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ide panel
中文

卡特兰、昆斯,或“修复"耶稣像的老奶奶?盘点究竟谁更适合给特朗普画像

分享至
左起:Peter Saul,《变身为神奇女侠的特朗普总统,统一美国和火箭人对抗》(President Trump Becomes a Wonder Woman,Unifies the Country and Fights Rocket Man),2017;James Ostrer,《情感下载 213M 》(Emotion Download 213M),2016。图片:courtesy of James Ostrer;2016年10月17日,加州比弗利山的Julien拍卖行展厅内,一尊唐纳德·特朗普的裸体雕像。图片:by Alberto E.Rodriguez/Getty Images;Barnaby Furnas,《集会》(The Rally,2017-18)。图片:courtesy of the aritst;Andres Serrano's Trump (2004);艺术家TvBoy创作的壁画;Nina Chanel Abney,《警察》(Cop, 2017)

左起:Peter Saul,《变身为神奇女侠的特朗普总统,统一美国和火箭人对抗》(President Trump Becomes a Wonder Woman,Unifies the Country and Fights Rocket Man),2017;James Ostrer,《情感下载 213M 》(Emotion Download 213M),2016。图片:courtesy of James Ostrer;2016年10月17日,加州比弗利山的Julien拍卖行展厅内,一尊唐纳德·特朗普的裸体雕像。图片:by Alberto E.Rodriguez/Getty Images;Barnaby Furnas,《集会》(The Rally,2017-18)。图片:courtesy of the aritst;Andres Serrano's Trump (2004);艺术家TvBoy创作的壁画;Nina Chanel Abney,《警察》(Cop, 2017)

不久前,美国国家肖像美术馆由于展出了奥巴马夫妇的肖像画而导致了前来参观的人数激增,上涨了300%以上。创作肖像画的两位艺术家Kehinde Wiley和Amy Sherald也是有史以来首次接受这一委任项目的黑人艺术家。他们选择打破以往总统肖像画的传统,以更为观念性的视角呈现了前总统和前第一夫人。

当然,现任总统特朗普的面孔也已经成为了许多艺术家的灵感来源,而不少作品看上去并没有多少对特朗普的恭维之意。谁将是之后最适合成为特朗普肖像画的创作者?artnet新闻对11位艺术圈内颇有自己想法的业内人士寻求了建议,以下则是他们所选出的特朗普肖像画师候选人: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美国》(America, 2016)效果图。图片:© Maurizo Cattelan,Menomenopiu Architects,courtesy of the Guggenheim Museum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美国》(America, 2016)效果图。图片:© Maurizo Cattelan,Menomenopiu Architects,courtesy of the Guggenheim Museum

Michael Rakowitz

艺术家

莫瑞吉奥·卡特兰会是个不错的人选。他是艺术圈的Sascha Baron Cohen(英国男演员、喜剧演员、导演及监制,擅长恶搞和讽刺)。某种程度上,他的作品《美国》已经做到这点了。另一个想法是让艺术家Thomas Kinkade和一位灵媒合作,这样他就能指导灵媒画特朗普的肖像画了。

Wendi Norris

Wendi Norris画廊创始人

亚雷克·鲍德温(Alec Baldwin)在《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上扮演特朗普总统。图片:Courtesy of NBC

亚雷克·鲍德温(Alec Baldwin)在《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上扮演特朗普总统。图片:Courtesy of NBC

我不确定谁可以承担这个任务,真的。我认为总统肖像画更好的版本应该是演员亚雷克·鲍德温(Alec Baldwin)扮演的唐纳德·特朗普。

Adrian Piper

艺术家

杰夫·昆斯(Jeff Koons)。

Ben Schwartz在洛杉矶布劳德美术馆拍摄的一位特朗普支持者在参观杰夫·昆斯的《迈克尔·杰克逊和黑猩猩宠物Bubble》

Ben Schwartz在洛杉矶布劳德美术馆拍摄的一位特朗普支持者在参观杰夫·昆斯的《迈克尔·杰克逊和黑猩猩宠物Bubble》

Andrea Glimcher

Hyphen艺术咨询创始人

特朗普接受由Jimmy Fallon扮演的“特朗普

特朗普接受由Jimmy Fallon扮演的“特朗普"的采访。《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截屏。图片:© NBC

从1796年Gilbert Stuart为乔治·华盛顿总统绘制肖像画起,每一任美国总统都是官方肖像画的主体。既然这一习俗将从特朗普这儿继续下去,我认为唯一一个能够和特朗普保持相像的人就只有他自己了。特朗普总统的肖像画应该就是一幅自画像,而表现的内容也可以有很多:虚荣、自我审视、试验,无论如何(自画像)都能揭露比原本意图更多的信息。即使特朗普本人不能真诚地进行自我检视,他所编造出的自己的图像、他所选择的媒介都会载有一定的信息。最终,他应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特朗普可能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但为了后代我们需要让他去看一看自己,记录下他看到的是什么。这就能说明一切。

Natalie Frank

艺术家

左:唐纳德·特朗普。图片:courtesy of David Becker/GettyImages;右:Cecilia Giménez颇受欢迎的修复后耶稣像

左:唐纳德·特朗普。图片:courtesy of David Becker/GettyImages;右:Cecilia Giménez颇受欢迎的修复后耶稣像

Cecilia Gimenez,历史上最糟糕的修复师。她把基督给毁了,我想看看她能怎么毁了特朗普。

William Powhida

艺术家

Odd Nerdrum,《西西弗斯》(Sisyphus)。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Odd Nerdrum,《西西弗斯》(Sisyphus)。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既然特朗普如此欢迎挪威人,那他应该选择Odd Nerdrum这位自称喜欢反其道而行的挪威刻奇艺术家。他不仅可以生动再现特朗普的肉身,也因为曾经经历过的个人税务问题,他或许更能够把握到特朗普的内在。

Judith Bernstein

艺术家

Judith Bernstein,《总统》(President, 2017)。图片:© Judith Bernstein, courtesy of theartist and Paul Kasmin Gallery

Judith Bernstein,《总统》(President, 2017)。图片:© Judith Bernstein, courtesy of theartist and Paul Kasmin Gallery

我。谁还能更精准地捕捉到“45"这个数字的精髓?!在我最新的《Money Shot》系列中,我画了一幅名为《总统》的肖像画,里面的特朗普就是他真实的写照:一个愚蠢的人、恶魔、小丑、性别歧视者、种族主义者。特朗普就是一个十足的骗子,把白宫作为自己私人的赚钱机器。

Hank Willis Thomas

艺术家

 

Ryan Alexiev 和Hank Willis Thomas,《Breakfast of Champions》,2009。图片:Via Instagram@hankwillisthomas

Ryan Alexiev 和Hank Willis Thomas,《Breakfast of Champions》,2009。图片:Via [email protected]

Ryan Alexiev用谷物来制作肖像。我们在2009年时用这个方法做了一个奥巴马的肖像。

David Kratz

纽约艺术学院主席

 

John Alexander,《失落的灵魂》 (Lost Souls),2013。图片:© John Alexander

John Alexander,《失落的灵魂》 (Lost Souls),2013。图片:© John Alexander

John Alexander,因为他能展现出自然最美的一面和人类最糟糕的一面。

Jasmine Wahi

Project for Empty Space创始人

 

国际妇女节上,对特朗普带有性侵犯言论进行抗议的海报。图片:Courtesy of Halt Action Group

国际妇女节上,对特朗普带有性侵犯言论进行抗议的海报。图片:Courtesy of Halt Action Group

Terry Richardson,因为他们两个很匹配。这个问题其实很难,我无法想象自己想看到一幅什么样的特朗普画像,或是想到有哪个人适合去画他。但或许会有人想要尝试一下,比如弗朗西斯·培根(并不是因为他已经死了)、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或是Marilyn Minter。有谁不想看到他们的诠释呢?

Harry Philbrick

Philadelphia Contemporary创始总监

右:乔治·W.布什画的普京肖像

右:乔治·W.布什画的普京肖像

既然作为唯一有资格承担这一工作的活着的艺术家,乔治·W.布什毫无疑问会拒绝这项任务,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想象一些以前的艺术家来承担这个任务。政治家兼艺术家艾森豪威尔、丘吉尔可能并不能完全胜任,让全体人民领略特朗普毫无道德观的特性,最合适的人选应该是——阿道夫·希特勒。

译:Elaine