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厉为阁宣布代理屠宏涛:这家蓝筹画廊有怎样的“亚洲布局"?

分享至
厉为阁香港空间外墙。摄影:Kitmin Lee

厉为阁香港空间外墙。摄影:Kitmin Lee

近日,蓝筹画廊厉为阁(Lévy Gorvy)宣布将全球代理中国艺术家屠宏涛,这是该画廊代理的第一位中国在世艺术家。屠宏涛199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目前工作、生活在成都,通过在绘画中对风景和抽象绘画的表达,持续探索图像与技法之间有机的发展演化关系。
 
屠宏涛的早期作品中具有浓郁的新波普风格,对社会与环境疾速变迁的时代给予回应。近十年来屠宏涛的创作方向逐渐转变,发展出独特的跨文化艺术创作方式,融合了西方油画传统以及中国古典绘画理论和书画手法。受当代艺术家——如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布赖斯·马登(Brice Marden)、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以及古代中国大师,如赵孟頫、董其昌等人启发,屠宏涛通过抒情抽象诠释自我感受,传递人与自然的邂逅。
艺术家屠宏涛。图片:致谢厉为阁画廊

艺术家屠宏涛。图片:致谢厉为阁画廊

 
四川境内连绵起伏的山川景致成为他在画布上跨越时空创作的灵感之源。他说:“我的绘画是有强烈手工感,笔触感的手法,这是一种有情感,有人味与温度的媒介表达。我早期对中国的时代情绪相当敏感,后来通过塞尚的启发转而向空间进行挑战。长期以来,我都沉浸于从传统的诗意中,试图得到哲学性的领悟。和厉为阁的相处中,我们共同交流和探讨东西方诗学、绘画以及哲学的关系。对美学的探讨已经打破了文化领域的界限,得到了高度的契合,也更加拓展了我的思考。"
屠宏涛在作品中模糊了现实和想象,重新组织时间和空间的图式结构,对绘画形式的各种可能性进行了深刻而诗意的探查。
屠宏涛,《万物一马》,2014-2018,布面油画,210 x 320 cm,© Tu Hongtao。图片:致谢厉为阁画廊

屠宏涛,《万物一马》,2014-2018,布面油画,210 x 320 cm,© Tu Hongtao。图片:致谢厉为阁画廊

 
对于屠宏涛的创作,厉为阁联合创始人布赖特·格文(Brett Gorvy)有如此评价:“自见到屠宏涛作品的那一瞬间起,他繁盛的笔法和画作中的雄心壮志,让我在内心情感上深感触动共鸣。他与自然的深刻联结,以及他将自身于自然世界中的体验转换为一种普世抽象语言的能力,立即让人联想到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和琼·米歇尔(Joan Mitchell)。"
 
厉为阁亚洲区资深总监李丹青也表示:“屠宏涛秉承了国立艺专(中国美院前身)从林风眠、吴大羽等开创的二十世纪中国现代绘画和抽象主义的传统,到战后抽象绘画大师赵无极等一脉相承并传达更甚的中西并蓄。屠宏涛的早期画作以敏锐细腻的视角考察了后现代中国巨变中的人性状态。2000年代早期,屠宏涛回到中国西南的家乡后,从激进的具象表现转而投入对战后艺术史和抽象绘画的思考和实践,山水、自然微观景观和风物中的感识成为他绘画中的主要启发。他的作品传达了我们在当下世界中共同感受到的混沌与复杂;在其纯粹的画布上,屠宏涛将当代生活中由技术和行旅方式所带来的不同时空体验,融合自由的抽象笔势和传统东亚理论,为全球观众提供了极为有趣的洞见。"
 
                                                                                                 artnet新闻
                                                                                                           ×
                                                                                        厉为阁亚洲区资深总监
                                                                                                      李丹青
 
为什么会选择屠宏涛作为厉为阁全球代理的第一位中国在世艺术家?
 
厉为阁在选择代理艺术家时是非常理性的,屠宏涛首先以其绘画作品打动了我们全球的团队,大部分的团队成员“未见其人先阅其画",在他去年龙美术馆的展览中,我们在那些作品里看到了他对绘画、特别是抽象绘画的擅长和思考,这与我们一直代理经营的从战后到当代的全球抽象绘画艺术家有着不同维度的层叠和拓展;同时在深入交流时,我们发现他对中西艺术史的探寻深入,他主动选择“偏居一隅"专注创作的态度也让我们非常欣赏。
在过去几个月的准备期内,我们的交流常常在观念、艺术史、诗歌、自然甚至科学的讨论上,从各方面来说我们都感觉到画廊和艺术家的互动非常的有机和顺畅,并且对艺术有共同的价值观和愿景。因此我们在今年决定全球代理屠宏涛。
屠宏涛,《洛神》,2016-2018,布面油画,180 x 560 cm,© Tu Hongtao。图片:致谢上海龙美术馆

屠宏涛,《洛神》,2016-2018,布面油画,180 x 560 cm,© Tu Hongtao。图片:致谢上海龙美术馆

 
厉为阁选择代理中国在世艺术家是基于怎样的标准或者线索?为何不像其他蓝筹画廊一样,选择相对在国际市场上更加成熟的中国艺术家,而是一位中生代艺术家?
 
我们在选择代理艺术家时很少以艺术家的实际年龄为判断标准,的确从我们过去的代理合作名单上,很多艺术家都已经去世或人在高龄,但艺术家的成熟度与年龄绝对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同时,我们也不太赞成从所谓“艺术圈的权力关系"去看待问题,如之前所说,最重要的是回到艺术本身。我们团队除我之外,对中国艺术家、甚至这里的市场和权力关系是没有直接经验的,但这反而是一种优势,让我们在做最初判断的时候能够排除一些非关键因素,只关注最本质的问题,即艺术家本身的创作能力。
 
同时,屠宏涛所代表的中国中青年一代艺术家的国际视野也是一种优势,如果画廊能调动全球资源给其提供最好的保障,这种保障并非指物质保障,而是系统性的支持,比如在过去的几个月,我和艺术家一起去英国拜访了全球最好的油画修复和材料研究工作室之一,因为艺术家对某类特殊材料有些问题,而他在国内找不到答案,同时我们去了一些顶级博物馆共同研究了从文艺复兴到战后的绘画原作,密集地讨论了从材料、技术到观念上的很多思考,我想这是我们所能为艺术家带来的价值。
中国并非没有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而在于如何提供一个有丰富营养的系统来帮助艺术家成长——我常常拿职业运动员的支持系统来做比喻,除了运动员本身的才能和天赋,没有从日常训练到心理学、营养学的科学支撑、到全球赛事的历练、与顶级选手的切磋甚至经验分享,一个运动员很难成为国际级选手。
 
您一定去过艺术家的工作室,能否谈谈在他工作室里的感受?听说本次您还参与制作了介绍艺术家创作的影像?能否进行简单介绍。
 
去过很多次,屠宏涛的工作室在成都远离市中心的三圣乡,工作室外很多绿色,工作室里堆满了画,完成或未完成的,大大小小,从纸本到油画,从人物到抽象风景,小到一棵植物,以及各种在山里行走的照片,关于植物和空间研究的草图、书、读书笔记,还有一条一起跟他生活了很多年的狼狗……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敏感、创作能力很强的人,外表看着像中学数学老师但内心绝对不是。
 
我的确是第一次做影片监制,从台湾找到年轻导演王昱、跟艺术家和导演一起聊概念,到去成都、雅安以及川西海拔四五千米的地方拍摄,到后期剪辑、文字、配乐,我都是“主创"之一。整个过程确实比较辛苦,这个片子很抽象,我们用了很多长镜头和解构的方式,着重点在艺术家内在观念的转换和心理感受上,很多用文字描述起来很抽象的部分,比如艺术家在碧峰峡行走因为地形变化所带来的身体、视觉和心理变化的经验,如果你没有走过那段路不好体会。于是我去走了,希望通过镜头呈现出来、达到文学上说的“通感"的效果,让观众更好的理解他的绘画。

 

拍摄和后期制作中总是会有意外状况发生,作为这个小组中被他们称为“最理性、逻辑思维最强"的那个人,我要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面对变化快速做很多决策。比如按照原进程拍摄不满意的状况下,我在一两个小时内研究地图和线路以及安排车,决定第二天清早往阿坝藏区出发补镜头,一天内完成了从雅安经夹金山、四姑娘山、巴郎山的行程和拍摄,路过汶川没有酒店,又半夜开到卧龙入住。这个影片拍摄时间在今年8月,正值雨季、很多路都不通,刚拍完离开拍摄地就发生了严重泥石流。所以大家目前看到的会是一分多钟的预告,最终的片子将在11月艺术家香港展览时出现。
 
能否透露屠宏涛11月大展的内容?
 
11月的展览将以艺术家过去近20年职业生涯的梳理和调查展为主,作品全部是美术馆、基金会、私人藏家、艺术家收藏借展。屠宏涛作为中国七零后的一代人,在重庆四川美院附中渡过了八十年代、在杭州中国美院经历了九十年代、还听过赵无极和朱德群的公开课、讲座、两千年初期去广州做过一年服装生意,结果又短暂的回到成都的学校教书到成为职业艺术家,在北京也生活过,与本土的画廊有过合作。有时他是一个参与者,有时又是一个观察者,到最后回归自然、回归艺术的本体……
 
这一切从侧面折射了很多大环境的变迁,从绘画上可以看到他从一个年轻毫无经验的社会参与者和被参与者,到一个成熟的、明确了职业身份、回归艺术本质的职业艺术家的历程,因此展览名称我们共同讨论下来就用了他的名字“屠宏涛",因为一切都是关于他,包括前面提到的影片,这个展览将是一个综合表达,既是一个阶段的句号也是下一个阶段的引号。
画廊对于屠宏涛今后的成长和国际艺术市场推广,有哪些具体的想法?
 
明年下半年我们将在厉为阁伦敦空间为他的新作品举办个展,目前艺术家正在准备和创作。今年三月,艺术家曾参加我们香港空间开幕展“澡雪含章",那时就已经引起我们众多海外藏家的关注。因此,在宣布代理前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海外重要藏家的收藏意向。接下来的工作也将更广泛地向全球藏家和机构介绍他和他的作品,并且会有更多展览在计划中。但更重要的是给予艺术家充分的支持,让他可以专心创作。
 
在未来,厉为阁是否会代理更多亚洲、尤其中国的艺术家?是否会以架上为主?
 

我们不会局限自己,事实上很多我们代理的重要艺术家,如Yves Klein, Günther Uecker, Adrian Piper, Senga Nengudi, Terry Adkins, Gego,包括目前正在香港空间展出的Carol Rama都不是以架上创作为主;同样,我们也不会给自己硬指标,说一定要代理更多亚洲的、甚至中国的艺术家,(如果那样)就像之前所说的,偏离了艺术的本质。我们还是会选择与画廊的艺术认知和标准相符合的艺术家,当然我期待在中国、在亚洲会有更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