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例外状态"!当代艺术如何回应世界现实?

分享至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作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四年一度的大型群展,“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于3月19日在北京开幕。延续UCCA对当代艺术实践的长期研究与考察,此次展览以23位/组国内外艺术家的作品,将艺术实践置于切近的社会现实中进行审视,探讨了“艺术"作为一种表达与行动媒介,应如何面对波诡云谲的世界局势,并在持续变化的社会政治环境下做出应对的问题。展览由UCCA馆长田霏宇,以及UCCA策展人郭希、杨紫、李佳桓、王文菲联合策划。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新闻发布会现场左起:杨紫、郭希、田霏宇、王文菲、李佳桓、李虎。图片:致谢UCCA

2009年,UCCA曾推出大型群展“中坚:新世纪中国艺术的八个关键形象",参展艺术家是2000年以来中国艺术现象与创作活力的重要代表,展览选择以他们作为切入点,探索正在发生的艺术史并以此延伸到彼时中国的社会状况;展览“ON | 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 则于2012年举办,列于参展名单的艺术家共50位。“ON | OFF"作为展览主题,指涉了一款国内常用翻墙软件VPN的图形界面,它暗示着中国社会历史转型阶段的某种特征;四年后,通过将“例外状态"这一政治哲学术语引入展览标题,UCCA再次展开了对中国社会现实的“抽样"调查,并将“中国问题"置入了全球视野之中。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例外状态'的概念源于卡尔·施米特(Carl Schmitt),并在吉奥乔·阿甘本(Giorgio Agamben)的论述中得到进一步延伸,"策展人王文菲介绍道,“它指涉一种政治境况——其中,社会的既有法律与规章制度被骤然悬置,为某种临时状况所取代,并由此促成一种全新的现实。"在现代历史的进程中,例外状态在危机时刻被强制执行,但是,随着世界范围内民粹主义的逆流、欧洲移民浪潮与局部地缘政治巨变的频频发生,“危机似乎已变得司空见惯"。而中国作为一支异军突起的势力,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开始发挥重要的作用。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展览的英文名称“New Normal"(新常态)则与“例外状态"构成了辩证关系。早在2015年,中国政府便引入了“新常态"一词用来描述中国经济增长的状态;此种“新常态"意味着面对中国内部各方面的政策调整与外部全球性的战略部署,艺术家们赖以生活与创作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策展人杨紫说道:“现在,当我们再回到艺术圈去观察艺术家的创作,可能会发现他们对现实的处理能力越来越强了。"

而田霏宇则在展览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这不是一个所谓的“中国年轻艺术家的群展":“我们认为到了2017年,世界面临着各种非常紧张和迫切的新的现实,不再需要这样的字眼(中国/年轻)来说明现象。看过这个展览的人应该都会有一种感受:无论是从技术、形式,还是话语、舆论、视觉等各种层面上,我们已经很难从一个艺术作品判断出创作者的年龄和国籍,这不是一个需要再被讨论的问题。"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展览遵循作品本身所暗含的隐性时间线索,在UCCA的全部展览空间内铺陈开来。承担此次展览空间设计的李虎/OPEN建筑事务所为每件作品设计了独立的展陈空间,在相互区隔的同时,作品彼此之间又产生了隐秘的呼应关系,并在整体上形成了清晰的节奏。

麦克斯·霍珀·施奈德(Max Hooper Schneider),《意外标本间》。图片:致谢UCCA

麦克斯·霍珀·施奈德(Max Hooper Schneider),《意外标本间》。图片:致谢UCCA

麦克斯·霍珀·施奈德(Max Hooper Schneider)的作品《意外标本间》陈列在被标记为“1"的“盒子"中,这是一座具有纪念碑意味的标本间,展示了从远古到未来,从自然遗迹到人工制品等诸多人类与非人类媒介演变历史的切片。展览以此发端,将关注点抛向了权力、资本、历史、经济、意识形态等诸多领域,并从个人、社会与全球等多角度深入了展览所要探讨的核心主题,即在“例外状态"下,我们该如何观察过去的事件、审视当下的现状,甚至体察不可预测的未来。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马海蛟的三频影像《家庭分裂主义》剖析了社会的最小管理单元“家庭"。他将一封偶然收集到的家庭信件作为线索,以“伪纪录"的方式塑造出3个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反映了不同代际的家庭成员之间的隔阂与困惑,折射出中国当代社会中个体的真实生存状态;而艺术家与行动主义者曾吴(Wu Tsang)直面镜头,在作品《正确宣言的形状》中重新表演了自闭症患者阿曼达·巴格斯(Amanda Baggs)的一段演讲。这一视频宣言在洛杉矶的酷儿酒吧银盘(Silver Platter)拍摄;陈陈陈的创作则指向了当代复杂而紧张的人际关系,《不杀之恩》是一件在浸入式空间中呈现的特定场地装置。他采取实景拍摄的方式,将高空作业员悬挂于高约34米的高塔之上,并以飞行器对该场景进行拍摄,随后在展厅中还原这一景象——观众在登“塔"之时,可以看到脚下命悬一线的人们,似乎可以对他们的命运进行裁决。

姚清妹,《光谱:夜之皇室芭蕾II》(静帧)。图片:致谢UCCA

姚清妹,《光谱:夜之皇室芭蕾II》(静帧)。图片:致谢UCCA

展览还以相当的篇幅描绘了中国当代社会变迁过程中呈现的诸多底层现象与复杂问题。艺术家崔洁对改革开放以来随处可见的城市建筑与公共雕塑进行了长期观察,并将如今已被滥用的中国传统建筑装饰元素“仙鹤"、“鸽子"等形象与现代城市建筑样式相结合,制作完成了一系列小型雕塑;李琦的影像作品《丛林》则以艺术家在东莞工厂的驻地经历为创作素材,通过戏谑的剪辑展现了中国近年来制造业萎缩的现状。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现场。图片:致谢UCCA

陆明龙,《中华未来主义》(1839—2046AD)(静帧)。图片:致谢UCCA

陆明龙,《中华未来主义》(1839—2046AD)(静帧)。图片:致谢UCCA

而当“例外状态"这一议题延伸至全球范围的讨论框架时,展览呈现出基于日常现实的细微肌理,但却更具代表性与概括性,并且巧妙地避免了观众想象之中的宏大叙事。梁半的作品探讨了欧洲近年来持续酝酿的难民浪潮。声音装置《一个没有见过大海的诗人写了一篇关于大海的小说》在狭长的甬道内,用悬于头顶的麦克风持续播放收集于不同海滩之上的海浪声。这些海滩均为2015年以来欧洲难民危机中人们所登陆的海岸;廖斐的《一件地球雕塑》以两台分别呈现南、北半球的台风实时预警影像系统的计算机显示器为主体,将具体的地球景观约化为名称、图标与符码,以模拟的方式制作出一件地球的“雕塑"。

梁半,《一个没有见过大海的诗人写了一篇关于大海的小说》。图片:致谢UCCA

梁半,《一个没有见过大海的诗人写了一篇关于大海的小说》。图片:致谢UCCA

廖斐,《一件地球雕塑》与《无限接近平坦》。图片:致谢UCCA

廖斐,《一件地球雕塑》与《无限接近平坦》。图片:致谢UCCA

此次的参展艺术家索菲亚·阿尔-玛丽亚(Sophia Al-Maria)带来了影像《黑色星期五》,作品聚焦于海湾地区人们对购物中心的狂热,将随处可见的卖场比作资本主义的世俗庙宇。玛丽亚因创造出“海湾未来主义"这一术语而知名,后者指涉了过去几十年中海湾地区令人震惊的城市与经济发展,也包括伴随其中的环境污染、历史与宗教问题。

索菲亚·阿尔—玛丽亚(Sophia Al-Maria),《黑色星期五》。图片:致谢UCCA

索菲亚·阿尔—玛丽亚(Sophia Al-Maria),《黑色星期五》。图片:致谢UCCA

UCCA在2016年中旬传出易主的消息,为机构未来的发展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正如馆长田霏宇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言:“此次展览得以举办离不开我们很多人付出的努力,因为美术馆自身正处于一种自己的‘例外状态'之中,所以组织这场展览是对于我们各方面能力的综合考量。"

UCCA首席执行官薛梅。图片:致谢UCCA

UCCA首席执行官薛梅。图片:致谢UCCA

而UCCA首席执行官薛梅则首次在她所任职的美术馆的展览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她强调了UCCA在突发新闻事件过后,于重重困难之中圆满完成了去年的所有展览以及公共项目,并补充道:“UCCA作为公众性的艺术机构,一直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与支持。相信大家在我们此次展览的宣传材料上看到了非常空前壮观的赞助商名单,这也是UCCA最为自豪的一点。"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

“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展览海报

文:Xavier L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