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历经两年官司风云,克鲁克、傅丹及其经纪人最终达成和解

分享至
The artist Danh Vo.<br>Photo: via Artinfo.

艺术家傅丹(Danh Vo) 图片:via Artinfo

经过长达两年的官司,艺术家傅丹(Danh Vo)和收藏家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最终达成和解,终结了这场始于 2013 年的争端。

据ARTnews 报道,包括傅丹的前柏林画廊主伊莎贝拉·波特罗兹(Isabella Bortolozzi),诉讼三方最终同意撤回有关克鲁克 2013 年的违约索赔诉讼。这场发生于昨日的谈判长达六小时之久。

“最后的和解为这场官司划上了一个句号。无论谁对谁错,我和许多艺术界的朋友都经历了一种消极的能量,"克鲁克于今早通过邮件告诉 artnet 新闻。“虽然我不会透露这次和解协议的细节,但是和解的事实表明了我们想要向前看。这本身已经是一种积极的结果了。"

当 artnet 新闻与傅丹取得联系时,他简单地回答说这次决议是“无条件的撤销所有索赔",这意味着和解中间没有掺入任何艺术品或金钱的交换。

纠纷始于 2013 年,克鲁克被邀请策划一场在海牙市立博物馆的收藏展,当时他已经拥有傅丹的一些小型作品。展场空间很大,克鲁克与波特罗兹邀请艺术家傅丹创作一个大型的特定场域装置,名为 “Transforing the Known"。

Bert Kreuk Photo via: Sotheby's

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 图片: via Sotheby's

在 2013 年1月,双方初次探访博物馆后,克鲁克声称他认为他们达成了协议,傅丹将为这次展览创作新的作品,而克鲁克愿意以$350,000美金的价格收藏。然而,傅丹在一份法庭文件中将这次协议称为一个“玩笑"。“如果你与一个藏家会面,当然有很大的可能性他会购买你的作品,"傅丹说,“但是这次会面没有提到任何协议的实质内容细节。"

随着展览开幕的临近,傅丹没有提供新的大型作品,只是运送了一件小型的“纸箱"作品,名为《Fiat Veritas》(拉丁文,意为难以置信),命名的原因并不清楚,也许是以回应克鲁克作为一个 “艺术倒卖者"的狼狈名声,或者是出于傅丹的父亲在展览前被诊断患有动脉肿瘤。

Danh Vo's Fiat Veritas is at the heart of a legal battle with Bert Kreuk. Photo via Gemeente Museum den Haag.

傅丹的作品《Fiat Veritas》是这次与克鲁克的法律争战中的核心 图片:Courtesy Gemeentemuseum Den Haag

2014 年九月,克鲁克起诉了傅丹,要求其索赔 120 万美金(约合745万元人民币)作为赔偿对他名誉的损害,尽管他提到,如果傅丹同意创作和运送新的作品,他会撤回诉讼。

2015 年六月,克鲁克在荷兰法庭上赢得了诉讼,法官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艺术家傅丹与伊莎贝拉·波特罗兹在 2013 年与克鲁克达成出售作品的协议。

之后,法院下令傅丹在一年之内为克鲁克创作一件新的艺术品。此外,如果作品不能如期交付,傅丹与伊莎贝拉·波特罗兹必须支付每迟到一天一万欧元的联合罚款,罚款最多为35万欧元。

傅丹说他会创作新的作品,并于7月致信克鲁克,artnet 新闻提供,他透露了一些关于新作品的细节:

“为您在巴拿马的住所和海牙市立博物馆内 38 号展厅的空间,我将邀请我的父亲履行如下这件特定场域的墙上作品。他将在墙上写下一句来自美国恐怖电影《驱魔人》(The Exorcist)里魔鬼说的话——您或许也已经知道——这是我最新作品的灵感源泉。您尽可以随意对这件作品的设计和展示方式发表意见(比如选择字体和颜色),我相信这样的作品一定会符合您对作品 “又大又精彩" 的要求,而且一定能值回 35 万美元,这句话就是:

滚蛋吧 ,你这个老变 态 (SHOVE IT UP YOUR ASS, YOU FAGGOT)"

几日后,克鲁克回信,向 artnet 新闻提供了如下回应:

“我认为一切涉及性别、取向、种族和地区(无论是否发自主观意愿的)的攻击性言论和歧视性观点都是极为不恰当的。我不希望任何与之相关的内容出现在我的收藏中,或者墙面上。

我建议你另寻他句,例如在电影《驱魔礼》(Rite of Exorcism)中的一句台词:“恶生自怒与恨"(FROM ANGER, HATRED, AND ALL ILL WILL)。"

他还建议傅丹通过捐赠他的作品给慈善机构来缓解他的“挫败感",而不是一味的创作攻击性的作品。

“如果你这件攻击性的作品是建立在对挫折无法“自我接受"的基础上,或是为了证明某种超出你艺术构思之外的想法,那么最终的作品,在我看来,并不是出于合理的创作意图。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那么我建议你直接捐出 35 万美元行些善举,或者将相似价格的作品捐赠给某座荷兰或美国的博物馆。而我也会同样捐出 35 万美元,这样就会有 70 万美元将被用于行善,你的挫败感也会被治愈了!"

Gallerist Isabella Bortolozzi and Danh Vo.<br>Photo: via Happening.

画廊主伊莎贝拉·波特罗兹(Isabella Bortolozzi)与艺术家傅丹(Danh Vo) 图片:via Happening

波特罗兹与傅丹于 2014 年9月解除了合约。尽管如此,画廊还是参与到了法律诉讼的程序中,直到昨日的和解。

这次和解将近期艺术界中最受关注的艺术家、收藏家、画廊主之间的纠纷带入了尾声。至少,这次纷纷扰扰的纠葛揭示了艺术界一直以来不透明交易的面纱。

 

译:Cici Wu

英文原文

相关阅读:

收藏家与艺术家之争:傅丹败诉,伯特·克鲁克获赔120万美元

收藏家与艺术家矛盾升级,傅丹与伯特·克鲁克陷入口舌之争

克鲁克控诉证人受到恐吓,傅丹代理律师宣布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