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绿光"艺术家群展,关注艺术的本质意义

分享至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2017年9月2日,青年艺术家群展——《绿光》在艺凯旋画廊与大众见面,徐弘、潘剑、何杰、涂曦、许宏翔五位艺术家的作品在展览上共同亮相。

潘剑,《Y-160212》,布面油彩、丙烯,2016。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潘剑,《Y-160212》,布面油彩、丙烯,2016。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绿光,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天文现象,该现象发生需要具备很多条件,与气温、水汽的交互作用有关,常在日落时发生。人的一生只要看到一道绿光,许下的愿望都会实现",这段来自本次展览的导语,意味深长,带有些许梦幻色彩的文字引出了五位艺术家各自的艺术态度与思想。

徐弘,《墙》,布面综合材料,2015。图片:文章作者

徐弘,《墙》,布面综合材料,2015。图片:文章作者

作为一个年度青年艺术家群展,本次展览在展示空间的营造上较为简洁明朗,没有过多的人为空间修饰,突出了参展艺术家迥然不同的艺术风格与气息。潘剑作品中的明暗基调,还原了人类的视觉体验,展示出自然界中黑白两级的无限缠绕;徐弘的作品呈现了时间与空间共同成就的静谧瞬间;何杰充满戏剧化的作品画面,好似当代世界中的一曲新的“神话";涂曦的作品在混沌间抛出了“主体间存在性"的问题;许宏翔通过抽象的线条搭建出他对所遇万物的理解。

 涂曦,《行舟》,布面油彩,2017。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涂曦,《行舟》,布面油彩,2017。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关于本次展览的主题“绿光"和五位艺术家的作品,主办方艺凯旋画廊负责人介绍,在高速行进的世界中,当代艺术进入了某种模糊状态:一方面艺术市场急速发展,学术的引导沦为了市场的供需。艺术家所面对外部环境越来越实际,艺术的实践预设了某种功利的形态,作品风格的确立成为了外在博弈的结果;另一方面,信息的开放,国内外交流的频繁,多样文化以及不同思想在此交融,艺术家自身内容越来越复杂,所承担的问题和需要诉说的对象在每天巨大的话题市场里成为了关于话语权的争夺。

徐弘,《浪花》,布面综合材料,2015。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徐弘,《浪花》,布面综合材料,2015。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绿光,作为一种天文现象由于其罕见人们通过想象发展成为了某种完美的预言,这种模式暗合了当今艺术的某种特点:相信偶然,相信某种天地人和集力造势而成,艺术的成功成为了某种实践操作的方法,其本质意义被外部遮掩消解。

涂曦,《白昼》,布面油彩,2017。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涂曦,《白昼》,布面油彩,2017。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而对于此次展览,参展艺术家作品共同特点都基于个体的经验感悟来表达阐述,其作品内容并没有具体的批判对象和诉说方向,而是个体生命投放于当今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一个自然回馈。

徐弘,《空沙发》,布面综合材料,2014。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徐弘,《空沙发》,布面综合材料,2014。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无论是一个场景还是某个具体物件,都来自于五位艺术家自身过往记忆和生命体验。强烈的批判被弱化成个体的诉说,艺术所表达的对象从高大的社会内容散落于个体生命和外在关系的弱平衡中,这不是艺术的堕落,而是某种深化。

何杰,《历史塑造-1996年拉奥孔像写生的联想》,布面油画,2017。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何杰,《历史塑造-1996年拉奥孔像写生的联想》,布面油画,2017。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本次群展的参展艺术家都注重于通过切身的体验发现世界,接触不同思想,他们也有着对艺术本质意义的思考与坚持。艺术家何杰表示,自己“历史塑造"系列的创作灵感来自学生时代的绘画模型,他用这些再熟悉不过的模型导演了一系列荒诞地、戏剧化的故事,用画面传达出对历史的种种思考。

 许宏翔,《一堆》,布面油画,2016。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许宏翔,《一堆》,布面油画,2016。图片:致谢艺凯旋画廊

艺术家许宏翔则在绘画创作上偏向抽象的表现形式,他收集自身在日常生活中的感官体验,关注绘画和图像的关系,并将这些体验与思考投入到绘画中。用线条、色彩的力量表达对事物和人物的感受,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我想用抽象这样的方式去展现司空见惯的日常生活"许宏翔说。

《绿  光 | The Green Ray》

展期:2017年9月2日 — 2017年10月10日

地点:艺凯旋画廊/北京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A05

 

文:张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