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克鲁克控诉证人受到恐吓,傅丹代理律师宣布退出

分享至
bert-kreuk

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

据荷兰《电讯报》(De Telegraaf)报道,在诉讼鹿特丹收藏家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的案件中高调代表艺术家傅丹(Danh Vo)的律师,近日退出了这起案件。不仅如此,克鲁克还控诉阿姆斯特丹Bergh Stoop & Sanders公司的律师Gert-Jan van den Bergh恐吓证人。

“目前已经发生有两起他们恐吓证人的状况,在我看来,它们都是相当严重的。"克鲁克通过邮件对artnet新闻解释,他认为傅丹的律师有选择性地向新闻媒体泄露了部分机密邮件,以试图“影响法庭的判决过程"。

“上周,我的律师通过邮件向傅丹的律师指出了这一情况,并表明我们已经做好了向律师协会起诉他的准备",他补充道,“然而昨天我得知他已经从官司里退出了。"

在纽约代理艺术家傅丹的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克鲁克于2014年对这位越南裔丹麦艺术家与其柏林的代理画廊——伊莎贝拉·波特罗兹画廊(Gal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发起诉讼,原因是傅丹拒绝为克鲁克在海牙市立博物馆举办的(已于2013年9月落幕)个人收藏展“Transforming the Known"递交已经委约创作的作品。

展览落幕后,克鲁克转而在苏富比纽约出售了参展的部分作品,被指责为借博物馆展览哄抬自己收藏品的价格。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这次销售中,傅丹2011年的作品《字母表(M)》(Alphabet (M))的售价为14.9万美元(约合92.6万元人民币),远高于其6至9万美元的售前估价。

克鲁克向傅丹索要约120万美元(约合745.6万元人民币)的损失赔偿。尽管傅丹否认了他曾与克鲁克有过协约,克鲁克仍坚持他的说法。两方都分别向artnet新闻发来了他们对此事件的不同说法。

今年6月,克鲁克最终赢得了这场官司,法庭判决收藏家与艺术家之间的确曾有艺术家为展览提供一件作品的约定,故判决傅丹应为克鲁克赔偿一件价值为35万美元(约合217.5万元人民币)的作品。

傅丹紧接着向artnet新闻发来他写给克鲁克的邮件,承诺会交给对方一件读起来是“滚蛋吧,你个老变态(Shove it up your ass, you faggot.)"的作品。这句话来自1973年的恐怖电影《驱魔人》(The Exorcist),也是艺术家一个近期展览的主题。艺术家的律师在刊登于《荷兰人民报》(Volkskrant)的一篇文章上表示,这是艺术家受到打击后的反应。

克鲁克回应指出,法庭做出惩罚艺术家的判决是究于“他的态度",而他在邮件中提出的作品方案的“并非源于正常的艺术构思和创作意图"。

“我建议你另寻他句,例如在电影《驱魔礼》(Rite of Exorcism)中的一句台词,"克鲁克写道,“‘恶生自怒与恨'(FROM ANGER, HATRED, AND ALL ILL WILL)。"他还提议双方允诺将赔偿款项捐献给荷兰或美国的博物馆,以平息艺术家本人心中的不平。

 

译:胡桐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