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六岁的影像上海首日观察:继续大胆地破除边界

分享至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9月19日,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 Shanghai)于上海展览中心正式开幕,这个亚太地区重要的影像艺术交易和收藏的平台正式步入第六年。吸引了来自全球50家画廊、200位艺术家的千余件作品,今年的影像上海用七大公众板块分别带来多样的展览项目。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就在本次艺博会开幕前夕,artnet新闻发布了由艺术市场撰稿人、灰色市场专栏作者Tim Schneider撰写的一份全球摄影市场分析。这种特殊的艺术媒介,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属于自己媒介的艺博会,如今已经是整个大型艺术市场中不可避而不谈的部分。在多元数字化的时代,六岁的影像上海,及其带动的九月上海影像艺术季,会如何再次搅动和助力艺术市场和生态?而在19日下午VIP预览的现场,artnet新闻又挑出了怎样的聚焦亮点?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欧洲蓝筹带经典与大师打头阵

跟往届相比,此次参与的50家画廊名单有了较大变化,但令人期待的仍然是聚焦大师作品的蓝筹画廊和力推新锐的国内本土画廊。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Galerie Thaddaeus Ropac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Galerie Thaddaeus Ropac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二年参加影像上海的Galerie Thaddaeus Ropac带来的是近年来博物馆和拍场大热的名字,包括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Cory Arcangel、阿德里安·盖尼(Adrian Ghenie),以及摄影大师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欧文·佩恩(Irving Penn)和Erwin Wurm多年龄段艺术家风格迥异的摄影作品。其中吉尔伯特和乔治的巨幅作品《交叉的胡须》(Beard Cross)正对一楼展厅楼梯,尤其醒目。而近期这家画廊将要选址亚洲建立新空间的新闻,也让人对其今后的亚洲(尤其是中国)尤为关注。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Galerie Thaddaeus Ropac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Galerie Thaddaeus Ropac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Gilbert & George,《交叉的胡须》(Beard Cross,2016),Galerie Thaddaeus Ropac画廊。图片: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Paris & London & Salzburg)

Gilbert & George,《交叉的胡须》(Beard Cross,2016),Galerie Thaddaeus Ropac画廊。图片: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Paris & London & Salzburg)

与香港F11摄影博物馆和f22摄影空间是姊妹画廊合作关系的巴黎画廊Galerie F16,本次将这个展位聚焦到一位艺术家——阿曼多·萨拉斯·普图盖(Armando Salas Portual-Luis Barragàn),其独特的视角捕捉诠释了摄影与建筑的联系。以“Emotional Architecture"为主题,展位用明亮温暖的粉色衬托了普图盖作品的基调,作品中连续出现的个性鲜明的几何构图与暖色系的应用突出了创作连贯性,内容与形式的和谐一致表现了展位设计的用心。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Galerie F16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Galerie F16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Galerie F16画廊阿曼多·萨拉斯·普图盖(Armando Salas Portual-Luis Barragàn)作品。图片:©ARMANDO SALAS PORTUGAL-LUIS BARRAGÀN, Cuadra San Cristobal, 1968. Courtesy of Galerie f16 (Paris)

Galerie F16画廊阿曼多·萨拉斯·普图盖(Armando Salas Portual-Luis Barragàn)作品。图片:©ARMANDO SALAS PORTUGAL-LUIS BARRAGÀN, Cuadra San Cristobal, 1968. Courtesy of Galerie f16 (Paris)

博览会现场一组拍摄于1844-1845年“最早上海照片",从艺术史及材质的角度展示了这组珍稀银版相片的发现与中国摄影史开端的密切联系,也呼应了当下对于原版照片的热切关注。这也是此组作品在世界上的首次公开亮相,但展出地为上海,也是最切题不过了。这套作品来自维也纳的利东画廊(OstLicht. Gallery For Photography)。他们于2016年第一次参加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经过一番对摄影市场的推敲及琢磨后,两年后又带着更多元的名单回归了本届博览会。

640-10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利东画廊展位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利东画廊展位

Bitforms Gallery带来了常驻伦敦的意大利艺术家夸尤拉(Quayola)的数字影像艺术作品,用人工智能重新演绎了自然景观架构,为影像作品媒介发掘了更多可能性。今年三月,夸尤拉在昊美术馆做过个展“非对称考古学:凝视机器"(Quayola: Asymmetric Archaeology – Gazing Machines) ,此次在影像上海中再次展出也可谓适逢其会,对于上海观众而言他的作品并不陌生。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Bitforms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Bitforms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市场锻造下

本土画廊凸显出锐度和自信

在经过六年影像上海“历练"之后,本土画廊在呈现艺术家名单和项目上则更为大胆和老道。国际上双向交流和展示,也让画廊在其本职属性上被赋予了交流平台的责任,也被赋予了交流平台的责任。See+画廊的名单中,有日本的森山大道、法国的Eric Poitevin,亦有严明、骆丹、王居延、卢彦鹏等中国中生代和年轻新锐。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洞见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洞见"单元,王居延的作品。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三影堂展位呈现了绍文欢、荣荣、具本昌、陈荣辉、良秀、秋麦等艺术家作品。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三影堂展位呈现了绍文欢、荣荣、具本昌、陈荣辉、良秀、秋麦等艺术家作品。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而香格纳是最为熟悉影像上海艺博会的本土画廊之一,刘月、陈维、蒋鹏奕和鸟头四位(组)虽全部为青年艺术家名单,但经过几年艺博会与市场的亮相和推动,已在藏家群体,尤其新兴、年轻藏家中,建立起市场话语。其它上海画廊,同样显得“熟门熟路",用国际市场宠儿,混合国内新锐艺术家(如德玉堂带来Olivo Barbieri、杨泳梁、Vik Muniz、郭国柱等艺术家的作品),这也反映出画廊在几年急速、浓缩状的上海本土艺术市场变化中所锻炼出的自信与经验。

640-17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香格纳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香格纳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从影像到“泛影像"

继续强调影像艺术实验特质

连接版块作为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中专门关注实验性影像艺术的单元,在今年虽然在展厅中占据的不中不大,但作品都基于如今时代的“泛影像"进行了一些探索。二层展厅入口处的一件名为《微秒》的作品来自中国南方重要的新媒体艺术非营利机构録映太奇(Videotage),这家最初成立于1986年的机构长期关注在地文化,《微秒》也呈现了香港不断变化的影像艺术景观:来自六位艺术家的作品两两对应,艺术家们关注点各异的作品在展厅内规模并不大的显示器中循环播放,方寸之间完成了一场兼具戏谑性和实验性的“演出"。

640-19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无独有偶,今年装点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中的“收藏家特展"单元的英国索尔福德大学艺术收藏(the University of Salford Art Collection)呈现出两大方向——一是中国当代艺术,二是新媒体艺术。曹斐的作品《霾》(Haze and Fog)与单元中的其他作品并未在一起展示,而是藏在了二层过道尽头处的一个静谧角落,这部长达46分30秒的作品可称为一部“新时代僵尸片":僵尸最终慢慢占领整个住宅群,这个缓慢的侵袭过程对应着人的异化,在嫉妒现实的拍摄风格中融入了超现实主义的漫想。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一次参加影像上海的柏林画廊Klemm's也呈现了摄影与科技与社交媒体的交流。艺术家Viktoria Binschtok利用Google Image的精密算法,以及instagram的互动模式,探索了电脑科技对摄影的启发与影响。事实上,对于从来没有来过中国的Klemm's而言,影像上海艺博会是画廊迈入中国的敲门砖。画廊主Silvia Bonsiepeb表示,中国市场对自己而言相对陌生,在接受邀请来到上海后,为观众的好奇心及热情所打动,希望日后可以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尝试参加更多艺博会。

640-22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Klemm's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Klemm's画廊展位。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对传统的当代化再现

“洞见"板块由香港Para Site艺术空间副总监谢清策划,“田野工作"(Fieldwork)的单元名称正是对其中多位艺术家对“记忆中的景观"的整体概括。风光摄影作为一个传统摄影门类,长期以来承载着浓重的社会学内涵。而“田野工作"中艺术家的作品则呈现出一种比传统风光摄影更加个人化的视角——无论是沈绮颖记载自己家族下南洋故事的《有一天他们终将理解》,还是下道基行(Shitamichi Motoyuki)去美国、台湾、俄罗斯、韩国等地拍摄被遗留下来的鸟居,这些创作都重新让人审视一些过去被忽视或误解的历史,在给予社会史的考察中又增添了摄影作为媒介独有的图像力量。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焦点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焦点"单元,Marina Abramović特展。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另外,多个合作伙伴展览也为影像上海艺博会提供与普通艺博会相比更丰富的生态。VIP入口处的圆厅内,色影无忌带来艺术家王宁德的个人展览“负光",策展人鲍栋将黑色墙面与玻璃镜面错落排布在展厅中,多边形的整体结构与地面几何状的地砖结合,既类似棱镜又让人想起镜头的展厅结构更显出一种独特的趣味性。

640-25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色影无忌带来艺术家王宁德的个人展览“负光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色影无忌带来艺术家王宁德的个人展览“负光"。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相较于往届,此次影像上海出现了更多偏向学术性、实验性的作品,同时有越来越多的摄影艺术家在创作中关注起技术本身或物质材料层面的问题,即影像艺术作品的创作正逐步从关注图像本身的角度转变到更为观念的层面。同时,在作品内涵上,多元文化也在本届展会中成为了突出亮点。

640-27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弗劳尔斯画廊(FLOWERS)展位呈现了权富问(Boomoon)、纳达夫·坎德(Nadav Kander)、沈玮、朱莉·科伯恩(Julie Cockburn)四位重要摄影艺术家作品。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弗劳尔斯画廊(FLOWERS)展位呈现了权富问(Boomoon)、纳达夫·坎德(Nadav Kander)、沈玮、朱莉·科伯恩(Julie Cockburn)四位重要摄影艺术家作品。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在展会开幕式中,世界摄影组织CEO及影像艺术博览会创始人Scott Gray表示,影像相对其他艺术媒介而言还是年轻很多,但进入第六年的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仍走在稳步发展的路上。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鸣谢Photofairs | Shanghai

 

文丨Yutong Yu & Y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