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美国最大"的大都会博物馆,这十个关于它的“冷知识"你知道吗?

分享至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片:G.Scott Segler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片:G.Scott Segler

 

“它的规模令人难以置信。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艺术品超过200万件,这些艺术品的时间跨度长达5000年,"传记作家迈克尔·格罗斯(Michael Gross)在其著作《Rogue's Gallery》中如此写道,这本书将这座“美国最大博物馆"的历史记述得轰动又颇具可读性。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承载了丰富的文化想象:《曼哈顿》、《偷天游戏》(The Thomas Crown Affair,又译“天罗地网"“龙凤斗智")、《当哈利遇见莎莉》(When Harry Met Sally)等电影都在博物馆充满故事的展厅中取过景。但即使是如此著名的博物馆,也有一些小秘密——从财务情况的起伏,到一些雕塑中的“玄机"。
 
比如说,直到艺术家瓦格希·穆图(Wangechi Mutu)的全新人形雕塑于近日被安装在博物馆正立面的壁龛中时,大家才意识到这些空间已被空置了100多年——仅仅因为博物馆没有资金。
 
在下次社交派对来临之前,你可以用本文中的这些鲜为人知的事实来测试一下你的博物馆知识储备。
 
0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最初的地址
并不在第五大道

1893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片:Courtesy of Library of Congress

1893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片:Courtesy of Library of Congress

  
如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已成为第五大道的代名词,但它实际上并不是在这里起步的。这座博物馆于1870年由一群有远见的金融家、慈善家和艺术爱好者组成,两年后在第五大道681号一座较小的建筑中开放了。最初只收藏了不到200幅欧洲绘画,拥有的第一件馆藏(一件罗马石棺)至今仍在展出。
之后,馆藏不断增加,但建筑却没有变大,博物馆不得不短暂地搬到西14街的道格拉斯大厦(Douglas Mansion)。直到1879年博物馆才搬回第五大道上,也就是如今的地址。
 
02
现址建筑上最初始的风格
如今已经见不到多少了

罗伯特·雷曼馆是为数不多保留了当年红砖外立面的地方。图片:Courtesy of Flickr

罗伯特·雷曼馆是为数不多保留了当年红砖外立面的地方。图片:Courtesy of Flickr

 
1880年(大都会建馆10年后),博物馆在位于第五大道的现址上开门了。但当年建筑的风格在今天已无法辨认。原本的建筑风格为俄罗斯哥特式,由卡尔弗特·沃克斯(Calvert Vaux,中央公园设计者之一)与其合伙人Jacob Wrey Mould联合设计,特点是红色的砖墙立面。
然而,扩建工程在建筑完工后不久就开始了(最早始于1888年),几乎所有的原始结构都被扩建工程所包围。但如果你想一睹这座建筑初建时的风采,可以看看罗伯特·雷曼馆(Robert Lehman Wing)的外立面,仍然可以见到原来的痕迹。
 
值得注意的是,19世纪80年代的第五大道与今天上东区“洋气"的形象相距甚远。相反,当时的此地可谓“文化荒漠",周围全是农田,远离豪宅林立的下城。无怪乎纽约社交名媛、作家伊迪斯·华顿(Edith Wharton)将这座偏远的博物馆形容为“建造在令人无法造访的孤独环境中"。
 
03
首任馆长曾把一些
古代雕塑残部拼接起来
带角的兽形陶器,约公元前1725-1600年,塞斯诺拉收藏。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带角的兽形陶器,约公元前1725-1600年,塞斯诺拉收藏。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在19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担任美国驻塞浦路斯领事期间,卢吉·帕尔玛·迪·塞斯诺拉将军(Luigi Palma di Cesnola)获得了一批最高级的塞浦路斯艺术品,数量约为35000件。19世纪70年代中期,塞斯诺拉同意以6万美元的价格将这批艺术品卖给刚刚起步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同时,塞斯诺拉还要求博物馆任命他为第一任馆长,他从1870年到1904年去世前一直担任了这个职务。
 
塞斯诺拉渴望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也因此产生了一些具有艺术史意义的“成果"。他曾把一些废弃雕塑中的胳膊、腿、躯干等不同部位的碎片融合在一起,创造了一个颇有想象力的“塞浦路斯怪人"(Frankensteins of Cypriot)。
 
在他的任期完结多年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发现自身不确定该走什么样的路,塞斯诺拉的藏品也在仓库中慢慢被人遗忘。直到2000年,博物馆才从这批藏品中选择近600件进行展出,也让世人了解了塞斯诺拉有新意和寓言性的创作。
 
04
博物馆中有常驻花艺师
图片:Courtesy of Van Vliet & Trap

图片:Courtesy of Van Vliet & Trap

艺术品固然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但有时观众也可以停下来闻闻大都会博物馆大厅(Great Hall)里的玫瑰(或其他任何花朵)。这些高耸的展示用花束绝对是真实的,自2003年以来,打理这些植物的就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常驻花艺师Remco van Vliet。
 
这位出身于荷兰的花艺师有几代的家族传承:他的曾祖父是荷兰鲜花市场中很有名望的人,父亲和祖父经营着一家名为Den Helder的花卉企业,这家企业发展得很好,贝娅特丽克丝女王(荷兰前任女王)都是他们的老客户。
现在,Remco van Vliet负责安排每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大厅中的几瓶鲜花:一瓶在服务台中央,约有10至12英尺高,另有几瓶在附近的壁龛中。Van Vliet说,他的灵感常常来源于博物馆中展示的艺术作品。
 
另外还有个有趣的事实:那些花瓶是由《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的联合创办人华莱士夫人(Lila Acheson Wallace)捐赠的,她希望前来博物馆的游客们可以感受到“来自鲜花的欢迎"。
 
05
美国运输安全局的筛查部门
与博物馆合作紧密
这并不是运输安全局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真实筛查过程,我们认为实际上可能会“高端得多

这并不是运输安全局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真实筛查过程,我们认为实际上可能会“高端得多"。图片:Courtesy of Mark Kolbe/Getty Images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的特工们对精心包好的艺术品进行搜查,对于工作人员来说无异于噩梦。早在2009年,美国国土安全部(Homeland Security)就规定,在任何商业航班上作为货物运输的物品都将开放给运输安全管理局搜索。但《纽约时报》2010年的一篇文章估计,近20%的艺术品都是这样装箱的。
 
虽然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务,但运输安全管理局挪掉紧密排好的垫子、用手拿一些价值不菲的古董和艺术品的行为还是让博物馆难以接受。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及其他一些重要机构,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盖蒂博物馆和国家博物馆,都加入了一个“联邦筛查计划",允许他们在自己的馆内进行安全筛查,从而尽量减少作品打包后再重新筛查的可能。
 
06
博物馆中猖獗的小偷
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前任安保主管出版的新书《Stealing the Show》讲述了很多或成功或拙劣的抢劫故事。图片:Courtesy of Keyston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前任安保主管出版的新书《Stealing the Show》讲述了很多或成功或拙劣的抢劫故事。图片:Courtesy of Keyston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数字时代给艺术界带来了许多变化,其中包括安保能力的提升。几十年里,包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内的众多机构一直在“让公众获得自由的观赏体验"和“保持足够的安全措施"之间挣扎。然而很多时候,窃贼成为了赢家。
1979年,一座价值15万美元、重达23磅的5世纪赫尔墨斯大理石雕塑从一个木制基座上被摘下来。失窃消息爆出后不久,人们找到了它的下落,但神秘的是,它的脸部被刻上了一颗心。2016年卸任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首席安保官John Barelli在最近出版的一本名为《在展览上盗窃》(Stealing the Show)的书中就讲述了这件事,以及发生在博物馆中的其他盗窃行为。
 
07
你可以参观中世纪的庭院
修道院分馆的庭院中种满了中世纪时就被记载的植物。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修道院分馆的庭院中种满了中世纪时就被记载的植物。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许多游客都知道,除了在第五大道的本馆外,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还包括在曼哈顿北部崔恩堡公园(Fort Tyron Park)的修道院分馆(the Cloisters),和位于麦迪逊大道与75街交汇处的布劳耶分馆(Met Breuer)。
参观修道院分馆的游客会注意到其中有三个基于中世纪造园传统修建的庭院(修建于1938年,就是此处开放的那年)。其中的Bonnefont庭院特别吸引人,因为内部种植了近300种草药,许多都是在中世纪时期便被记载有药用或食用价值的。人们不允许触摸,但要时刻睁大眼睛,注意像颠茄(Deadly Nightshade)这样带毒性的植物。
 
08
很少人使用的入口
81街的入口非常省时间,很少人用。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81街的入口非常省时间,很少人用。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毫无疑问,观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令人叹为观止的大厅肯定是一大乐趣,但在正门排成长队的游客群中等待,并不是一种让人愉快的体验。内部人员告诉我们,避开长队的最佳选择是从博物馆楼下的Uris教育中心(位于81街)入口处进去,这里也有无障碍设施,而且队伍较短、有礼品店和没什么人用的洗手间。如果买好了票的话,乘坐电梯上行便可抵达博物馆大厅。
 
09
博物馆吉祥物:
一只古埃及蓝色小河马“威廉"
河马威廉,约公元前1961至1878年。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河马威廉,约公元前1961至1878年。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尽管这尊蓝色河马小雕像很可爱,但古埃及人认为这种巨大的生物对于人死后的世界来说是一种真正的威胁。这尊表面涂成蓝色、上有花纹装饰的河马雕像是在埃及南部地区一座坟墓外部被发现的,它的三条腿断了(现在已经修复),很可能是为了防止它在来世伤害死者。在1931年的一本幽默杂志上,这尊小河马获得了“威廉"的名字,并被视为先知。此后,它就成为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非正式吉祥物,这也让我们对其他城市博物馆的吉祥物感到好奇……
 
10
本月
一位艺术家在博物馆内驻留9天
术家尼基尔·乔普拉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进行了9天驻留。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摄影:by Stephanie Berger

术家尼基尔·乔普拉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进行了9天驻留。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摄影:by Stephanie Berger

 
大都会的首位年度艺术家尼基尔·乔普拉(Nikhil Chopra)于9月12日至20日期间在馆内驻留,并完成自己迄今为止最长的行为艺术作品。这个行为演出名为《大地、水、天空》(Lands, Waters, Skies),他设计了贯穿整个博物馆的漫长动线:穿行于丹铎神庙(The Temple of Dendur)、中世纪雕塑展区、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的《墙绘 #370》和其他作品之间,在行进的过程中甚至会播放音乐。当然了,他也睡在博物馆中。
 
 
文丨Katie White
译丨Yutong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