用于举办行为艺术现场表演。

克里斯汀·瑞宁斯

Christian Ringnes

托尼·奥斯勒(Tony Oursler)《Cognitive& Dissonance》 图片: Courtesy of Ekebergparken.

托尼·奥斯勒(Tony Oursler)《Cognitive& Dissonance》。 图片: Courtesy of Ekebergparken

瑞宁斯这位挪威地产百万富翁,因长期支持奥斯陆Ekebergparken雕塑公园(Ekebergparken Sculpture Park)而闻名。Ekebergparken雕塑公园(Ekebergparken Sculpture Park)在2013年开始向公众开放,为奥斯陆市所有,里面点缀着的全是瑞宁斯的私人收藏。

在这样背景下,这个公园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各种惊世骇俗的项目,譬如艺术家Sarah Sze的22英尺长,带有一幅大型景观园林图(作为吸引鸟群的模拟栖息地)的鸟类喂食器;以及托尼·奥斯勒(Tony Oursler)的《Cognitive & Dissonance》,一个大型的投影装置艺术品,把图像射到周围的大树上,代表着数码时代的混沌;还有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在2013年展出的行为艺术,在作品里,她带领300名参与者,和她一起尖叫,致敬蒙克的《呐喊》(The Scream)。

大卫·沃什

David Walsh

在古今艺术博物馆展出的,艺术家Julius Popp的作品《Bit·Fall》 。

在古今艺术博物馆展出的,艺术家Julius Popp的作品《Bit·Fall》 。

澳洲塔斯马尼亚岛州的收藏大鳄、赌场百万富翁大卫·沃什(友情提示:不是那种开赌场的百万富翁,而是那种靠职业赌博致富的百万富翁。)大胆冒进的艺术品位已经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传奇。他创立了自己的私人收藏美术馆,古今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在塔斯马尼亚岛的首府荷巴特城搭渡轮便可到达。

他的艺术品位自然是多种多样的——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是,沃什喜欢那些引人注目的艺术品,而这些引人注目的艺术品就意为着体型庞大。步入他的博物馆,首先映入观众眼眸的是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矗立着的装置作品《Amarna》,以及艺术家Wim Delvoye创作,密密麻麻地布满金属网的巨型水泥搅拌器。朝着这个像洞穴一样,藏着各种珍品的美术馆往前走,看到的是Wilfredo Prieto庞然巨物般的《Untitled [White Library]》,一个模拟图书馆的,带着白森森的幽灵气息的装置艺术品,然后就是Julius Popp高耸的《Bit·Fall》 ,这件艺术品看似是一个山洞,其实是一个数码装置,从互联网上随机抽出一个词,如瀑布那样倾泻而下。

 

译:Juni Junran Jia

辑:Seline Jingyin Che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