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立足成都,放眼世界:A4美术馆8年之后重新出发

分享至
麓湖·A4美术馆侧立面全景。图片:何震环

麓湖·A4美术馆侧立面全景。图片:何震环

A4这个名称对于成都这座城市并不陌生,相反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这个词汇甚至成为了当代艺术在这座城市的一个重要代名词之一。

从年初开始,关于A4从8年的当代艺术中心正式转型成为一座民营非营利美术馆的消息就引起不少注意和热议,而美术馆也迁入毗邻湖畔新址,从一场关于“空间"和“创造"的展览出发,将重启想象。

过去8年,A4与成都这座一直以来与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紧密联系的城市展开了许多回忆,作为参与者,作为创造者,当然也是见证者;而在当下亚洲尤其是中国民营、私人美术馆热潮兴起之时观看一个艺术机构的新生,展览之外,A4对于在地性的强调、公共教育项目的执着和投入,还有与城市和社区的主动牵连,也让这场关注和讨论多了许多非典型的趣味。就像一个艺术机构与一座城市8年的恋爱,成为美术馆也似城市给这里的艺术生态许下一个永久而踏实的承诺。

麓湖·A4美术馆新馆的馆长孙莉是A4所有过去时间的亲历者和创造者之一,在4月15日麓湖·A4美术馆新馆的首次展览开展前夕,artnet新闻与她进行了一场围绕A4的对话。

artnet × 孙莉

麓湖·A4美术馆馆长孙莉。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麓湖·A4美术馆馆长孙莉。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在这次转型成为民营美术馆之前,A4作为一个非盈利的当代艺术中心已经走过了8个年头。这8年为新A4留下了什么?转型的契机又是什么?

A4作为艺术中心的前8年,最重要的不只是曾经做过的项目,而是有了一个非常团结的、能够提升展览品质,有着共同理想和价值观的团队。这是非常重要的。

从成立之初直到今天,对于A4来说,一开始所坚持的非营利性质、以当代艺术、国际化交流、推动城市发展作为最基础的几个原则方向,一直都没有改变。对于像成都这样的城市,经过8年的时间,这个方向对于成都对于A4这样的机构都是有意义的,我们也会坚定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往下走。成都并非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所以我们更需要让这座城市与世界产生对话,让更多的成都观众和市民能够了解到艺术发展的最新的状态,而不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对一个城市的发展来讲,文化和艺术对软实力的建设相当重要。国际上很多文化特别活跃的大城市,美术馆起到很大的作用。美术馆的工作不仅仅是构建新的审美方式,提供多元化的思考和观看方式的地方。其实从一个角度和侧面,来反映这个城市在文化和艺术领域的思考。

美术馆内部。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美术馆内部。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在成立A4之时,我们没有把它当做一个本土化的机构——这不仅仅是一个机构的选择,也是一种文化的策略。我们所做的工作,是让这一代人和艺术家共同成长,和正在发生的艺术形式共同成长,和观众共同成长。我们不仅仅在回溯历史,更重要的是面向未来。作为艺术中心的8年期间,我们的项目更偏向于实验性和先锋性,国际化的项目很多,引入了很多国内外艺术家和机构项目。此外,我们也收货了一群非常忠诚的“粉丝"——大家都说A4有一群铁粉。

另外一点,在今天美术馆的发展,特别是非营利美术馆,很重要的是在预算和运营机制上有相对长期的计划。我们需要思考,对于投资人、赞助人,这样的艺术机构能够带来什么。

从艺术中心建立之初,A4就一直强调与所在城市与社区的联系与沟通,而且也不断做着许多在地艺术实践。成都也是一座具备独特性格和历史文脉的城市。不断强调与所在城市与社区的关联,这也是最近频繁被讨论的一点:城市更新与艺术馆的介入。能否聊聊一直以来以及在将来,A4与城市、社区之间的相互关系?

进入到美术馆阶段,A4的工作除了大量的公共教育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与在地发生深入的联系。以前我们的公共教育项目覆盖面比较广,成为美术馆以后,我们会有一些系统性的项目开展。

公众如何去使用和利用美术馆,美术馆如何给公众供艺术领域的专业意见,这是未来一个最重要的方向,包括如何去构建一种除了展览之外的美术馆公共教育体系。针对目前城市的特点,以及自身美术馆的特殊性,我们未来也会在儿童艺术教育,通过儿童馆开展系统的、针对性的艺术项目,使孩子们深入参与到美术馆的工作,进而通过孩子的介入,让家庭参与到美术馆。这也是我们未来另外一个重要的方向。

针对社区方面,我认为不仅仅是让社区居民参与到现有的公教和展览中来,更重要的是,如何把所在区域的观众、会员和机构联合到一起,让他们利用美术馆的资源、参与其中。让本地居民更有效地利用美术馆,他们不仅仅是活动的参与者,同时也是美术馆发展机制有效的补充。我觉得这点对于美术馆机制建立和更加公众化的合力发展方向上是非常重要的。

美术馆内部楼梯玻璃。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美术馆内部楼梯玻璃。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这种空间以及项目上面的开发性是一种新的建设性的工作,能使大家看到美术馆具有真正在城市公共文化生活中的意义,而不单纯是一个观看展览的部分。真正的起到了活化的作用,我想这个对于城市的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

成都的艺术生态相对而言比较有自己地方特征性,为了使成都更加有效地融入到中国或者国际当代艺术的范畴之内,我们还需建立一些更有建设性的工作,而不是把现有的直接推动出去,而是把成都原有艺术生态更丰富和多元化,起到一个对接桥梁和实验先锋的作用。

也是未来我的工作重点,我更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文化策略者。作为美术馆馆长,文化策略的制定不单是指美术馆本身的空间,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作搭建和世界各个主要的美术馆、艺术机构、学校之间的平台化的网络关系,把成都纳入这样一个大的系统中来。同时是我们自己本身艺术生态的特征性能够充分表现出来,这样的平台的构建、搭建工作,不仅仅是我个人,也是未来A4的重要发展反向。

说完在地,再说说国际化。作为一个位于非一线城市的美术馆,A4将如何联通国际,如何发挥自身特色争取更多国际资源与机会,去建立一种更加专业化、多元化艺术形态?

我相信这个对于很多美术馆都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对于A4现在构建的形态来说,已经有很多先天的特征性。第一,是成都这座城市向南发展的,天府新区是城市向南移过程中的核心区域,这与城市当代艺术发展脉络相通。它不仅仅代表一个机构的成长,也代表了成都在更加现代化、国际化进程中发展的缩影。第二,我们所在的麓湖生态城位于生态环境非常好的湖岸边,美术馆空间具有非常独特的开放性,与周围新城发展关联。这不止是作为个体文化现象,也成为了城市发展过程和文化构建当中的有机体,并非孤立存在的,而是与城市和社区、新城的发展紧密结合在一起。个性化来源于观众的构成,当然也包括学术研究和内部系统的构建。

美术馆内部转角楼梯。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美术馆内部转角楼梯。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成都具有非常独特的包容性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也让它在国际化过程中具有非常强有力的黏合性,我们需要更开放性的建设性的工作,而非单纯拿我们既有的系统拿出去做对接。这种建设性的工作包括如何有效地现有的艺术机制和国际化接轨,在这个过程中有新的活力与新的现象。对成都艺术生态本身的发展也是非常有利的。不再成为一个低环的状态。也打破了艺术系统现有的,也就是只在专业圈层里面的工作态势。我也更希望,通过A4更加具有国际化视野的工作,让其他领域不同学科之间的联系,能够加入到美术馆的工作中。我们现在同时和人类学、建筑、设计门类在进行合作,目的是使美术馆成为在知识生产过程中的集合体,一个催化和抒发的机制。

作为未来的A4在经营策略上,会有怎样的方向和举措?

作为核心,学术展览体系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计划每年举办4次大型展览。将通过学术委员会的工作让研究保证持久性、深度、有效性。另外,会对展览品质的要求和提升,加强国际机构和学校的合作。不仅针对个体展览,在美术馆建制和运营上会有更深入的推动。

在公共教育项目中,我们会把美术馆的公教变为更系统,使观众形成习惯。儿童艺术教育也会持续,如举办儿童艺术节,让其成为针对孩子的艺术节日。

从美术馆的运营角度,学术报告厅、图书馆、艺术品商店以及驻留项目,也会成为运营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虽然美术馆是非营利的艺术机构,如何使美术馆有更强的造血机制,实现部分营收,让其更好地发展,也是未来美术馆面临的课题。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美术馆建设中来,这其中不仅仅包括普通观众,还包括在艺术文化事业上的有志者,让他们都参与到对于艺术的建设中来。

对公共教育的大力投入,是A4的另一大名片。无论是此前作为艺术中心的教育项目,或是你们即将兴建完成的儿童艺术馆。可以谈谈重视教育,尤其低龄艺术教育的初衷与原因?理想状态下,你们期待儿童与青少年从美术馆教育项目中获取到什么?

儿童艺术教育一直是我们美术馆公共项目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最开始做艺术教育可能也与我早年在国外留学的经验有关,那时经常去美术馆、博物馆,看到家长带上自己的孩子参观,有的孩子甚至在婴儿车里,或被抱在怀里。有的学校也会经常带着学生参观,甚至就在美术馆上课。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在一个宽松,多元文化、有着不同艺术视角的环境成长。从我们现实的状况来看,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在美术教育的部分是比较缺失的,有的艺术教育也相对比较单一,美术馆就成为了在艺术教育上的补充,我想这也是美术馆本身具有的一种社会职责。

i-START儿童艺术节。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i-START儿童艺术节。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美术馆起到的作用和社会上的培训机构是不同的——我们并非关注特定的技法技能以及相关能力的培训,而是希望通过参与艺术活动,能够拓展孩子们的思维,使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有所不同。我们希望能保护创造力,从孩子们的角度去陪伴和发现,起到一个引导,给予更多机会和可能性的平台,我想这是美术馆要做儿童艺术教育的重要的目标和意义。

聊聊4月15日的开馆展吧!为何是创作空间而不是改造或者探索既有空间呢?为什么以“创造空间"这一主题作为开馆首展?

开馆展我们邀请到李振华担任策展人。做策展计划的时候,对于“创造空间"的主题,我就非常喜欢。A4并非一个完全新的机构,而是有8年的积累,注册成为民办非营利美术馆,是一次重新出发。对于现在A4来说,不仅仅是做一个单纯的当代艺术的空间,同时也是对应于成都这座发展当中的区域,和我们所在的区域——天府新区,这是同行并置的。现在中国城市化进程非常迅速,对于新的城市发展、伦理以及空间中过去惯有的生活习惯,和现在的新的建造、规划,所出现的问题,新的形势,都需要有深刻的理解和研究。美术馆作为重要的城市文化、精神生活的栖息地,也可以成为精神堡垒,如何去看待新的城市化发展,以及居住其中的人的生活变化。 “创造空间"不仅仅是物理性的空间重新组成,同时外延到心理和文化的空间。“创造空间"这个主题,既是回应现在讨论的问题,也是A4机构对于空间地理位置和城市发展的变化的回应。

展览本身,我们从不同角度和维度解读创造空间这一主题。从物理性、身体性、超视觉的、内在经验的…去解读这一主题。我们会看到策展人团队当中,除了我和李振华作为艺术总监,联合策展人Richard Castelli、李杰、蔡丽媛共同策划完成。新展中观展体验有很大变化,当然我们已经熟悉了各种艺术表现形式,但是对于成都这座城市来讲,这种新媒介带来的体验并不是特别多,所以我们在开馆展中选择的艺术家都是希望观众调动身体的五感,亲身置于其中,和作品发生关系。

前段时间关于美术馆新馆建筑的报道出来后,引起不少热议。此次建筑由大地建筑之父安托内·普雷多克担当设计。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位建筑家?建筑本身上又有何亮点?

安托内·普雷多克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建筑设计师。到了成都以后,他做了大量的在地调研,成都平原的红土地貌给了他非常多的灵感,也成为了艺展中心的表面的肌理的灵感。教育中心的塔楼也是来源于羌寨的建筑特征,作为归纳和借鉴。建筑带给我们非常多的可能性,具有特征化和个性化的语言形式,建筑本身就是一件作品。

致谢麓湖·A4美术馆外顶楼。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致谢麓湖·A4美术馆外顶楼。图片:致谢麓湖·A4美术馆

既有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也不浮夸,随着时间的流失也能强调出自身的魅力。A4的新馆紧邻繁华的城市主干道,又临湖,生态环境非常好,这样的结合,从空间和地理位置来讲也是作为美术馆未来的发展具有不可多得的益处。我们既可以在空间内完成展览,又可以把我们的项目和公共艺术扩展到美术馆外,比如湖面上。

长期以来,A4与一些亚洲美术馆关系都比较密切,包括一起开展一些驻留项目等等。为什么重视与亚洲美术馆的合作? 近期还将与日本韩国等其他亚洲美术馆之间有哪些合作呢?

A4一直以来的国际合作中,亚洲部分都是非常重要的方向和比重,包括我们和日本之间的双向驻留,从横滨黄金町拓展到京都的合作。我们与亚洲国家会面临许多相似的文化背景、地缘关系,受长期文化同源性的影响,有很多相通性。尤其是日本韩国在某些时段的经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有很多借鉴意义。我觉得把亚洲作为重点来探讨是非常有价值的。亚洲的问题有很多线索延展,未来我们会在这个领域拓展工作。不仅仅限于日韩,包括印度,我们也会通过系统项目对这个工作做一个串联。

782114450

创造空间

展期:2017年4月15日至7月16日

地点:麓湖·A4美术馆

文:Cathy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