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克鲁格、舍曼、霍泽……著名《艺术论坛》面临史上最大危机,性骚扰丑闻让女性艺术家空前团结

分享至

 

在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展出美国艺术家芭芭拉·克鲁格于1989年创作的作品《无题(你的身体就是一个战场)》, 2013。这是一封由克鲁格签署的谴责艺术界的性别歧视和骚扰的信件。图片:by Susan Broman via Flickr

在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展出美国艺术家芭芭拉·克鲁格于1989年创作的作品《无题(你的身体就是一个战场)》, 2013。这是一封由克鲁格签署的谴责艺术界的性别歧视和骚扰的信件。图片:by Susan Broman via Flickr

10月30日一早,一个名为“并不意外"(Not Surprised)的网站公布了一份由超过1800位来自艺术圈女性联名签署的公开信。这封联名信是对《艺术论坛》的联合出版人奈特·兰德斯曼(Knight Landesman)被指控犯有不当性骚扰行为做出强有力的回应,目前该信正以野火般式的传播速度在社交媒体上迅速蔓延(联名信的全文见文章结尾)。

相关阅读:
丑闻不止好莱坞:著名Artforum出版人被曝性骚扰

性骚扰把《艺术论坛》拖入漩涡,纵容包庇的公司是否也难辞其咎?

“先谈工作再谈性":艺术圈潜规则丑闻,是否只揭开行业冰山一角?

行业中最公开秘密

这个被称为 “行业中最公开的秘密" 的性骚扰丑闻事件一经曝光,就遭受到艺术圈人士的联名上书,呼吁女性说出她们的经历,指出那些曾经侵犯她们的人。这封联名信中包括知名艺术家,比如: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Tauba Auerbach、辛迪·舍曼、Catherine Opie、Cecily Brown、Rachel Harrison、珍妮·霍泽(Jenny Holzer)和Julie Mehretu;有画廊主Barbara Gladstone、Bridget Donahue和Hannah Hoffman;也有策展人Alison Gingeras 、Eungie Joo、LauraHoptman;还有作家:Coco Fusco、Miranda July、Johanna Fateman、Kimberly Drew;此外还有一些《艺术论坛》的员工,像Courtney Yoshimura和Lauren O'Neill-Butler。

David Velasco为这本杂志的新任总编辑,他通过新闻发言人告诉artnet新闻: “艺术圈对女性不友好,艺术史亦是。除此以外,还有种族主义、阶级主义、偏见、体能歧视以及恐同。但我并不接受这些,我知道我的同事们与我一样。"

另外,自《艺术论坛》轰动的性骚扰丑闻事件发生后,不少广告商们和其他艺术圈相关人士有正在严肃地审视与《艺术论坛》的合作关系。作为《艺术论坛》广告部长年以来呼风唤雨式的人物,该杂志的联合出版人奈特·兰德斯曼近日深陷多起性骚扰事件之中,其中一件还闹上了法庭。

深陷客户撤销广告的危机

“除非事件出现了真实、系统的转机,不然我不打算在这本杂志上投放广告,"纽约藏家兼画廊303 Gallery的所有者Lisa Spellman在电话采访中告诉artnet新闻,“我们将密切关注出版人对于该起诉讼的解决方法以及他们在日后的表态。然而他们目前的言论大多暧昧不明、混淆视听,说老实话有点侮辱人,这样不过是在粉饰矛盾。"

Spellman和她的画廊最早是在Instagram的发文中对该起新闻作出的回应,配文中提到“这种欺压他人的行为是不被社会所容忍的,我们这个行业以及我们所处的环境亦是如此。"

Instagram全文:
这种欺压他人的行为是不被社会所容忍的,我们这个行业以及我们所处的环境亦是如此。任何涉及失当言论或身体接触的“试探底线"行为都构成性骚扰——没有灰色地带可言。每一次事件的曝光都令人恐惧失措,且难以原谅。对于那些对其持保留或者推脱态度的体系,我们绝不姑息。在此也向所有勇于站出来分享这些故事的女性致以爱与支持,感谢她们针对不良行为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呼吁这个社会作出更多改变。配图是Sue Williams在1992年创作的作品《The Art World Can Suck My Proverbial Dick》。

其他一些知名的广告方则持观望态度,“我们正在重新审视我们和《艺术论坛》之间的关系,"在纽约和洛杉矶都设有画廊的Blum & Poe在一封联合邮件中向artnet新闻这样写到。

自artnet新闻在上周三发布了这则新闻之后,德高望重的纽约Essex Street 画廊主Maxwell Graham借由Facebook表示他已阅读了Schmitt(该性骚扰案件的起诉者)一案的原委并决定终止与《艺术论坛》的合作(不过他并没有回复电话采访,也没有在Facebook的私信中作出澄清)。

纽约艺术顾问Todd Levin呼吁艺术家和画廊们“在近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暂停一切与《艺术论坛》的广告合作和图片版权使用,以这种切实有效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满,"他向artnet新闻说道。但Levin很快补充说他并不想连累杂志的撰稿人们。所以他计划以画廊出面委托撰稿人们进行撰稿的方式向他们送去支援。

上周三,兰德斯曼已经辞职,但人们依然对Tony Korner、Charles Guarino以及Danielle McConnell这3位联合出版人的在位表示不满。众多艺术圈大腕纷纷加入了Spellman的行列,指责出版人们对案件的初步回应欠妥——这其中也包括《艺术论坛》自己的员工,他们甚至在杂志网站上发布了一份对其谴责的公开信——职责这些联合出版人弱化了兰德斯曼所犯骚扰行为的严重性,并指责Schmitt试图从她和兰德斯曼的关系中获利。主编Michelle Kuo 在上周三宣布辞职,并表示:“是受到该事件的影响"。

佩斯画廊主席Marc Glimcher则计划继续在该杂志上投放广告。“近期发生在奈特·兰德斯曼身上的事件的确令人困扰。这种存在于艺术界内外的不良行为以及对权力的滥用的确不可饶恕。但我们认为《艺术论坛》作为一个机构的重要性要远大于某个人的不良行径。佩斯画廊将继续支持那些为艺术圈提供思辨观点,并将《艺术论坛》打造成如今这个重要艺术平台的作者和编辑们。"

《艺术论坛》的广告是该杂志重要收入来源。作为其庞大内容体量的关键,这些广告还一度出现在了报纸《纽约观察家》的每月评论板块。即便是那些声称从不阅读该杂志的画廊们也免不了仰赖它上面的广告来宣传自己的展览。

根据artnet新闻从以为艺术画廊主那里获得的消息得知,该杂志的封底广告价格高达8800美元(约合人民币58458元)每月。多年来,这个令人梦寐以求的广告位都被苏黎世画廊Bruno Bischofberger占据,该画廊由瑞士牧羊风景和身穿传统服饰之人所构成的标志总是出现其上。而该画廊也未就此时发表邮件回应。

第二高价的广告位则是封面内页的封二,去年一整年这个位置都被纽约画廊Robert Miller占据,售价则为8500美元(约合人民币56465元)每月。该画廊亦为对此事表态,而这个好位置最近则被来自米兰和那不勒斯的Lia Rumma画廊夺去。整版四色的广告占据了杂志前20%的篇幅,通常被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和Marian Goodman这样的行业巨头以8300美元(约合人民币55145元)每月的价格拿下。这些特殊的广告位都附有10个月的合同,并有相应的广告费率。而这些画廊一律不对此事进行回应。

artnet新闻收到的一份刊例显示,该杂志的发行量为5万本,读者覆盖量为34万5千人,60%通过订阅阅读杂志,剩下的则在报刊亭销售。

其他一些观察家也将一些对于该杂志长期以来的不满旧事重提,例如艺术家兼评论家Micol Hebron就曾指出《艺术评论》对于男性艺术家在封面上的占比有失偏颇。

“2015年我为《艺术论坛》的封面算了一笔账,从杂志创刊的1962年到2014年,总共562个封面盅,93个为女性艺术家,389个为男性,44个为艺术家组合。所以仅仅18%的《艺术论坛》封面用了女性艺术家(所以,也很有趣的是,这个数字接近拍卖中女性艺术家的占比)。"
鉴于杂志的广告收入总体递减,已有评论家对于《艺术论坛》事件存在的潜在发酵进行了预测。“无论如何纸媒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纽约藏家Sue Stoffel说道,“而这有可能将其推向死亡。"

“并不意外"联名信全文

我们并不感到意外。

我们是艺术家、艺术行政人员、助理、策展人、画廊总监、编辑、教育者、画廊主、实习生、学者、学生、作家和其他艺术界的从业者,被那些控制着资源、手握权势的人揩油、破坏、骚扰、被当作婴孩般对待,我们被轻视、威胁和恐吓。我们紧闭双唇而噤声,我们被权贵以职业发展和前途来要挟。

当一些策展人试图以展览和帮助作为条件进行性交易时,我们并不感到意外。当画廊主以浪漫化和最小化掩盖他们对于艺术家做出虐待和骚扰行为时,我们并不感到意外。与藏家或潜在顾客会晤演变成了一场以“性"为主题的会谈时,我们并不感到意外。当我们因为不服从而残遭报复时,我们并不感到意外。当奈特·兰德斯曼在艺博会的展台上对我们揩油,一边承诺着他会帮助我们的事业时,我们并不感到意外。(我们对)这种权利的滥用力并不意外。

这封公开联名信是由于艺术圈中奈特·兰德斯曼这种行为不端所引发,是关于性骚扰的群体讨论。目前这个话题已蔓延开来,并延伸至海外。对于有色人种的女子、变性人和性别反传统的人们而言,追求平等往往需要更多的付出。我们严重地依赖于这种观点,而不排除其他佐证因素,比如说偏见、排斥和滥用职权。其它助力因素还包括,但不局限于性别认同、能力、宗教、阶级与移民身份。我们需要分享出那些经常并猝不及防就遭遇的性别歧视、不平等和不适当的待遇,以及骚扰和性行为不端的言论。

许多权威艺术机构和个人都在理论上支持女权主义和公平待遇,往往却在经济层面受益于这些激进政治的脆弱论调。但他们在实践言行中,却恰恰维护了践踏、伤害性别歧视。他们这种无视、为自己找借口、每天还是在进行骚扰的人,创建了一个更为复杂、浑浊、非法滥用职权还被包庇的环境。

一位著名杂志的出版人离职并不能解决更大、更阴险的问题:艺术圈以牺牲道德的行为为代价维持着传承下来的权力。类似这种滥用职权鬼鬼祟祟的行为仍旧频繁发生在这个行业的大多数范围内。我们变得沉默、排斥了、病态化、因“过度反应"而被解雇、当我们试图曝光这些从身心都带有性骚扰的行为时,又被威胁而恐吓到了。

我们将不再沉默。

我们会谴责并声讨那些继续剥削、使得我们变得忍气吞声,还解雇我们的人。你们这种丑陋的行径将不再是个秘密,我们将不会因为害怕被排斥、躲避和指责而关上门来窃窃私语。对于那些滥用职权的人,我们必将公之于众,我们要求机构和个人认真地应对我们的考虑与担忧。不论犯罪者的性别,我们都将要求将这些事件暴露于阳光之下。

我们不再忽视那些居高临下的言论,那些触碰我们的咸猪手、那些带有威胁和恐吓意味的调情,或是同事们的沉默。我们将不会再容忍那些被侮辱或质疑了,我们也不会再忍受因为开诚布公而招致的指责。我们不会加入“特别工作组"以解决久久困扰着我们的问题。我们还为那些无助的人们提供了一份关于性骚扰的定义,让他们可以随时使用和援引这份支持所有人安全工作环境的材料。

我们曾经历虐待,我们曾声援过那些有糟糕经历的人们。我们共同呼吁艺术机构、董事会和同行们认真考虑这些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不公平待遇平等的女士们,以及未来又该如何处理这些事宜。

现在,我们有太多人被要求沉默、被忽视。基于我们所经历与见证的一切,这封信的诞生应该毫不令人意外。

谨以此信致敬与怀念女性主义艺术史大家琳达·洛克林(1931-2017)。她的行动主义、她的精神与开创性的作品一直以来鼓舞着我们的工作。

译:Weixin Jin、Phyllis Zhong和Wenjia Sheng

编:Cathy Fan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