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威尼斯之耻":意大利-中国联合主导威尼斯双年展肯尼亚国家馆引发众怒

分享至
迈克尔·索伊(Michael Soi),《威尼斯之耻1》(2015),图片:Facebook

迈克尔·索伊(Michael Soi),《威尼斯之耻1》(2015),图片:Facebook

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肯尼亚将第二次出席,再度拥有自己的国家馆。这本该是值得庆祝的事情,然而据《Daily Nation》报道,由于肯尼亚参展团队当中的肯尼亚艺术家只有1位,大多艺术家均来自中国和意大利,策展团队也同样来自意大利,肯尼亚艺术界对此的态度更多是抗议和反感。

“肯尼亚在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国家馆与2013年如出一辙,完全是引发众怒的行为",肯尼亚首都内罗比最大的商业画廊之一ARTLabAfrica的总监拉维尼亚·卡尔扎(Lavinia Calza)告诉artnet的记者,“我看不到一丁点积极意义"。

与此同时,一场以“声明放弃肯尼亚参与2015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支持2017年重塑肯尼亚国家馆的承诺"为题的请愿行动已在change.org上悄然启动。

2015年的肯尼亚国家馆是2013年双年展肯尼亚首秀的灾难性重演

肯尼亚参加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时的国家馆由一位名为宝拉·波波尼(Paola Poponi)的意大利策展人承办,而这位策展人此前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策展经历并无网络记录可查。她与桑德罗·奥兰迪(Sandro Orlandi)联合策展,最终肯尼亚国家馆以群展的形式首次亮相,标题则显得有些自视甚高——“反思的自然:魅力新感知"(Reflective Nature: a new primary enchanting sensitivity)。

在12位参展艺术家——Kivuthi Mbuno、阿尔曼多·坦齐尼(Armando Tanzini)、Chrispus Wangombe Wachira、范勃、罗灵和刘可艺术小组、吕鹏、 李日伟、何玮明、陈文令、俸正杰、凯撒·梅内哥提(César Meneghetti)——中,只有Mbuno和Wachira来自肯尼亚,其他大部分是中国艺术家。这次展览最终收获了一边倒的差评,一位评论家将整个事件称为“多元文化伪装下的新殖民主义"。

早在2013年6月,英国国家广播电台非洲站(BBC Africa)的记者马努尔·托雷多(Manuel Toledo)就曾写道:“据津巴布韦策展人拉斐尔·切卡瓦(Raphael Chikukwa)称,肯尼亚的同行中没有一位听说过此次的展览……本届双年展的评委会成员之一、尼日利亚籍策展人及拉各斯当代艺术中心(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rt, Lagos)艺术总监比斯·希法(Bisi Silva)也认为,中国艺术家的大比例出席是‘奇怪'的。"

“肯尼亚国家馆的展览显然极为失败,参展作品被普遍评价为艺术品味低下," Mwende Ngao在《为什么是中国艺术家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代表肯尼亚?》一文中写道,“这对肯尼亚来说相当尴尬,作为一国的国家馆,展览的质量将会被认为体现了肯尼亚的艺术水准。"

肯尼亚是否通过意大利将其整个艺术界卖给了中国?

肯尼亚即将参与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的模式还将遵循往例。国家展馆仍将由波波尼承办,策展团队也依旧,参展的艺术家几乎清一色来自中国,肯尼亚艺术家Yvonne Apiyo Braendle-Amolo和来自意大利的坦齐尼是两个例外,后者的作品在2013年的双年展上也有展出。

很多人现在都提出了疑问:“肯尼亚是不是通过意大利把整个艺术界都卖给中国了?"

出生于肯尼亚,常驻伦敦的艺术家菲比·博斯维尔(Phoebe Boswel)对坦齐尼的接连出席表示怀疑。在为Africa is a Country供稿时她写道:“一个意大利的旅馆经营者,就算是长期定居马林迪,是怎么成功承办到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的肯尼亚国家馆的?坦齐尼在肯尼亚的海岸线地区已经住了45年,也有许多‘创作',雕刻浮木象、猴面包树、海滩别墅,还有用绿色人字拖等‘捡来的材料'做成的非洲大陆形状的拙劣拼贴画。我必须得说,他因为爱和在马林迪度假的意大利富人们厮混早就声名远扬了。但是他和肯尼亚的当代艺术圈和文化背景是完全背离的,也没听说他尝试着去了解哪个肯尼亚艺术家,更别说去代表他们了。"

与此同时,肯尼亚艺术家迈克尔·索伊(Michael Soi),创作了一系列名为“威尼斯之耻"的讽刺油画,作为对这场争论的应答,或许也表达了对中国人在非洲大陆占据要塞的不满。

迈克尔·索伊(Michael Soi),《威尼斯之耻2》(2015),图片:Facebook

迈克尔·索伊(Michael Soi),《威尼斯之耻2》(2015),图片:Facebook

其他非洲国家展馆在威尼斯的精彩表现

一国展馆挑选一些别国的艺术家作为代表出席是很常见的,2009年代表德国的艺术家就有来自英国的利亚姆·吉利克(Liam Gillick),而来自以色列的叶·芭塔娜(Yael Bartana)曾于 2011年代表波兰参展,这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两个——而波波尼策划的肯尼亚展馆,对于在全球艺术圈曝光度微乎其微的肯尼亚而言,绝对是错失了一个自我展示的良机。

该国家馆也凸显了威尼斯双年展在选择国家代表上的随意,似乎起决定作用的是谁有钱,而不是谁最适合策展人这个岗位。

联系到其他非洲国家展馆在威尼斯首秀时取得的成就(见“2013年安哥拉获得了金狮奖最佳参与国奖项"),也难怪肯尼亚民众感到如此失望和受排挤。

“问题是政府层面并没有改变现状的政治意愿,肯尼亚政府对艺术的扶持力度更是令人失望",ARTLabAfrica的艺术总监卡尔扎告诉Artnet记者道。

 

文:Lorena Muñoz-Alonso,译:徐先慧,校对:品毓、徐丹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