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来自中国的素人女艺术家,为何能受到一家纽约大画廊的青睐?

分享至

郭凤怡,《Ear》,纸、混合媒介,99.5x 75cm/128 x 97cm(带框),1990年。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和长征空间(北京)

对于国内艺术界与艺术市场而言,即将到来的11月毫无疑问充满了许多“重磅",不仅仅是各大美术馆与画廊卯足力气推出的展览,还有一些重磅消息。

其中的一个消息则是,格莱斯顿(Gladstone)画廊宣布代理中国已故女艺术家郭凤怡生前创作。这个消息虽然看上去是颇为常见的画廊消息发布,然而熟悉这家画廊和其旗下艺术家的人们却可以嗅到这一决定的“非比寻常"。

艺术家郭凤怡(1942-2010)。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和长征空间(北京)

这家在1980年创立于纽约曼哈顿的画廊,目前在纽约与布鲁塞尔拥有四个空间,亦是备受国际艺术圈关注的重要画廊之一。近40年的画廊历史,对于经营当代艺术的画廊而言已经为一个非常成熟的数字,而在格莱斯顿这四个字旗下,则有着星光熠熠的艺术家名单——仅仅举个例子,亦能说出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伊丽莎白·佩顿(Elizabeth Peyton)、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等重要艺术家基金会及艺术遗产的名单。在此新代理消息宣布之前,其旗下唯一一位中国艺术家是黄永砯。

那么,这样一家画廊选择的郭凤怡是谁?这一位并未接受过正规艺术教育的艺术家为何又在受到争议与讨论之余,备受艺术圈的关注?

郭凤怡,《Full Moon on the 15th》,墨水、布,151 x 54.5cm,1990。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和长征空间(北京)

1942年, 郭凤怡生于中国西安,直到生命后半叶她才开始自学成才。转折发生在她39岁之时,由于日渐严重的关节炎,郭凤怡被迫辞去了在橡胶工厂的工作。为了减轻疾病的痛苦,她开始练习中国传统“气功",在这个过程中,许多超现实的视觉幻像在练习时浮现在她眼前。郭凤怡尝试从宏观和微观视角来捕捉这些画面,这一独特的观察方式帮助郭凤怡将灵性思考与创作结合起来,这些作品表现力强烈,有着丰富的形象和细节,用色大胆。而在画廊的官方消息中,郭凤怡的创作“与20世纪早期欧洲出现的超现实主义创作有类似之处。东方传统的宇宙观、宗教文学、风俗礼制、医疗科学等构建了郭凤怡的创作观念体系,其中的图腾、神衹、符号等都成为她的创作灵感。"

郭凤怡,《Lushan Mountain》,彩色墨水、米纸,196 x68.5cm,1996。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和长征空间(北京)

2002年又是一个转折,“长征计划"在西安的考察中结识了郭凤怡。同年,郭凤怡与杰出的美国“女性主义"艺术家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在“长征计划"项目中合作。随后,郭凤怡的作品开始频频现身于国际重要的艺术项目中,而真正将争议推至高潮的,是其作品被选入第55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主展“百科殿堂"(2013年)。虽然身为争议的主角,郭凤怡却已无从知晓身后事——她于2010年去世。

创始人芭芭拉·格莱斯顿(Barbara Gladstone)认为此次代理郭凤怡生前创作的意义是颇为深远的,“虽然郭凤怡在东西方艺术史上不为人熟知,但我们十分期待将她的传奇故事与大众分享,同时也继续发掘郭凤怡宝贵的生前创作。"

而针对这一次代理郭凤怡,artnet新闻也采访了格莱斯顿画廊总监蔡秉桥(Paula Tsai)。

 

artnet新闻 x 格莱斯顿画廊总监蔡秉桥

格莱斯顿画廊总监蔡秉桥(Paula Tsai)。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

格莱斯顿画廊已经是一家创立近40年的画廊,代理的中国艺术家此前也只有黄永砯。在挑选非西方艺术家(尤其亚洲艺术家)的决定上,画廊有怎样的原则和策略?

自成立40年以来,格莱斯顿画廊一直致力于将新艺术家和国际艺术运动引入美国,其中有一些更是首次。举例来说,芭芭拉·格莱斯顿女士是意大利现代主义运动贫穷艺术(Arte Povera)的早期支持者,至今画廊仍然代理着这一运动的主要艺术家,如马里奥·梅尔兹(Mario Merz)、阿里吉耶罗·博埃蒂(Alighiero Boetti)、玛丽莎·梅尔兹(Marisa Merz)等。同样,格莱斯顿画廊也是第一个在纽约展示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作品的画廊,这位艺术家也是通过格莱斯顿画廊展开职业生涯的众多国际知名艺术家中的一位。我们很高兴能代理郭凤怡的遗作,因为她的创作与传奇故事和我们代理的艺术家有许多相似之处。我们期待能够在新的语境下诠释她的作品,以进一步探索她的创作。

 

此次格莱斯顿画廊代理郭凤怡遗作应该出乎不少艺术圈人士的预料,画廊是从何时开始关注这位艺术家?以及为什么会代理郭凤怡的遗作? 

我第一次了解郭凤怡和她的创作是几年前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我一直都很欣赏她的创作。但直到加入格莱斯顿画廊后我才真正开始意识到,郭凤怡的创作与我们画廊定位的相通之处。她在绘画作品中所呈现出的思考方式与我们代理的许多高度观念化的艺术家有着紧密的相似性。芭芭拉·格莱斯顿女士认为格莱斯顿画廊可以从艺术史的高度更加系统化的在国际上呈献郭凤怡的传奇。

郭凤怡,《Image of Tortoise book》,彩色墨水、米纸,260 x 70cm,1996。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和长征空间(北京)

请您谈下在学术上对艺术家郭凤怡的理解。

我们认为现在是将郭凤怡的艺术创作融入艺术史的最好时刻。她的作品经常被人误解和忽视,很多人称她的创作为“不正统的艺术"或“域外艺术(outsider art)",毫无疑问的是,许多年来,她作品的深度和广度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她的作品与达达主义的绘画风格以及许多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们的创作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郭凤怡的创作背景和故事对艺术界极富启发,她的作品中还有许多深度内容需要结合东西方艺术史来进行研究与理解。

 

格莱斯顿画廊将如何在全球艺术语境下推广郭凤怡的艺术作品?

除了2019年秋天在纽约格莱斯顿画廊将举行的郭凤怡首次画廊个展之外,我们还希望将她的作品介绍给更多的策展人、国际机构与全球观众——尤其是将她的作品呈现给对其艺术创作并不太了解的西方观众。

 

格莱斯顿画廊在代理郭凤怡遗作上将会如何与长征空间展开合作?

格莱斯顿画廊与全球很多的画廊合作呈现艺术家作品。我们对于此次和长征空间合作并将郭凤怡的作品带向西方艺术圈视野寄予很大期待。

郭凤怡,《XiShi Sinks Fish》,墨水、米纸、布面,157x 47cm,1991。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和长征空间(北京)

请问格莱斯顿画廊在亚洲和中国,有怎样的发展策略? 

首先,对于格莱斯顿画廊来讲,我们重要的工作之一是打造艺术家及其作品的广度和深度。我们与全球重要美术馆和策展人的长期稳固合作,拓展艺术作品在美术馆收藏及机构展览中的呈献。我们代理的很多艺术家的作品还没有在中国展出过,我们非常希望能将代理的艺术家的创作呈献给全球的观众,亚洲与中国无疑是我们非常重视的地方。

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与中国重要艺术家的合作、提升艺术的多元化理解与认同。这些在中国艺术发展上起到重要意义的艺术家将进一步丰富格莱斯顿画廊的全球艺术项目;无论是新锐或是被忽视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都将共同书写与艺术史对话的篇章。

郭凤怡,《NUwa》,彩色墨水、米纸,413.5 x 70cm,2005。图片:致谢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布鲁塞尔)和长征空间(北京)

画廊在中国有无近期计划? 

格莱斯顿画廊代理艺术家托马斯·赫塞豪恩(Thomas Hirschhorn)即将于在中国的首次个展“RESCULPT"即将于11月24日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呈现。这位瑞士艺术家的作品曾在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芝加哥艺术学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Museum Ludwig)等重要机构进行展出,他曾代表瑞士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也曾多次参与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和卡塞尔文献展等。除了这一展览,我们还会继续呈献在当代艺术发展上留下重要足迹的艺术家的展览和项目,这些激动人心的项目将是首次引入中国,甚至是整个亚洲,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于上海和北京分享更多新项目的细节。

 

如今许多国际画廊都有在中国开设空间或者办公室的想法,格莱斯顿在纽约、布鲁塞尔拥有4个画廊空间,对于亚洲或者中国会不会有开设空间的计划?

目前,格莱斯顿画廊主要希望通过与和中国重要的机构合作进行代理艺术家展览以及艺术项目,为观众提供更加国际化的视野和深度洞察,这是第一步;我们也希望不断丰富代理艺术家的学术权威性和国际认知度,创造艺术家与艺术史、与大众对话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