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美术馆里开放的“艺术生产"现场:夸尤拉以机器再现的古典

分享至
艺术家夸尤拉在“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艺术家夸尤拉在“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走进昊美术馆的一楼展厅,一只巨大的白色机械臂瞬间伫立在眼前。另一边搭起的工作台前,工作人员们在多台计算机设备上忙碌着输入代码与数据,紧张地筹备着即将开幕的展览。恍惚中我以为来到的并不是熟悉的展览空间,而是sci-fi电影中看到的机械技术车间。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一身黑衣的艺术家夸尤拉来到了工作台前,启动了机械臂。机器被唤醒,在回荡在展厅的巨大轰鸣声中开始了他作为雕塑家身份的工作及现场表演:全神贯注,孜孜不倦地雕刻和重现意大利巴洛克艺术家乔凡尼·洛伦佐·贝尼尼(Giovanni Lorenzo Bernini)的著名雕塑作品《普鲁托和普罗舍宾娜》(又名《被劫持的普罗舍宾娜》(Pluto and Proserpina)。 “这种机械臂一直在汽车厂里面工作,但我把他请过来做艺术性的事情了。"夸尤拉笑道。

夸尤拉,《雕塑工厂》(2019),机器人数控装置、库卡KR60-3,机器尺寸:250 x 250 x 100 cm、围笼尺寸:360 x 600 x 600 cm,“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夸尤拉,《雕塑工厂》(2019),机器人数控装置、库卡KR60-3,机器尺寸:250 x 250 x 100 cm、围笼尺寸:360 x 600 x 600 cm,“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当机器手臂取代了雕塑家的錾刀,复杂的计算机算法决定了创作过程,当机器之眼代替人类的主管视角去重新客观审视古典作品以及自然景观,视觉效果上会有怎样的冲击?艺术史和考古学又能否被注入新的理解?这些问题都将在艺术家夸尤拉的展览“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Quayola:Asymmetric Archaeology – Gazing Machines) 中得以思考和讨论。

展览在2019年3月23日于昊美术馆(上海)开幕。这也是常驻伦敦的意大利艺术家夸尤拉(Davide Quayola) 在中国大陆的首次大型个展。展览由八个部分组成,涵盖了11组多种类型和媒体的作品,包括数码版画,影像,雕塑和机器装置。在他的作品中,希腊时期的雕塑,古代大师绘画以及巴洛克式建筑等古典艺术形式都抛弃偏离了原有的图像语义 ,重建再生成为数字化抽象作品,进行了对过去的重新想象和谱写。大家熟知的自然结构也通过复杂的计算机算法转换成了全新的数字景观。

640-17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与机器臂创作的雕塑一同展出的《拉奥孔》为夸尤拉早期作品,创作灵感源自于被广泛研习的《拉奥孔与儿子们》(Laocoon and Sons)。夸尤拉认为拉奥孔在艺术史及考古学中的重要地位可以作为作品数字化再生的重要切入点。这件作品也正是对原作进行复杂的数字模拟和实体模型技术实验的成果。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对于新技术和机器学习的探索和运用一直是夸尤拉创作的核心。在《图像志》(iconographies)系列作品中,夸尤拉通过复杂的计算机算法分析巴洛克艺术家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油画作品,彻底切断了当下与过去宗教神话场景的关联,重建数字抽象作品。而我们眼中的平淡无奇也在复杂的机器语言和算法的介入下超越了具象和抽象的界限,形成了独特的混合景观。在夸尤拉持续创作的艺术项目《夏日花园》中,艺术家向19世纪后叶的印象主义露天画派致敬,把我们所熟知的自然景观和结构用计算机语言转换成了流动唯美的数字油画,有形的笔触唤起了莫奈风景画的意象。新作《遗存》则通过载有高精度激光扫描仪和相机的无人机捕获丛林深处的自然景观而创作了崭新的风景构图。

 

640-20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夸尤拉的作品无疑是科技与古典美学的碰撞。采访中,夸尤拉提到自己创作的灵感来源于2001年推出的谷歌艺术与文化 (Google Arts & Culture),艺术作品由高精度扫描仪重现在网上,用户可以随意放大和缩小图片,足不出户在电脑前观察到作品最微小的细节。而这种数字化的便捷彻底改变了我们传统的观看方式,同时也提供了新的视觉潜力与可能性。“我想通过机器的视角,创造一套全新的视觉语言和更加单纯的美学结构。"

虽然隔离了作品原有的图像语义,夸尤拉表示古典图像以及艺术史学说对他而言还是相当重要的。事实上,夸尤拉的创作过程也是自身经历的写照。出生成长在罗马的他从小就被包围在丰富的古典图像中,然而又在很小的年纪就开始与计算机打交道。后来去了伦敦学习,夸尤拉更加受到新科技的熏陶也对其充满了喜爱,想要通过技术探索新鲜事物,也为与自己文化背景亲密相关的过去开辟新的视角。

640-22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然而我的创作理念延续了古典大师的技法,比如说米开朗基罗的'未完成' (non-finito) 概念。"对于夸尤拉而言,大师对创作过程以及媒介的重视也是自己的创作理念,而新科技使得“创作过程即艺术“的概念更为透明化。比如说,通过机械臂,观众可以看到每一件雕塑的创作过程以及在计算机算法设定下雕塑上独特的纹理。而通过扫描仪,一颗颗小小的像素点清晰地展现在画面上,观众可以观察到无人机的运动轨迹。科技对于传统技法的新诠释,也创造了一种普及艺术语言,尤其对于一些对西方艺术不熟悉的中国观众而言,这未尝不是一个理解西方艺术创作理念的新方法。

“所以如果米开朗基罗穿越到今天看到我的创作,应该不会不开心吧。"夸尤拉笑着说。

 

640-24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

“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展览现场。图片:致谢昊美术馆

对于今天炙手可热的AI,以及关于机器是否可以取代人力甚至艺术家地位这些令人有些不安的话题,夸尤拉的创作似乎会把这项讨论推向浪尖。然而,他则为我们绘制了一幅和谐美好的蓝图,在这里AI和人类可以和谐共处,而艺术家的地位不会被取代。“我希望可以和机器亲密共处,探索他们的潜能和局限性,机器和人类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局限性,我想要和机器进行对话而不是把他们当作单纯的工具。“

来到展览,游走在巨大的机械臂前,观众也许便能感受到夸尤拉对于“艺术乌托邦“的憧憬。

 

文 | Y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