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近年画廊界最大丑闻,纽约诺德勒画廊钱培琛造假案终尘埃落定

分享至
一幅描绘约翰·埃尔德菲尔德在诺德勒庭审上作证情景的漫画

一幅描绘约翰·埃尔德菲尔德在诺德勒庭审上作证情景的漫画

历时两周半,收藏家德·索尔夫妇(Eleanore De Sole和Domenico De Sole)状告诺德勒画廊售卖假罗斯科作品的官司终于在周三以戏剧化——但也并非意料之外——的方式结束。

也许最让人吃惊的是,法庭并没有作出正式的最终宣判,甚至保罗·加德尔菲法官(Paul Gardephe)和陪审团也都没有在最后时刻出现。同样缺席的是在前两周一直在法庭上的德·索尔夫妇。他们的代理律师格里高利·克拉瑞克(Gregory Clarick)说他们正在亚特兰大参加董事会议。

2月9日,庭审在午餐后被突然中断,原因是案件“有了新进展"。但是,法官要求陪审员们在次日(2月10日)早晨再次回到法庭。而外界一直期待的诺德勒画廊主人迈克尔·哈默(Michael Hammer)以及安·弗里曼(Ann Freedman)出庭作证的景象也没能出现。他们都原计划于这天下午出庭作证。

当时据法庭上的有关法律专家推测,最有可能的理由就是双方已经达成庭外和解,而当天整个下午将用于商讨细节问题。

律师们在诺德勒庭审和解之前不久还在进行商议。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律师们在诺德勒庭审和解之前不久还在进行商议。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2月10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刚过,原被告双方的律师就都聚集到了保罗·加德尔菲法官的办公室。而仅仅过了大约半小时之后,他们就再度现身。正当整个法庭的人们都在翘首期待时,一位律师已经穿上了大衣,而另外一位律师则开玩笑地说:“现在去喝一杯是不是早了点?"

在法庭上的众多记者的追问下,原被告双方的律师给予肯定,说双方达成了和解。虽然有关细节还未透露,但是诺德勒画廊的律师查尔斯·施莫勒(Charles Schmerler)对artnet新闻说,这是“公平、合理的好决定",并说自己对于安·弗里曼的决定很满意。正是她在刚刚过去一周的周末里做出的决定致使了今天的和解。

当被问及其它与诺德勒以及弗里曼相关的诉讼的时候,施莫勒说这些案件还在进行当中,而他与自己的团队也将依然在法庭上代理诺德勒画廊。外界非常关注这次的和解将对其他悬而未决的案件产生如何的影响。

“我们对能够代理德·索尔来完成这场重要的诉讼感到非常光荣。" 德·索尔夫妇的代理律师之一艾米丽·莱斯鲍姆(Emily Reisbaum)对artnet新闻说。她指出,能够揭发这场罗斯科假画交易的“真相"是很重要的。

多门尼克·德·索尔与罗斯科赝品在法庭上的景象速写

多门尼克·德·索尔与罗斯科赝品在法庭上的景象速写 图片: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Illustrated Courtroom.

律师们对于和解金额守口如瓶。不过我们需要了解,当年耗费830万美元买下了假画的德·索尔夫妇这次的索赔金额是2500美元。

诺德勒画廊的财务总监露丝·布兰克申在2月9日的问询中透露了一个惊人的细节:画廊已经与对冲基金经理皮埃尔·拉格林杰(Pierre LaGrange)针对一件当时售价为1700万美元的波洛克假画进行了和解,而和解金额只有640万美元。然而,因为这件作品的拥有者还包括加拿大投资人大卫·米尔维什(David Mirvish),所以我们尚不而知这640万美元究竟是整个和解金额的总额、还是在退换原款的基础上进行的补偿。

布兰克申哈在2月9日的庭审中还透露了另一个震惊四座的内幕。她指出,诺德勒画廊主哈默曾经购买了一辆价值48.2万美元的劳斯莱斯和一辆52万美元的奔驰,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画廊只能通过售假盈利的年代,另一位法理会计曾经在早前证明了画廊的这一财务状况

对于这个耗费了两周多时间、充满戏剧性并且铁证如山的案件来说,2月10日这样的结果显然有点虎头蛇尾。众多的专家的证词描绘出了现在已经倒闭的诺德勒画廊以及前总监安·弗里曼是如何的以数以千万美元计的价格售出了这些包括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 、威廉·德·库宁( Willem de Kooning)、马克·罗斯科以及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在内的知名艺术家的伪作的。

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发现,这些作品都是一位居住在纽约皇后区的名叫钱培琛的中国画家所创作的。长岛艺术经纪人格拉菲拉·罗萨尔斯(Glafira Rosales)与男友男友何塞·卡洛斯·博甘提诺斯·迪亚兹(Jose Carlos Bergantiños Diaz)雇佣了钱培琛创作这些假画。然而到目前为止,罗萨尔斯是这起案件当中唯一认罪的人。她正在等待宣判。而钱培琛曾在2014年被起诉,但之后便逃回了中国。博甘提诺斯·迪亚兹与他的弟弟赫苏斯(Jesus)在西班牙被捕,取保候审之后是否会被引渡回美国接受审判还是个未知数。

美国司法部的一位发言人对artnet新闻说罗萨尔斯的宣判日期还未确定。她对目前是否还在继续进行调查的问题没有发表意见。

 

译:Joe Zhu

编:Laura Bingyan Xue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